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从深圳女工逆袭为纽约程序员,现在失业了

本文作者: 2周前 (09-05)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从深圳女工逆袭为纽约程序员,现在失业了

某星人联系上孙玲时,她正在柬埔寨隔离中转,犹豫该何去何从。向前是孤注一掷前往美国,8千元飞纽约,在裁员大潮中找工作、保签证;向后是2万元飞中国,接受一个潜在的工作机会。

孙玲近乎“逆天改命”的故事一度刷爆全网:

她出生于湖南农村,12岁辍学,学过理发、干过农活,终于说服父母让她读完高中。她19岁高考失利,成为深圳流水线上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月薪2300元的一名女工。

靠着微薄的工资,她拼命攒下学费,上编程课,最终如愿获得了一份能坐在办公室里的工作。而后她自考深圳大学的本科,苦练英语,又用9个月攒了12万元前往美国留学。

孙玲就读的不是名校,但重视个人能力的美国科技行业接纳了她。孙玲毕业后如愿以偿成为了纽约的一名高薪软件工程师,年薪约合人民币80万元。

她没有杨超越式的机遇一夜成名,而是花了十年时间、尝试了一切可能,从高中学历的工厂流水线女工蜕变成纽约的高薪工程师,和象牙塔中走出的科技人才站到了同一个平台上。她的故事予无数人激励和希望。

然而,她的生活在今年被打碎了。

在新冠疫情蔓延的2020年,孙玲因父亲病逝回国,突如其来的旅行禁令让她无法返回美国,她被解雇了。失去了工作,她的签证宽限期只到七月底。

孙玲的遭遇引起了大量关注与共鸣,也是许多在美科技人才的缩影。硅谷超过七成的科技员工不是美国出生,支撑起科技行业的他们却正在被一步步驱逐:工作签证收紧,旅行禁令加重。很多人羞于开口讲述自己的困境,已经默默离开美国。

孙玲的微信签名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境:要心存善念,因为每个人都可能在打一场硬仗。

硬仗

当国际交通因为疫情而路路不通之时,孙玲却在中美两地之间飞了三遍。

孙玲春节回国一到机场就听说武汉封城了。此前很多人劝她不要回去,但她必须回国,父亲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可能是我陪父亲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

随着疫情进一步爆发,很快特朗普政府发布旅行禁令。身在中国的她争分夺秒飞回纽约机场,禁令已经生效,但她幸运地被海关放行。很多科技员工没有孙玲那样幸运,他们成为了第一批滞留海外无法返美的疫情受害者。

然而孙玲回到纽约一个月后,陆陆续续收到家人发来的信息,告诉她父亲的病情恶化越来越快,催她“快点回来”。

孙玲向公司申请了84天探病假期,公司那时就警告她:如果不能在假期结束前返回美国,你就会被解雇。申请流程还未走完,孙玲就毅然飞回了中国。

在她回到家的三天之后,父亲去世。村民们听说孙玲从美国回来,又有一场丧事要办,便纷纷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做检测、隔离。

孙玲在县城的宾馆里隔离了14天,甚至无法参加父亲的葬礼。由于父亲病逝,她的假期也变成了因私假期,缩短到只有30天。由于严格的旅行限制和限航政策,孙玲最终没能在丧父后及时赶回美国。

她被解雇了。

孙玲陷入了迷茫,短短一个多月之间,父亲去世了,工作没有了,美国回不去。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她开始和村里的孩子们一起转山玩,“他们玩什么我也会跟着玩,跟小朋友待在一起,我觉得比较容易开心一些”。

很多人曾问孙玲人生的最低谷是在什么时候。她觉得不是在流水线上工作的时候,不是咬牙攒下十几万元出国留学的时候,不是那些辛苦工作学习的日日夜夜。

她告诉某星人:最近一段时间应该是我人生低谷的一个时候。

自从出来打工之后,她觉得生活真的没有那么困难。很多人认为她经历了很多,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但对她来说,到了那一个阶段,就做那一个阶段的事情,是一种“顺其自然”。

她甚至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确实付出了努力,但是都获得了回报。这个就比很多人幸运了,很多人都付出那么多努力,却没有得到对等的回报。”

可是这一次,疫情蔓延与国际政策都不由她个人左右,前途渺茫,似乎真无力与天争。

美国低迷的就业市场已经让外籍员工失去了依托。美国雇主原本告诉她,如果她能够回到美国,就可以立即重新雇佣她。可是她发现,前往美国的中转路线一度关闭。直到五月底,孙玲才发现从柬埔寨转机这条路线,各种中转攻略、互助群也成熟起来。

当孙玲确定了回美国的路线,询问公司能否再次雇佣她时,公司却告诉她“没有客户公司,没有岗位”——疫情已经断了无数人的美国工作梦。

孙玲在领英上发文章求助。她不知道失去了工作之后,她的实习签证是不是连入境美国都会被拒绝。

枷锁

外籍员工是科技公司的重要支柱:2019年,谷歌获批了2678人的H1B签证,亚马逊获批3026人,Facebook获批1518人,微软获批1701人……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硅谷71%的科技员工都不是美国出生。

然而工作签证一直是美国外籍员工身上的枷锁。在美国收紧一系列签证政策之前,实习签证OPT的累计失业天数不能超过150天,工作签证H1B失业后,必须在60天内找到新的工作,逾期就是非法滞留。

今年外籍科技员工更是胆战心惊:美国政府一次又一次威胁收紧签证政策,终于停止向海外的工作签证申请人发放签证。一些曾经为了保留签证而在公司挂靠的外籍员工,发现续签都遭到了拒绝。

人们更加担心这只是前奏,OPT实习签证续签会不会也被收紧?今年新的H1B签证还能不能签发?

一些硅谷科技员工向某星人表示决定回国,一些人则考虑前往加拿大。在美国的失业裁员大潮下,被裁员、难再就业、签证难以续签、被迫离境的例子,比比皆是。不仅是针对中国外籍员工,美国似乎对全球外籍员工关上了这扇门。

很多科技员工受到了精神上的打击。被裁员之后,有段时间孙玲晚上睡不着,每天精神状态都不好,学习效率又很低,如果能够学习专注两个小时内已经很不错了。

她开始在国内求职、面试,国内的面试难度也在加大。有朋友还告诉她:“国内加班真的很严重,严重到你没法想象的一个程度”。

孙玲知道自己的状态不稳。电话面试之后她就患得患失。“只要是自己哪里说的不太好,意识到如果哪一方面有缺陷时,就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做不好,一件很小的事情,一个小电话都会打击到心态。”

在低谷中,孙玲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有时候我真的会很讨厌我自己,因为一天下来学习都不在状态,就会觉得怎么会那样子,一看到那些人那么厉害,技术也很厉害,然后再就拿那些优秀的人跟自己对比,就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会很打击自己,很鄙视自己。”

有很多人受到孙玲的经历鼓舞,燃起希望努力去突破自己人生的困境。也有人质疑她:“你不就是外包员工。”

这让她更加渴望努力去获得一份大公司的工作:“我也是心里想得到外界的认可,自己还没有成熟到,‘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心里还是渴望大厂认可,成为一个正式员工,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

孙玲的实习签证原本还可以再续签两年。在疫情发生之前,她原本希望充分利用这两年时间探索可能性、探索她能有所作为的工作,然后决定在美国还是回中国发展。

这次在签证失业宽限期将满之前,她决定至少要尝试返回美国。

“我就想如果去美国发展,冒一下险折腾,我觉得我都可以承受。最后如果真的是发展不下去了,花很多钱回国,那也没关系。但至少我已经试过了,多给自己多创造一些可能性。”

选择

孙玲在领英上发布了自己的遭遇、寻找工作机会。很多人帮她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很多人联系她,表示即使不能为她做什么,也会给她鼓励的话语。

这些鼓励也让孙玲振作起来:“这些东西都很打动我。然后又让我去思考,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愿意来鼓励我,我如果还是处于那种比较消极的状态,我都对不住自己,也对不住他们。”

有人安慰孙玲:“你要相信世界终将会走出无知和偏见,全球还有其许多伟大的国家,好的机会,澳大利亚永远欢迎你。”

一名加拿大籍工程师给孙玲留言,表示自己也经历过这种糟糕的签证问题,但是“美国的工作机会值得你费尽这些周折”。

在美国出台政策,停止向海外申请人发放工作签证后,吴恩达等众多科技领袖抨击这类政策。很多人回忆当初都是拿着一张工作签证在美国工作,最终才有机会成为了企业家、CEO。

孙玲还是拿到了两个无薪实习的职位,这样的职位不能帮她续签OPT签证,只能帮她入境美国。在柬埔寨隔离期间,孙玲也通过了一家国内一线大厂的所有技术面,如果收到了录取,她犹豫是否应该就此掉头返回中国。

孙玲很想念纽约平静的日常生活:

“早起,然后去公司阅读两个小时,上一天班回去之后,晚上还可以去玩飞盘,周六的时候还可以跟朋友一起喝酒吃肉。虽然可能在美国没有这边没有中国的朋友多,但是很安逸美好。”

“平静有时候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状态。”

孙玲说曾有人问她,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要付出所有去美国留学,就为了拿那个学历。“我说不是的,那个学历在国内也不会太被认可。”

对于孙玲来说,去美国的最终目的是“找到一份非常牛逼的工作”,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找不到,她还是会经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她所看重的,也只是一个过程而已。

“如果真的最后没有一个好的结果,真的没有一个好工作,只能是去做一些临时或者是为了生存的一些工作,我觉得我也是可以调整自己去做那些事情,去做那份工作。”

她渐渐找回了正常的状态,在柬埔寨隔离的十几天中,她每天起床之后就学习、健身,在酒店里面只有吃饭、学习、睡觉三件事,有时晚上做一些面试。

“办法总比问题多,遇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即使可能情况没那么好,没那么完美,只要能生活下去就好了,就是我的一个最低的要求了。”

在这场时代浪潮中,她可以甘于平凡,却不能甘于平凡地溃败。

从深圳女工逆袭为纽约程序员,现在失业了

从深圳女工逆袭为纽约程序员,现在失业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768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