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

本文作者: 2个月前 (08-03)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

河俐和王子山是两位90后,河俐的择业观和父母那一代对“事业单位”、“铁饭碗”的崇拜有很大差异,职场的不顺让河俐试图用塔罗牌来探索自己的命运,而这又成为河俐和父母的关系中、新旧矛盾的导火索。王子山北漂数年,为了挽回感情南下深圳,情感漩涡中还未及逃离,王子山又陷入失业泥潭,眼下,他已经失业四个月。

每天早上,河俐(化名)都会穿戴整齐出门,给父母营造一种“上班去了”的假象。从4月28日离职至今,河俐已这样“早出晚归”近一个月了,在父母眼中,她仍旧是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

河俐已记不清,这是自己大学毕业后第几次离职。毕业至今,她一直觉得自己求职不顺。她最近的两份工作,一个是给重庆当地一家小公司运营微信公众号,4个月后被裁员了。上一份工作在一家新媒体公司,河俐仅做了三天。由于河俐会塔罗牌占卜,这家公司希望将其培养成网红。第一次团队外出拍摄,河俐在咖啡馆里随机邀请了一位年轻男性顾客进行塔罗牌占卜。这位年轻人选择了预测情感运势,占卜显示他未来情感不顺,这让他感到非常失望。当主管得知他们的占卜结果之后,认为不吉利,决定让他们重新再拍一条。对此,河俐感到非常气愤:“占卜哪有结果不好重来的?我接受不了对我专业的蔑视!”她当即决定辞职。

王亦(化名)是河俐最好的朋友,她的家成了河俐近一个月以来白天上班打卡的好去处。2016年大学毕业之际,河俐一心准备考研,但父母执意要她去考教师资格证,并告诉她,一个叔叔可以帮让她进入体制内当教师。四个月后,拿到教师资格证的河俐,却迟迟没有等来这个叔叔的“好消息”。接下来的三年,河俐不断重复着上两、三个月班,就因各种原因主动离职或被裁员的死循环。河俐最长的一份工作做了一年多,最后因为“老板的态度”离职。“老板总是很霸道,不管我对不对,都是先骂了再说。这让我无法忍受”。河俐还做过一段时间的老师,“没有编制,工资不高,不到3000块钱一个月,但有时打车就要花掉1000元”。

河俐在王亦家补充睡眠。河俐一直认为是父母的择业观阻碍了自己职业的发展。“在工作选择中,我和家里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我想读研究生,但父母一直认为小学老师是天底下最好的职业。父亲母亲曾是生意人,受过不少权力机关的气,因此对‘事业单位’和‘铁饭碗’无限推崇。”

河俐在王亦家做饭。王亦是河俐高中时代到现在的挚友,在王亦家里,河俐负责买菜做饭喂猫,王亦负责出钱。河俐笑说自己是王亦的免费钟点工。

如果王亦不在家,书店、图书馆就成了河俐最常去的地方。毕业后的种种不顺,成为了河俐试图在塔罗牌中探索自己命运的动力,“一个月内,我就掌握了塔罗占卜和各类咒语”。在去年俄罗斯世界杯比赛期间,河俐在微博和朋友圈做球赛预测,连着猜中了好几场。很多球迷为了要“答案”,给河俐发红包,甚至叫她“仙女姐姐”。河俐“渐渐迷恋上在网络中被追捧的感觉,即使网络另一端的我一事无成”。最火的时候,每天都有近百人加河俐微信。一次,一个朋友找河俐算塔罗牌,想看看自己职业发展,朋友主动发了50块钱的红包给河俐。那之后,河俐正式开始收费做占卜,在工资水平相对偏低的重庆,河俐“做塔罗预测赚的钱比上班还要多”。

没事的时候,河俐也常在公园闲逛。河俐说其实失业就和退休一样,可以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但不同的是,失业没有钱,也得不到家人的认可。

河俐边看手机上的求职信息边走进酒吧。这次离职后,河俐被朋友邀请到一家酒吧为消费达到一定数额的顾客占卜。颇具特色的服务,为酒吧带来了回头客,有人甚至专奔河俐而来。为此,酒吧为她留出一间“工作室”,邀她定期来“坐台”。

洗牌、抽牌、读牌,河俐认为对这种神秘力量必须谨慎和敬畏。河俐很迷恋自己作为占卜师被追捧的感觉。有段时间,河俐整天盯着手机,等待大家的红包和恭维。

河俐正在酒吧的“工作室”内为一位慕名而来的客人占卜。塔罗牌也是河俐和这个世界发生关联的方式之一,透过塔罗牌,她也慢慢认识到自己生活经验之外的世界。看似桀骜的富二代,内心居然充满了焦虑;左右逢源的美女,对爱情却是极不自信;年龄和妈妈差不多的女强人,竟然背负着老公出轨的秘密。

每到周末,河俐和男朋友都会见上一面。河俐的男朋友是一名设计工程师。对河俐做塔罗牌占卜、对失业这些事,他“一点也不介意”。但河俐通过塔罗牌获取的外界认可在家中是失效的,一起生活的父母完全无法接受女儿对塔罗牌的沉迷,在他们看来这是“游手好闲”、“神神叨叨”。

每隔十天半个月,河俐也忍不住会为自己的命运卜一卦。河俐说一个叫“宝剑三,逆位”的卦象频频出现。她认为,这显示自己“原本该愈合的东西,还没有愈合”。这其中还没有愈合的,她认为是自己和父母尤其是父亲的关系。从高考后的大学选择到毕业找工作,甚至考研与否,人生的每一步河俐都深受父亲影响。她说自己“永远活在父母的评价之下”。

河俐手机里有很多求职招聘的APP,每天也会收到不少公司HR的询问和面试邀请。毕业近三年,河俐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在各自的工作领域慢慢暂露头角,“就我还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 河俐觉得自己没什么正经工作可以做,也没积极地找工作。她曾去过一家大公司面试,对方认为河俐跳槽太多了。 “我不是一个好员工“,河俐这样评价自己,“我性格很刚烈,我觉得打工就是被奴役的过程,我不想被奴役”。 “让我跟96年、97年出生的小妹妹去竞争做网红,我也不愿意”。

王子山在复习《申论》。王子山(化名),26岁,江西人,正在深圳大学旁边的出租屋里备考今年深圳市的公务员考试。这是王子山失业的第4个月。

没过一会,王子山又在白纸胡乱写着和复习资料没关联的字,或者抄写诗句。“挺枯燥的,知道吧,其实我备考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点事做”,王子山解释道。在一个月前,王子山才匆匆买来备考资料,跟其他考生相比,玩票的性质确实多些。

王子山的出租屋里四分之一的角落放置着书架,地上堆满了书,大部分是外国文学。“你觉得我有抑郁症吗?”在王子山的出租屋里,他怀里抱着《莎士比亚全集》,向摄影师问了唯一一个问题。在得到摄影师的否定回答后,王子山把书放下,转身趴在桌子上继续看起了《申论》。

王子山的书堆里有一本《沉睡的人》,是法国文学家乔治·佩雷克的作品,讲述了一个大学生把自己封闭起来,逐渐沉浸在麻木和无谓之中,最终彻底遁世的经过。王子山觉得作者笔下的人物跟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状态很像。

无聊的时候,王子山趴在出租屋的窗口,可以看看楼下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五年前,刚刚从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王子山,并未曾料到自己有天会成为待业青年。大四毕业后他留在南京,在一家央媒的江苏分部工作。因为工作太单一,同年底,他就和许多同学一起,开启了北漂生活,到北京一家门户网站做要闻编辑。在门户网站盛势时期,要闻编辑掌管网站首页的重要核心位置,每天与关系国家大事、重大社会热点事件打交道,哪条新闻放在哪个位置,都由要闻编辑把握。2017年2月, 离职后的他跟随前主管,进了一家家居创业公司。“前两年,消费升级这个概念不是很火吗?这家公司就站在这个风口上。” 在那个时候,“领导对我十分重视,交给我很多重要的工作”。同年,他跟高中时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了。“一切看上去都很有希望。”

但好景不长,在他表达了想呆在北京的想法后,再加上一些摩擦,已经在深圳找好工作的女朋友提出了分手。王子山心里放不下这段感情。北京对他,失去了留下来的意义, “如果不去深圳,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交了辞职信后,王子山在北京望京高耸的写字楼下,看着鱼贯而入进地铁的互联网民工,黑压压的后脑勺让他让他恍惚间感觉自己就是上个世纪的工厂工人,只不过握在手中的工具变成了PPT。

在网上找了一份医疗公司的新媒体运营工作后,王子山来到深圳。只不过,这一次他再也没能联系上前女友,连微信也被删了。情感上受挫,新工作也让他难以适应。医疗公司的主体业务在线下,新领导对品牌的新媒体运营并不在意,王子山有种被外行指导内行的感觉,手中的工作基本上实习生就能完成,他找不到自己工作的价值,“自己开始也有点混日子了”。

这一年来,职场从业者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整个大环境都不好了”。也有人说,“今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也将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大互联网公司也纷纷传出裁员消息。今年春节前,王子山所在的医疗公司启动一轮人员优化——其实就是裁员。“你要离职了吗?” 同事私底下问他。王子山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被优化对象之一,更没想到自己被裁员的消息是从其他部门同事口中得知的。这让他感到很诧异,更诧异的是,离职流程办得很迅速。一夜之间,他竟成了失业者。

王子山在床上看手机,自从分手后,他常常失眠,晚上三、四点钟才睡得着,早上七点就醒来。从情感漩涡中还没逃离出来的王子山,又陷入失业的泥潭。在二十来平方的出租屋里,他常常失眠,晚上三、四点钟才睡得着,早上七点就醒来。他去看了一次心理医生,开了些助眠的药。因为怕对药物产生依赖,也没持续吃。4月底的一个夜晚,王子山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提到他翻阅了一些资料——关于自杀、神经症。前同事看到这条朋友圈,以为他出事了,立马报了警。当警察联系到王子山的时候,王子山正在出租屋里看书,他向警察解释了一番,才化解了这场尴尬。那一晚,王子山在朋友圈写到:“我一度崩溃,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像一个随时要被淹溺的孤岛。”

王子山偶尔会下厨做饭,但基本也仅限于煮方便面。

王子山的T恤上写着“病情稳定”。“之前(待业)不着急,过了3个月开始有点慌了,但也不至于看不开啊。他们(朋友)都以为我得抑郁症了?其实只是焦虑,这个时代谁不焦虑呢”。

王子山用前几年工作攒的钱给自己买了部索尼相机,学学摄影,“以前答应了她(前女友)要学摄影,给她拍照,现在总算做到了”。从住处骑车到深圳湾公园大约需要30分钟,有空的时候,王子山喜欢背着相机骑车去深圳湾拍照。

王子山在旅途中拍的照片。为了缓解焦虑,两个月前王子山打算漫无目的环游中国,走到哪儿算哪儿。在大理的咖啡馆里坐着,他感觉心里安静了下来。后来只在海南、广西、云南旅游了1个月就回到了深圳。

王子山下楼去吃饭。尽管情感和工作、生活并不如意,王子山并没有放弃回归正常秩序的可能。“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谈一场简单的恋爱,看自己喜欢看的书。”

楼下的快餐店,王子山每次来基本都只点一个饭,石锅鸡蛋,16块钱。

晚饭后,王子山会到深圳大学散步。“只是现实在你如此强烈地渴望平凡时总在跟你开玩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打击着你。” 旅行回来以后,王子山把简历修改了几遍,“把能投的都投了一遍,包括那些薪酬低了许多的职位,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仍没有得到一个面试机会。”

深圳大学校园里的书店,王子山常去,他十分清楚每个类目的书籍位置。

王子山喜欢去深圳大学的足球场,那里开阔,四周被灯火通明的高楼环绕,他喜欢大城市的感觉。以前王子山会常自问,工作的意义是什么?现在,他自觉没必要多想。“开年以来,成为一个普通人的愿望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强烈,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谈一个简单的爱情,几十年如一日地老去。”

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

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94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