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周迅,另一种天涯歌女

本文作者: 3周前 (09-0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周迅,另一种天涯歌女

这一次,她是“歌女”周迅

周迅站在舞台上。没跟观众打招呼,先开嗓唱了出来。

“天~涯~呀,啊~海~角……”——是她拿手的曲目《天涯歌女》。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像唱针擦过片纹,有上世纪30年代金曲的起伏明灭。

这是她在第二季《乐队的夏天》中的出场。有网友表示,“音乐一响起,我已落泪”,叫人醉眼朦胧里瞧见歌手周迅。她在影视上的光芒太过耀眼,有时会让人忘记:她也是会唱歌的。

还好,周迅从没有忘记。

从2003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开始,她一直在唱,有时声音大些,有时就像是只唱给自己听。她甚至说“50岁是希望开音乐现场”。

就在5月份的“相信未来”线上义演里,她算是小小过了把Live的瘾:对着马路拐角的镜子悠悠唱起这首《天涯歌女》。

未必每个人都能欣赏这样一副嗓子。

2015年在参加《金星秀》时,金星问她:“曾经有过怎样过份的梦想?”她没什么犹豫:“我想当音乐家。”金星下意识打趣,“就这哑巴嗓子还唱歌”。

周迅不管这些。她就这么坦荡荡把这“胡思乱想”脱口而出,好像只要她说出来,就总会实现。

没什么悬念,她把歌唱成了。2001年拿下中国音乐流行榜最优秀女新人奖,2004年凭借《看海》获得年度金曲奖……

从九十年代开始,她就穿梭在国内摇滚圈、乐队圈、音乐圈,以至于网友说,再没有比周迅更适合上《乐队的夏天》的女艺人。

也许,一切头衔、成就都不过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背景音,她唱着歌出现的唯一理由只是如张亚东说的,“周迅她太喜欢音乐了”。

1

摇滚着,夜驰高速

黄觉记得第一次见到周迅是在一个叫大仓库的舞厅。他在那里演出,在同一个地方排练的还有周迅当时的男友窦鹏。

窦鹏是窦唯的堂弟,也玩乐队,参加过不少演出。1993年,刚拿了“央视英文歌大赛”的窦鹏到杭州演出,遇上了正读书的周迅。

对艺术家毫无抵抗力的周迅陷入了爱情。很快,她就跟着窦鹏到了北京。“她这一辈子就是跟着感情、爱情这两个词在漂流”,多年好友黄觉这样定义周迅的轨迹。

头一回打照面,周迅提溜着一塑料袋矿泉水,向旁人炫耀自己帅气的男友。黄觉对那天她穿的松糕鞋印象深刻,“极其看不上眼”。

在后来《人物》的采访里,他回忆自己大概是无意说了嘴,这鞋太难看了。这么些年,周迅对此始终揪着不放,每次见他都要问,哎,看我鞋好看吗?

不过,穿多么难看的鞋都没关系。周迅正在哪怕是赤着脚也能撒欢儿奔跑闯世界的年纪。

从杭州到北京,1200多公里,周迅真正从一个光影世界扎进声色人间。

她的父亲在电影院工作,母亲是五金公司的财务。3岁时她就每天坐在第一排看电影,从小就是班上的文艺骨干,“反正我都是跳领舞的那种”。

后来她在报纸上看到省艺校的招生简章。母亲带着她到了100公里之外的金华,赶上了最后一天招生,总算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通过初试。后来回忆时,周迅说,“我是个冲动的人,想到了就一定要去做”。

1990年,是周迅在艺校学习的第二年。此时正是挂历火爆的年代,日历一页页翻过,总需要新人面孔。当时为出版社拍摄挂历的钱豫强在一群小姑娘中挑出了16岁的周迅。

此后两年,他拍的不少挂历封面都是周迅,打响了挂历市场“南周迅,北杨丽萍”的名号。1991年,导演谢铁骊也是看了周迅的挂历,才相中她来演《古墓荒斋》。

哪怕出道就与名导演合作,周迅不避讳自己是挂历女郎出道。后来有一回她从北京会杭州,专门请钱豫强吃饭,跟他讲:“钱老师,我唱歌了。”钱豫强的反应跟2015年的金星没什么两样,“你这个公鸭嗓子还唱歌?”

周迅没骗他。

北京没有熟悉的电影院,但有跟朋友一起唱到天明的歌厅。起初还是像在杭州那样当伴舞,后来她“觉得伴舞没劲,就想唱歌”。

那个年代,歌厅驻唱是个来钱快的正经工作,每天晚上唱三首就能挣150块。黑夜里,歌厅收留了太多躁动、年轻又复合的荷尔蒙。跟周迅一起在北京歌厅里辗转打拼的还有叶蓓、戴军、黄渤……

黄觉说,当时她打两份工,有时候三份。每天现在王府饭店演出,结束后再跑到一家叫莱特曼的迪厅接着唱,“在我印象里,她不是个演员,她是个歌手”。

好友沈畅至今笃信,“她确实比较喜欢音乐,喜欢那种自由的生活状态”。那时候的周迅爱逛街,喜欢看小乐队的演出。

在乐夏现场,周迅就认出了不少熟人。带有诗人气质的木马乐队演出结束,周迅站起身,熟稔地跟认识已有十五六年的主唱木玛打招呼。

她像赴了一个和老朋友的约,跟着旋律摇摆,甚至觉得自己凑到乐队里当个和声也不错。

沈畅见过在莱特曼迪厅唱歌的周迅。晚上十一二点,她在台上唱歌,嗓音有外头黑夜一样的颗粒感,舞池里的人就醉了,舞步慢摇,有种微醺感。

周迅在北京演出圈里混出了名。以至于后来当娄烨表示不认识周迅时,被老同学小小嘲笑了一下,“你连她都不认识”。

只一眼,娄烨就记住了这个女孩,“她就是我想要的美美和牡丹的结合体”。

1998年左右,他打算拍一部叫《苏州河》的电影,主角是纯真少女牡丹和跟她长得很像的美人鱼表演者美美。他想找一个既成熟又得是小女孩的演员。和同学在酒吧碰面时,他们给他推荐了周迅。

第一次见面,周迅一身黑衣,长得像16岁,一说话,声音低,特成熟。她就是娄烨在找的那个人。

《苏州河》里有牡丹唱歌的镜头。搁在周迅身上,完全是她的主场。她甚至不需要演,只要唱出来就行了。

娄烨有一回正跟她聊牡丹是如何唱歌,她坐在桌上,开始唱窦鹏的《恍惚的眼前》。没有“Action”,她唱,娄烨拍,“拍着拍着她就哭得不行了”。

有人说她是个沸点很低的人,情感充沛。而音乐,不过是轻轻哼起,周迅的那片海就已经沸腾流动。

这种汹涌,可以在一群人狂欢的迪厅,在午夜的高速也无妨。

沈畅的记忆里,仍然有那样一个疯狂的夜晚。那是跟周迅一起拍《红处方》的日子。周迅男友开一辆老式212吉普载着两个女孩从天津回北京。

庞大的低音炮在车后头轰轰直响,放着特别high的摇滚,震得黑夜不得睡。四个轮子碾过,那些旋律撒得一整晚、一条道都是。

2

慢悠悠,录个专辑

黄少峰至今不清楚,当周迅打算出专辑的时候,她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和曾宇这两个没什么名气的年轻人。

按照常理,拍电影已经走红的周迅想要做专辑,大可以挑港台最红的创作人、制作人,可周迅自己点名要火星电台的黄少峰和曾宇。2000年开始录第一张专辑《夏天》的时候,曾宇甚至都还没毕业。

3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第一次见面就在王府井的儿童剧院录音室。彼此还没那么熟,为了迅速拉近距离,周迅带了两瓶小香槟。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酒精会让她更可爱。还能造的年纪里,只要有点酒,随时随地都能找到理由干杯。

敢把第一张专辑交到两个无名年轻人手里的人,都不是一般的狠人。饶是专业的音乐人黄少峰,偶尔也有跟不上周迅节奏的时候。

他记得,当时周迅住在亮马公寓,客厅里时常被“一些特别怪的音乐”塞满。黄少峰从她那里知道了美国的Monkey Mark,还有一些国外独立音乐。

录《夏天》时,他们在农展馆湖边租了个录音棚,是独栋的,湖光水色就镶嵌在巨大的落地窗里。即便是最小的棚,租金也要3000块钱一天。

他们可不管这些,可劲儿玩呗。没心思干活,那就去放风筝、在棚里玩游戏、演即兴剧。唯一还保有理智的曾宇会在一旁苦口婆心,“差不多录两句吧”。

周迅习惯蹲在椅子上,红酒在手边,屋子很暗,只留一豆暖黄小灯。她不喜欢惨白灯光,受不了没有温度和生气的日光灯。

抿一口酒,录一点,再抿一口,还能再录一点。再往后,今天的录制又只能到此为止了,索性就地坐下,干杯吧。

乐评人戴方在接受《人物》采访时说,当时宋柯带着周迅三人去见过李宗盛,想请他帮着给周迅做几首歌。在美好的开端之后,结尾出乎意料,就连见多了的李宗盛都吃不消周迅,这女孩“太晕了,太另类了”。

专辑录到一半,周迅跟李亚鹏恋爱,跑去海南帮他拍电影。录音棚也跟着她一块儿搬到三亚。租的录音棚不行,他们就用床垫在酒店搭了个“棚”,丝袜包在羽毛球拍上当防风拍,支个话筒就录,甚至连乐器都没有。

一张专辑10首歌,拖拖拉拉做了一年半,里面有一首他们都觉得“俗”的流行歌——就是后来最红的《看海》。

《夏天》录完以后,三个人趁着好玩儿的劲头组了个乐队。为了组乐队,几个人专门跑去香港看了大卫·鲍伊的演唱会,周迅还买了把贝斯。

她不止一次在乐夏录制中想到那把“木色的、小小的贝斯”。这对她来说,足见意义。

她一向不记事儿,却还是能很清楚记得当时自己买下那把贝斯的盘算:女孩弹贝斯挺酷的。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想起这把贝斯的后续:被黄少峰“霸占”至今。

这个有些“疯”的乐队还真的在CD BLUES咖啡吧里有过一场的演出,唱了3首《夏天》里的歌。这是他们仅有的一次演出,就像专辑中那首《从明天》里那个“飞驰而过的蓝色的梦想”。

节目里,她跟Joyside学乐器时,有些羞赧地承认,自己在唱歌这事儿上没那么勤奋。

事实上,她曾一口气在2003年、2005年分别推出了《夏天》和《偶遇》两张专辑。黄少峰评价,其中前者有点冷、酷,后者更暖——那时的周迅正在热恋中。

就在去年,时隔15年,周迅还发了一张Mini专辑《1227》.名字没啥讲究,就是专辑的发行日期,里面有6首翻唱歌曲,就包括周迅在乐夏中初登台唱的《天涯歌女》。

网友评价这张未必声响很大的专辑,“随便点进去听听,却想起了过往”“唱出来就像说书人娓娓道来一段故事”。

3

就这样,聚聚散散

她的嗓音沙哑,却带着一点清透。唱《飘摇》时有着悱恻的沧桑感,而在《看海》里不乏少女的娇俏感。一面深不可测,一面清澈见底。

作为周迅生命里重要的人,黄觉认为人们眼中那副周迅的“公鸭嗓”恰恰“就是她灵魂的质地”。她可以吵吵闹闹疯玩,也会莫名伤感低落。她说:“在角落里安静地听,或是像只兴奋的兔子冲到最前面——那两个人,都会是我!”

在《自在人间》里,陈国富说作为演员,周迅擅长作假,扮演各种角色,可离开镜头,“她像个透明体。她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接近透明的,有时连基本的生物保护色都不具备”。

许戈辉曾在采访中给周迅做过一个心理测试,看她是否能守好自己的隐私。周迅选择的结果指向一个结论:她是个敞开式的,没什么秘密好守的。

许戈辉说,她是否能为了别人的喜好,做另外一个人。周迅回答“我只能做我自己”。她得听从内心的声音,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舒坦自在。

作为一个女明星,周迅的“耿直”总让她看起来有几分谐星气质。在声势浩大的盛典上,被采访的周迅没有明星式发言,她笑得憨厚,下意识说:“好多人啊!”

在回忆录的照片里,不乏她在片场无人角落独自跳舞、路遇泡沫板便大字型躺上去、潦草扣着假发在草地上奔跑的样子。

跟她熟识多年的朋友说,别看她演起戏来成熟,私底下满是孩子气。

就在第一期《乐队的夏天》里,张亚东起身坐下,沙发垫发出奇妙声响。像一个口哨,一吹,孩子气的周迅便蹦蹦跳跳跑了出来。她不厌其烦重复站、坐、站、坐的动作,就为了发出那个“噗”,全无包袱,笑得全场顶顶开心。

陈国富有时觉得她有小女孩的任性。有一次,司机送他去周迅家拿东西。

周迅正在家里打游戏,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问陈国富的司机,“你打不打这个?”司机说,“打”。周迅递过游戏键盘,“给”。于是两个人完全撇开了陈国富,专心打游戏。

就连哪怕是对演员来说最不愿为外人道的恋爱,周迅几乎也没有回避。爱时死心塌地,别时潇洒坦荡。

黄觉说,周迅是个“漂泊的人”,每一个时期,她身边总有不同的朋友,过后大多渐行渐远,只留下一两个维系着。

她此前受访时说,这是打小从父亲那里学到的,“人生的路就是这样的嘛,就是聚聚散散,散散聚聚。不一定要带走。而且我记事的能力特别差,但我会记得那个人的感觉。”

这未尝不是对他人的一种真诚。

“比一般人的真实还要真实”在黄觉心中,就是周迅的魅力。

在黄觉做演员前,他有个美国女友,周迅很喜欢,撺掇黄觉住在纽约。后来黄觉分手后又找了新女友。当他把女友介绍给周迅时,她很直接说:“I don’t like you.”黄觉恋情告吹。

周迅说自己在交朋友时,“我基本上先把自己打开让大家了解:‘我是这样子的,你先看,你先看。’如果你觉得可以交我这个朋友,那我们就一起交。”

她觉得自己的性格很像《大明宫词》里的小太平,想事情总是单一。她想跳就蹦得高高的,想笑就露出不止八颗牙,想哭也不懂把眼泪往回吞。

黄觉就记得,刚认识的时候,他常常要一宿一宿听周迅讲她的事。

她也曾想过,自己要是有演的林徽因一半理性就好了。就像Joyside贝斯手刘昊对“学生”周迅说:“你就自由就好了”。

她是周迅,那么就自由做周迅就好了。

她演过很多人,但当玩起音乐,她专心做周迅就好了,哪怕只能听着1-2-3-4的口令拨动琴弦。即便如此,她还是能开心得跳脚。

GQ记者曾跟周迅堵在路上两小时。途中有个细节打动了很多人,周迅看到了车窗外的晚霞,拍拍司机的椅背,像个女孩一样催促司机加油加速,赶在晚霞消失前抵达目的地天台。

当他们抵达时,暮色已至。

但这又如何?

她的身上有那么多伤口,还是能给自己包扎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疼了,轻轻吹一段口哨;觉得蝴蝶结好看,那就手舞足蹈唱一段。

周迅,另一种天涯歌女

周迅,另一种天涯歌女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34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