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死刑执行前的犯人,一般都是什么状态?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1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死刑执行前的犯人,一般都是什么状态?

在看守所关了1年8个月,先后与几个死刑犯相处。说一说大概的情况吧。

A毒贩,案情就不讲了。

某年某月19日早上,民警喊他出去谈心,问他知道为什么喊他了吧,他心里很清楚,说明白了。因为案子拖了5年了,经过一审、二审、最高院的视频庭,知道改下来的几率不高,这个时候问他这个问题,多半是执行已经下来了。然后又问他要不要见家人最后一面,他说不用了。民警说你再考虑考虑,晚点再问你。

回到监舍以后,他喊我们帮助他洗了个头,然后很平静的跟我们聊天。我问他,为什么不见家人了,他说,反正也就是哭,见了也没啥子意思。我问他,你怕吗,他说现在不怕,后天怕不怕就不晓得了。然后又聊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拿着笔和纸,以为他会写信,也就是遗书,给家人。结果他没有写的打算,我几乎是哭着求他写点什么,他说,没有什么好写的,不然这样,我先睡觉,睡醒了想起来就写。然后他就睡着了,倒是我一个晚上没睡,一直守在他身边。

20日,一整天,他一直在整理自己的东西,衣服鞋子、信、相片什么的,一件一件的给我们讲这些东西的来历,比如衣服在哪里买的,比如信谁写的,比如相片什么时候拍的,之类。晚餐有加菜,最后一顿了。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吃,啃了个苹果。我们喊他吃,他也只是说,吃你们的,我再看一下相片。然后他一直在看他家人的照片。当天晚上,我又软磨硬泡的让他写信,结果他还是没有写。他还是睡着了,我还是睡不着。

21日早上,他很早起来了,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刷牙洗脸上大号。早餐吃了两个鸡蛋,一小碗稀饭。我问他,等下是吃子弹还是打针。他说,我没有经历过,不晓得嘛,要不到时候我回来告诉你?我们一起哈哈大笑。9点左右,民警打开监舍门,他很平静的走出去了。

B毒贩,A毒贩的同案。与A不一样,B是见了家人最后一面的(具体情况是A告诉我的,我也没有见到)。

B的妈妈、老婆和孩子都来了,几个人一直在哭,临分别的时候,B跪在地上,给他母亲磕头,跟他母亲说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与家人分别的时候还一直在哭。A骂B,说,你哭锤子,就当出门被车撞死了。

A跟我说,5年前被抓进来的时候,B是个大胖子,现在瘦得像根竹子。我说,肯定嘛,他心里不能接受,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A说,吃也是死,不吃也是死,还不如多吃点,吃好睡好。

21号早上,B出门的时候也是挺平静的。

T君,杀人。

我认识他的时候,一审还没开庭。我问他,估计结果咋样。他说,稳当的,掉脑壳。他表面上很大度,嘻嘻哈哈,但是晚上做恶梦,鬼哭狼嚎的,真的,太吓人。第二天问他,他又没有印象了。日常生活中,他的态度就是反正是必死无疑,所以基本上干什么都随便,也不尊重人,也不得罪人,也不喜欢跟人有什么特别的接触。

不过他跟我关系很好,经常跟我讲他的故事,然后告诫我好好做人。

我问他如果真的是死刑,能不能接受,他说不去想这个问题,不起作用。

后来一审下来了,死刑。

我与他相处了一年半,我走的时候,他的案子还在最高院复核。然后我到监狱不久,就听说他上路了。据说走的时候整个人是瘫的,站都站不起来,几个人把他架走的。

其实在与死刑犯(有时候也包括死缓)接触的过程中,我们都尽量避免提及刑期、心态以及一些注定尴尬的话题。比如说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好的情况下,不会在他们面前抱怨“我还有多少多少年刑期”,“判那么重,太冤了”,不会去问他们“你死后财产怎么办”“你死了你老婆可能要改嫁吧”。

因为我们是每天24小时在一起,所以已经习惯了保持小心翼翼的心态,毕竟一个必死的人,你很难预料他会做什么。看守所无小事,如果死刑犯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我们整个监室都会受到牵连。在这么一个状况下,大多数时候我们是不知道死刑犯心里是怎么想的,除非他主动说,不然我们只有通过观察来了解。

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是尽量的给予他们帮助,你很难去跟他们计较什么,话说回来,计较又有什么意义呢?A毒贩经常告诉我:出去了,不要太冲动了,人这一辈子,差不多就行。

小孩H,杀人

这个孩子的情节挺恶劣的,不过说实话,孩子也可惜。小时候父母就把他丢给爷爷养了,他学习也不好,也没人管教他,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一直这样飘起走。

他19岁的时候,跟女朋友吵架,分手了。他很郁闷,跑去网吧上网,在网吧蹲了两天,口袋里的钱也花完了,肚子饿,又困,心情也还是不好。这个时候,他干了一件致命的事情。

他叫了一辆滴滴,上车之后让司机把他往城边带,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他拿刀出来,抢劫司机。司机奋起反抗,在反抗的过程中,车辆失控,翻了。然后他先从车子里爬了出来,这个时候他很害怕,爬出来以后就跑,边跑边回头看。他看到司机也爬了出来,不知道当时他咋个想的,他又返回去,找到刀把司机捅死了。从司机身上搜出100多块钱。

然后他找到了一个小旅社,就开房睡觉了。第二天,他退房的时候跟旅馆老板娘发生了争执(什么原因吵起来的他没有告诉我),他又把旅馆老板娘整死了。然后他跑去网吧上网。在网吧被抓的。我问他,你干了这些事情,你还敢去网吧?他说,当时没想过。唉,我只能说,小孩子的思维太奇怪了。

在看守所不到1年的时间,一审就下来了(有可能判死刑或者死缓的案子,这是我见过的最快的),死刑。他在法庭上,只有一句话“希望执行下来快点”。他的案子到后来都走得比较快,他比T君遭得迟,但是二审和复核都比T君早。

H平时基本不说话,就是坐着发呆,也没有什么生活诉求。你主动跟他说话吧,他一般不理你,你不跟他说话吧,又怕他做什么过激的举动。所以这个是一个很难处理的情况。好在H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行为,该吃吃该睡睡。有一次看守所民警找他谈心,问他有什么需求没有,他只说了那么一句话“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我爷爷”,当时我在旁边,听到了,都有哭的冲动。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其实大多数的死刑犯,已经不存在怕死不怕死的情况了,因为肯定会死,怕也没有用的。我在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深刻的感觉到,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等待。

死刑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震慑,特别是发生在自己或者身边的人的身上的时候。

我也问过他们,为什么会干这个事情,结果各自有各自的理由,然而法律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他们也好,我自己也好,不管我们因为什么理由犯了法,判决书上的白纸黑字,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A毒贩本身并不吸毒,我也问他,你不吸毒你为什么干这个。他说,还不是为了钱呗。我又问他,这个能挣很多钱吗。他说,有锤子用,现在还不是洗白了。

他跟我说,超跑嘛,看起来好洋盘,开起来腰酸背痛的;30多万vertu,信号不一定比苹果好;阿玛尼的内裤,洗几次也会变形。我说,要是早知道这些,估计一开始你就不会去贩毒了吧。他说,嗯。

我也仔细的询问过他们那些人的生活,其实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无非就是买的东西比我们的贵一些。但是就是为了这个“贵一些”,搭上了生命,值得吗?

看守所的一个民警跟我们谈心,拿A毒贩的事情做例子,然后问我们这个问题:值得吗?

我们不敢回答,他就自问自答了:不要说啥子人这一辈子,要潇洒走一遭,也不要说啥子反正迟早要死,迟点儿死早点儿死都一样,外面世界那么大,你们不想去看一下吗,现在关在这儿,40平米挤了25个人,四面都是墙,好耍不好耍嘛?

当然不好耍,失去了自由,叫你站你不敢蹲,叫你蹲你不敢坐,叫你坐你不敢弯腰;见不到家人;吃不到火锅;看不成球赛;听不成歌;上个厕所都要经过别人的同意。总之你想干什么都不行。这样怎么会好耍?

所以日哥才有这一句:他(A毒贩)倒是一了百了,老子还要坐30几年。

唉,生活不易,但是坐牢更难。所以,各位朋友,遵纪守法,好好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觉得呢?

D制毒,这个人比较倒霉。只能说天网恢恢,犯下的错终归跑不掉。

他原来是在一个农村租房子制毒,制毒后的废水直接排到农田里。后来觉得干这个风险高,就不干了。一段时间后,大概1年多,农民去种地,发现那块地怎么种种什么都种不活,就喊农业部门的人来帮看,别人一看,感觉好像是毒品废水排到田里了。就报了警。然后民警顺藤摸瓜的就找到了他。
这个人平时感觉话不多,印象中就是不停的抽烟。

他在看守所也呆了5年才走的。和我不是一个号子,不过经常见到,聊几句。

走的那天问他晚上睡着没有,他说没有,一直在看玄幻小说。然后他把手上的书甩给我们,介绍我们看,说,好看哦,赶紧看。最后他跟A毒贩说,先走了哦,保重哦。A毒贩说,要得嘛,你先走嘛,我随后就到。然后就走了。

走的时候很平静,步子语调都很稳,也看不出表情。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他这个事情对我震慑很大,我那时候就下定决心,出来以后真的不要再犯罪了,因为跑掉的几率太低。后来我到监狱了,看见很多在逃了N年的都被抓回来判刑的,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Z毒品生意

Z那时候不到30岁。他舅舅做毒品生意的,在社会上是出了名的狠角色。Z从小就怕他舅舅,同时也以他舅舅为榜样。所以Z对读书不感兴趣,一心要混社会。初中毕业,Z就出来耍了。社会上的人估计是比较忌惮他舅舅,所以一般也不惹Z,Z就越耍越离谱,出了很多事情,得罪了很多人,最后都是他舅舅帮擦的屁股。到后来实在太烦了,他舅舅就把Z带在身边,让Z跟他的兄弟伙耍,方便约束Z。

那时候舅舅还不给Z碰毒品的事,但是舅舅的钱比较多,Z花起来也不觉得心疼,Z每天就是喝酒溜冰嫖赌。

舅舅的兄弟伙都看不起Z,觉得这个人不争气,经常数落Z。

Z当然也感觉得到,他也在想办法。有一次,他就跟他舅舅说,让他也帮忙吧。他舅舅不答应。

后来Z软磨硬泡了很久,舅舅实在熬不过,就让Z负责送货。

送了一段时间,Z又不满足了,他想接触更多的东西,获得更大的收益,又去磨他舅舅。他舅舅那个时候已经打算收手,同时也是经不起磨,就跟Z说,这个是掉脑壳的事情,你想干可以,出事了不要供我出来。Z拍胸口保证,出事了自己扛。

然后他舅舅就让他接手了。

接手没几个月。他们一伙人就被捕了。

到了看守所,他舅舅想办法联系上了一帮同案,要求他们先保他出去,他出去以后再想办法。Z和其他人一样,也表示同意这个方案。

结果在提讯的时候,Z率先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他舅舅,说他舅舅是老板,自己只是打工的。其他同案通过各种途径,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攻守同盟一下子破解了。紧接着就上演了各种你埋怨我我指控你的好戏。

最后判下来。Z死刑,他舅舅死缓,其他同案15年到无期的都有。

Z上路的时候来跟他舅舅告别,他舅舅也理解了,在生死面前,啥子义气,啥子誓言都是假的,但是他舅舅还是气不过,说了一句:你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结果还是死吧?还搞得老子也活不出去。

Z没开腔,低着头就走了。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知道了。这个故事是他舅舅告诉我的。

他舅舅还总结了一点:不要相信啥子保证,人在死刑的威胁面前,啥子保证都是信不过的。

有很多朋友说这些杀人犯、毒贩,该死。

我也不知道他们该死不该死,这个是法院判定的,而我相信法律。

其实在死亡面前,一切道德、思想、情感、物质、经历,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你面对一个将死的人,也很难说什么应该不应该的话题。他马上就要死了,你谴责他,起到什么作用呢?有朋友发信息给我,说我大彻大悟了。感谢那位朋友的评价,但是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只是说见过了几次生离死别,很多事情吧,觉得也就那样了。

不然还能怎样呢?哭着喊着说“不想死”,就能避免了吗?很显然不行的。到最后,都是抱着过一天开心一天的心态。

其实死刑犯也一样的。是的,他们会恐惧,也会紧张,但是更多的,是安静的接受。

一个人的求生欲望是很强的,我上述所说的每一个死刑犯,他们在二审裁决下来之前,甚至是执行前,都会请求见一见办案单位,为什么呢,他们都想举报立功,以换取自己的生命。当然,我没有见过哪个人成功的。

而真正到了马上要执行的时候,可能他们想想,也就是这样了。

我在监狱见过很多死缓,我也问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都说,怎么想呢,出又出不去,死又死不得。你不想吧,忍不住要想;想吧,又知道是瞎想。

一开始家人还来看,逐渐的越来越少,再后来,电话也很少打了。所以里面有一个现象,“新犯的信多,老犯的病多”。新犯脱离社会还不久,还跟社会有联系,会写信打电话什么的;老犯的话,已经和社会脱离了,就没有了与外界沟通的现象,只有过一天算一天,装病来逃避劳动是最常见的办法。

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你这个人,你也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世界。

在里面,又什么都图不到,每天就是睡醒了吃,然后劳动,然后吃,然后睡。每天都一样,没有任何盼头。

刑罚真的太可怕,所以说来说去,还是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以身试法。

死刑执行前的犯人,一般都是什么状态?

死刑执行前的犯人,一般都是什么状态?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47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