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出狱后,重刑犯成了殡葬师

本文作者: 4个月前 (07-1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出狱后,重刑犯成了殡葬师

金子和范三都是辽宁抚顺人,也是曾经的发小,如今都在沈阳从事殡葬行业。此前,他们都是高墙里的重刑犯。在八九十年代的抚顺,范三是黑道上的大哥,名声在外。范三全身有多处文身,背上文的是一条下山虎。他说,饿虎下山是最威猛的时候,他最喜欢。范三曾先后五次入狱,服刑共23年。金子则因多起盗窃罪服刑17年。出狱之后,他们和所有重刑刑释人员一样,都要重新回归社会生活。谋生,成了难题。

2002年,35岁的金子因多起盗窃罪被判入狱21年,当时被抓的时候,金子没有告诉家人,“父亲身体不好,怕他承受不了”。在监狱里的17年,金子和家庭失去了联系,以至于此后整个家庭的变故在他脑海里成了一片空白。2019年1月25日,减刑四年之后,金子终于刑满释放。他走出监舍,坐上了从凌源回沈阳的火车,再连夜倒大巴车回到他记忆中的抚顺老家。

到了村子,他傻眼了,全都变了,原来他家房子的地方变成了马路,周边的公司和工厂以前也没有。眼前的场景,他只认得这棵最大的树,“小时候还没这么大”。当天晚上,金子找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通过户口档案联系到他同母异父的姐姐。他才得知父母亲已经双双离世,房子被不识字的父亲在生前卖给了村联社,后来此处动迁,一切变得面目全非。

金子1968年出生在抚顺矿区周边的一个普通家庭,小时候家里特别贫穷,父亲最早的时候在矿区的工厂生产队工作,后来生产队黄了,父亲只能帮周遭的一些企业打更,收入低下。父亲身体不好,患有脑血栓,此后父母两人离异,金子跟着父亲生活,饥一顿饱一顿,经常吃不上饭。早年的家庭变故,让金子在青少年时期就染上了很多坏习惯。

抚顺是一个煤炭城市,有着号称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西露天矿,这里养活了大批的工人和家庭。但金子家里条件差,进不了矿里和大厂工作。初一没读完,金子走向社会,为了生活,他只能偷一些矿区里的铜铁和机械等物品。从16岁开始,金子以各种大大小小的盗窃为生,并以此获得非法的经济利益,也因此走向了犯罪的不归路。

在进监狱前,金子也有过一段“辉煌时期”。1997年,他留着时髦的发型,去了北京、上海等地玩耍,还在广州买了7000多元的大哥大。年轻时候不懂事,懂事之后已经不年轻。金子进监狱时35岁,出来已经52岁。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金子说变化太大了,以前的很多工厂没了,都成高楼大厦了。

以前用的是大哥大和BB机,现在都是智能手机了。“智能手机我一下子还玩不转,微信也是刚刚学会用。”“高墙内的世界,不管是劳动、吃饭还是睡觉,都有人看着,而且就那么大的地方,很憋屈。外面的世界是自由的,想吃什么吃什么,想走哪就走哪。”金子不停感叹,自由真好。

回归社会,金子期待能够重新生活。对于原来的房子,金子声称他和父亲有共同居住权,现在他人回来了,房子没了,他这一部分权利没有得到相应的保障。目前,金子正在和村委会商讨解决方案。

一无所有的金子简单办理了身份证之后,在曾经的狱友介绍下,到一家殡葬店上班。这一行,金子此前没有接触过,他甚至连自己父母的具体去世时间也不知道,也很后悔没能够给父母送终。

3月的沈阳,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天气寒冷。金子坐在小床上守店,店里摆放着木棺、骨灰盒、寿衣和一些祭灵用品。目前,中国首家重刑刑释人员创业项目有三家殡葬店,取名“妈妈送你去天国”。每家门店由一名社会企业家投资经营,吸纳重刑刑释人员再就业。金子所在的门店有五六位重刑刑释人员在此工作,金子是工作时间最短的新人。

店里摆放的祭灵用品。金子在2002年被抓进监狱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罪大恶极,会被判死刑,根本就没想着自己还有机会出来。“既然老天给了我这条命,那我就还得珍惜,好好活着。”

尽管殡葬是大家比较避讳的话题,但这个行业的竞争却是相当激烈。沈阳某医院的急诊室,金子正在观望着病人的情况,如果患者死亡,需要殡葬服务,他们需要第一时间递上名片。而围绕在患者身边的除了家属之外,还有十来个像金子这样的同行。

干殡葬行业,工作当中有很多习俗和规范需要掌握。作为新人,金子要跟着店里的组长和熟手锻炼。店里的老板还会专门组织培训项目,让新人更好更快地掌握殡葬的服务流程。殡葬店多数依附在城市的大医院周边,殡葬师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扫楼”。晚上,组长范三(中)到医院住院部询问金子当晚状况。

金子手机里收藏的殡葬仪式及礼仪用语笔记,闲下来的时候他就看看,尽快让自己把这些知识都掌握。

这条街道总共有12家殡葬店,从事殡葬服务的人员好几十人。金子站在门口望着对面的医院,只要看到有急救车进来,他就会立马奔到医院了解情况。

金子说,出来之后,自己也不知道干什么,目前这份工作挺适合他。“只要有个地方住,有口饭吃,还能有两口烟抽就足够了。”金子说,像他们这样的犯过错的人,也不能要求太高了,毕竟以前坏事干得太多了,现在干殡葬就算是做点积德的好事,给自己赎罪。

不足20平米的殡葬门店里,几位殡葬师正在商讨业务。今年53岁的范三是店里的组长,大家都叫他三哥。范三自称,年轻时打架、抢劫、盗窃、吸毒这些事情全都干过,因此在高墙内过了23年。

出狱之后,范三不想再过曾经打打杀杀的生活,但却找不到稳定的工作。2018年7月,他接触到了中国首家重刑刑释人员创业项目,并在此稳定下来。他被老板选为组长,管理店里几位重刑刑释人员。

上世纪80年代,范三在抚顺办过塑料厂,厂里多的时候有四十多名员工,制造的模具产品,还远销过日本。当时的范三也是万元户,家门口停放着苏联和波兰进口的大卡车、小轿车,但范三不曾节制,吃喝赌样样都来。

现在的范三,虽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哥,但穿着打扮还是很体面。范三说,他这个人有点犟,不管干什么一定都要干成。既然干殡葬师,那就得把殡葬这个活计干得漂漂亮亮的。在每次出活儿之前,范三都会把自己打扮干净,梳好头发,穿上一身黑色中式外套、黑色裤子和黑色皮鞋。这是对死者的尊重,也能更好地让家属接受他的工作。

范三对殡葬这个工作很上心,也很得心应手。通过简单的培训,他很快就掌握了为亡者净身、穿戴好寿衣放进纸棺,再送至殡仪馆火化等“一条龙”殡葬服务。殡葬属于特殊行业,不像普通工作,一些细节地方做得稍微不好,就会遭遇家属破口大骂,甚至拳脚相加。如何和家属沟通,而且还要找准时机,是最重要的。

刚开始工作时,范三每天都琢磨着这事儿。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范三识人的能力惊人,他能一眼看出一家主事的人。“在亲人去世的时候,家属都处在情绪崩溃的状态。你这个时候去找人家,谁都很生气。

但主事儿的人不一样,他必须要处理这件事情,这才是有效的沟通。”范三介绍,他每天去医院各科室都会逛一下,看到情况严重的,他会低声去和家属打个招呼,问下对方什么状况,如果身体还能撑下去,他不会多打扰。如果病人已经死了,他会说上一句节哀,然后再递上名片。

医院门口,范三、金子正在沟通和家属谈判的情况。刚开始的几个月,范三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一天要处理三四个死者的殡葬业务。作为一个公益创业项目,范三和金子的殡葬服务收费比周围其他门店都低,他们还为孤寡老人提供免费殡葬服务。但这也导致周围其他殡葬店的不满,其中几家门店一度联合起来对抗他们。范三说,自己压力很大,手下的兄弟也要挣钱吃饭,不然没饭吃又得犯事儿进去。

和家属沟通、谈判结束之后,确定服务的项目和价格。范三会安排金子立马带上寿衣、木棺等用品赶到医院。

中国人讲究死者为大。人死之后,也必须得风风光光。范三和金子按照殡葬行内的流程,先给亡者净身,再穿好寿衣。做完这些工作,范三整理衣裳起身离开。

净身过程必须使用高度白酒,除了易挥发,不在遗体上残留水渍之外,白酒也能在短时间内为遗体消毒。

范三在给一位亡者做起灵仪式。范三念:“吉时已到,起灵仪式开始,老人驾鹤西去,回归故里。一叩首,情深似海;再叩首,泪洒八方;三叩首,浩气长存。子女哭丧,礼成,节哀。”范三说,念悼词的时候要掌握节奏,让家属心情好受一点。做殡葬行业,不仅是为亡者服务,也是为活人减负。

年轻时打打杀杀惯了,现在却做起死人的生意。范三开玩笑说,死人不可怕,活人才可怕。以前打架的时候,范三总是冲在最前面,“当大哥的当然得带头,不然哪有兄弟们跟着你”。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如从前,范三暴躁的脾气收敛了很多,该让步的地方也知道让一让。

范三左手食指带着一枚深褐色的琥珀戒指,他说这么大的琥珀戒指,整个沈阳没几颗。这是他做殡葬业之后,朋友送给他的,还专门去寺庙找大师开过光,辟邪。

做殡葬这个行业,有钱挣,但特别辛苦。只要医院或者家属打电话过来,殡葬师就得马上出发干活。一天24小时,几乎没法睡个好觉。忙的时候,范三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生活中,范三的爱好就是喝酒,喝酒能让他更镇定和心安。

范三说,做殡葬师压力大,竞争大,很多时候还闹心。在医院待得时间久了,他就会跑到医院顶层的平台,看着开阔的城市夜景,吹吹夜晚的风,心情也会顺畅很多。很多年轻时的往事,范三已经不愿再提起,当下的生活他还有很多憧憬,他希望能稳定下来,有个家庭,收养个孩子,跟家人共度余生。

在吉林和黑龙江交界的一个小镇上,刚刚出狱一周的阿兰打量着故乡的街道。2008年,26岁的阿兰因为抢劫钱庄和故意伤害罪被判刑15年。在监狱里,阿兰减刑4年,今年3月10号正式出狱。回到阔别11年的故乡,阿兰说现在完全还没缓过神来,有一种不真实的感受。

阿兰1982年出生在吉林边远地区的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家里以种植水稻为生,家境贫穷。阿兰初中没念完,就帮着家里干活,在父母眼中,他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2004年,阿兰不满足农村的生活现状,和朋友去南方闯荡。他告诉父母说去广东和朋友开公司,实际上则是跟着朋友混迹于台湾在广东的某帮派当中,看场子做保安。广州、珠海等发达城市灯红酒绿的生活让阿兰很快就迷失其中。天天花天酒地,钱来的快去的也快。2008年,阿兰谈了女朋友,他心想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就想着弄一笔快钱。于是,他和三个朋友持枪抢劫了一家地下钱庄并携款逃跑,几个月之后落网。

监狱里的生活,枯燥无聊,新来的人还会被欺负。阿兰在家中是独子,父母宠爱有加,一直挂念儿子。这是阿兰在监狱内某年春节的留影,他将照片寄回家告诉父母,他还好,让父母勿念。

经过11年的高墙炼狱生活,阿兰终于熬到头,回家了。出狱那天,阿兰的心情没有兴奋,只有一片茫然。发小来监狱接他回家,看到他的第一眼,眼泪哗啦啦和他拥抱,他反应有些迟钝,推开了发小,他不想让自己情绪崩溃。回到家中,近百名亲朋好友聚集在一起盼着他回来。母亲因为心脏不好,选择站在远处观看。缓过一阵子之后,母子才聚在一起。

父母在家里望眼欲穿,盼着儿子回来,盼了十几年,母亲早已把眼泪哭干。回家之后,母亲知道儿子肠胃不好,给他准备了肠胃药。对母亲来说,人回来就好了,一切都好了。

这十几年时间,阿兰的父母去俄罗斯打零工、去内蒙种地、去南方卖烧烤,四处挣钱,省吃俭用,供儿子在监狱里生活,也希望等他出狱后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他母亲说:“我们做父母的一定要坚强,给儿子做坚强的后盾,让他回来有一个温馨舒适的环境,要不然孩子面对的压力太大了。”

回到现实生活,阿兰还有很多陌生感。好在,他和曾经的发小、老同学情谊都在。其中一位发小也是他的同案,比他早出来三年。这几天天天来他家里看他,陪他喝酒,两人到处闲逛,熟悉周边的环境。但发小出狱三年时间,在工作中处处碰壁,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发小说,像他们这些有过前科的人,去大的公司上班,一查档案就没人要了。这也是阿兰对未来担忧的地方。

阿兰回家前,在途中找了一家宾馆洗了澡,换上全新的衣服,再回来见亲人。现在的每一天生活,对阿兰来说都是新生。他说,犯法是底线,现在犯法的事情给他再多的钱他也不会干了。

这些年,阿兰也知道最亏欠的就是家人。现在他想用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在家时,阿兰偶尔会帮着母亲切菜做饭。在监狱期间,他曾负责过监狱食堂切菜的工作,锻炼了一手好刀工。母亲夸他切菜又快又好。

阿兰看着小时候的朋友玩手机游戏,特别好奇。在监狱里,不让用手机,很多新事物都没有接触过,这让阿兰和社会有些脱轨,需要重新认识和适应。

阿兰现在着手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身份证,然后重新和人打交道。在家这段时间,他见了很多亲人和朋友,也会去镇上买一些东西,学会了手机支付。

春天的东北,马上就快到耕种的时节了。农民把田里的麦秆烧了,准备开始翻地、犁地、施肥。傍晚,阿兰站在田间的路上望着远方。阿兰后悔自己错过的青春,但是他也庆幸出来的时候还没有满头白发,还有机会去重新开始生活。

曾经的狱友建议阿兰去沈阳一起从事殡葬行业,父母则希望孩子在身边早日成家生子,他自己则希望有机会还是去南方再次闯荡。如果在外面实在找不到工作,他就回家乡经营农产品。至于未来到底会如何,阿兰心中还是充满了迷茫。

出狱后,重刑犯成了殡葬师

出狱后,重刑犯成了殡葬师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8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