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面临绝境的日本黑帮

本文作者: 4个月前 (07-03)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面临绝境的日本黑帮

2020年春天的日本,樱花寂寞盛开,大多无人问津。甚至传统的每年春季由首相主办的“赏樱会”也停办了。“赏樱会”始于1952年,在东京的新宿御苑举行,受邀参加者为日本各界的杰出人士。不过,今年“赏樱会”的停办并不完全都是新冠疫情的原因。

作为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因为去年的“赏樱会”风波,至今还狼狈不堪——2019年11月,有日本媒体爆出猛料:当年4月13日举办的“赏樱会”受邀参加者中,居然有52岁的前山口组成员新泽良文。山口组是日本最大的黑帮组织,凶名赫赫。被媒体曝光后,新泽良文毫不忌讳地承认:“我1986年左右加入黑帮组织,隶属于山口组旗下的卧龙会,确实有过被逮捕的经历。”但他自称在30岁的时候已经转行,目前是奈良县高取町的町议员,并以此身份获得邀请,“堂堂正正”地参加了安倍首相主办的“赏樱会”,还与安倍及其夫人合影留念。新泽良文在社交媒体(SNS)上发有其参加“赏樱会”的照片:一张是他与安倍的亲密自拍;另一张是全体人员在樱花树下的大合照。新泽良文还坦言,不仅是2019年,2018年的“赏樱会”他也参加了。

新泽良文在SNS上公开了“赏樱会”的大合照。

“赏樱会”风波持续到今年仍未停息,即使新冠疫情期间,日本朝野各方仍没有放过安倍晋三。连续多日的国会答辩上,安倍不得不反复回应“为什么日本最大黑帮组织山口组前成员成座上宾?”等问题。

据日本共同社6月21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已跌至36.7%,为安倍2012年再次执政以来所获第二低支持率。这一结果固然是因为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停滞,削弱了民众对安倍经济政策的支持。而经济不给力,丑闻还不断,民众对安倍的信任自然大打折扣。

安倍的遭遇其实是日本社会的一个缩影,黑帮与政治始终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日本著名华人黑帮“怒罗权”创始人汪楠告诉《凤凰周刊》记者,黑帮对日本政治有着特殊的影响,战后70年里,日本政治家与日本黑帮甚至曾经有过“蜜月期”。不过,这种情况现在“早就结束了”。他认为,“现在真正威胁日本政治家政治生涯的恰恰是与黑帮有联系。”

黑帮从不甘心只做“输牌的赌徒”

在日本福冈县北九州市若松区的高塔山公园里有一座雕像,被尊为黑帮祖师爷的吉田矶吉鼓眼努睛、一身和服、正襟危坐在高台之上。他是日本现代黑社会的开创者,但同时也是一名“政治家”——从1915年至1932年,吉田矶吉曾持续担任日本国会议员。

日语里的黑帮一词发音为“Ya-Ku-Za”,来源于数字8(ya)-9(ku)-3(za)。“893”是日本传统纸牌游戏“花札”中最坏的组合,拿到这三个牌的赌徒必输无疑。由于日本早期的黑帮成员多数与赌博业有关,“Yakuza”就逐渐成为民众对黑帮成员的代称,意为“输牌的赌徒”。但日本黑帮有史以来从不甘心只做“赌徒”。

日本的黑帮从最初出现就不被认为是一种完全“非法”的团体。德川幕府(1600-1868)時期,黑帮的暴力行为对维护统治至关重要。德川幕府利用黑帮成员维持当地社会秩序,保护村民利益,提供借贷服务,调解冲突等。作为“回报”,德川幕府对于黑帮组织的赌局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即便经过明治维新时代,日本踏上现代化过程,黑帮也并不是一个完全负面的存在。据美国威廉姆斯学院的历史学家Eiko Maruko Siniawer记述,在二十世纪初期,日本黑帮与政治团体有着很多共通的利益目标。当时日本工人运动兴起,影响到了日本各地的基建工程。日本政府为了镇压工人运动,黑帮组织为了保护自己的收入来源,就联合起来暴力镇压工人运动。他们直接干预了几次大罢工。

许多黑帮成员明确的民族主义立场,与二战之前日本一些政治团体中的极端右翼成员的政治立场相似,因此联系也更加紧密。

吉田矶吉就是在那个年代脱颖而出的日本黑帮“佼佼者”,他最早就是日本土建行业的帮派分子。幼年时其父母双亡,吉田很早就开始在远贺川一带跑船,为人拉煤。不甘默默无闻的他随后加入黑道进入了土建业,后来开设了八幡制铁所,并成功做大,最终以金钱打通政界,于1915年竞选日本国会众议员成功,迈入了政界。

二战中由于军国主义的统一社会管理以及大量的兵员补充需要,黑帮在日本一度沉寂。但日本战败后,战争时期的物资供应体系终结,社会需求难以满足,不同规模的黑市由此在日本遍地开花。1945年8月过后的几个月里,日本各地出现的黑市总计达到了约1.7万个,东京最著名的黑市是阿美横町。黑市数量的增加让黑帮组织获得了再次复兴的机会,黑帮成员开始在各个黑市通过收取保护费等方式获得收入。有钱的黑帮成员资助一些政治家,双方的合作进入“蜜月期”。

直到日本警方从1960年代开始大规模、系统地打击黑帮组织,特别是以赌博为主要来源的黑帮。1979年日本警察厅还专门设置了“干预民事暴力对策中心”来应对和处理黑帮的暴力行为。日本政治家与黑帮的联系才不得不脱钩,并最终彻底淡化。

安倍外祖父曾借用黑帮势力压制社会抗议

日本的黑帮与政客有一点非常相似,都特别讲究传统与渊源。如今因“赏樱会”陷入与黑帮有牵涉丑闻的首相安倍晋三,其家族也不例外。

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曾在1957年、1958年两度组阁,总计担任过三年多的日本首相,在日本政界颇有影响力。而岸信介就和黑帮组织关系良好,特别是山口组。1971年岸信介还亲自为因杀人被拘捕的山口组头目交了保释金。

1959年,岸信介任职首相期间,强行通过了被社会各界普遍反对的日美新安保条约,并准备在当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访问日本时正式签署。愤怒的示威游行民众当时整日包围着日本首相官邸,还打算围堵美国总统的访问车队。

岸信介担心日本警察不能控制住局面,最终决定借助黑帮势力来压制反抗浪潮。当时日本著名黑道人物及右翼人士儿玉誉士夫负责了此项任务。在儿玉誉士夫看来,日本政府前来求助是黑帮的光荣。1959年6月21日,在黑帮的“保护”下,艾森豪威尔抵达东京后,由裕仁天皇陪同,乘坐敞篷汽车顺利进入市中心。

日本著名黑道人物及右翼人士儿玉誉士夫

以这次政府与黑帮合作为契机,岸信介随后在其任期内,“名正言顺”地恢复了黑帮与右翼势力在日本的传统地位。岸信介手下的右翼人物大野伴睦更于1963年在山口组分支“本田社”集会上公开发言,他向全场2000多名黑帮成员阐述“侠义”是日本最优良的传统,呼吁黑帮成员发扬“侠义”精神,创造更好的社会。

与黑帮有联系的日本政界不止安倍家族,近年不少日本政客曾多次被曝光牵涉黑帮背景的受贿案件。2015年媒体曝出,前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所任职的东京11区自民党支部,曾在2009年接受了一名来自山口组下属弘道会的准成员10万日元个人捐款。下村博文辩解是由于“事务所的失误”,接受了这名黑帮成员的个人捐款。更早前,2003年日本自民党高级官员静香龟井公开承认接受过山口组下属一高利贷组织30万日元的政治捐款。

而“赏樱会”风波也不是安倍晋三第一次与黑帮成员有纠葛。早在2016年,日本《邮报周刊》就刊登了一张安倍2008年6月与美国共和党政治人物哈克比,以及山口组高级成员永本壹柱的合影,永本壹柱被日本媒体称为山口组的“钱袋子”。

安倍承认了照片的真实性,但他解释说:“(与永本壹柱)仅仅在拍照时见过面,此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他否认自己与山口组高级成员有私下亲密交往。但有意思的是,永本壹柱却公开承认,他就是安倍可以利用的黑帮成员,在2006年安倍面对自民党总裁选举时,他在安倍老家山口县为选举“奔走”,最终为安倍赢得选票并促其当年首次当选首相。

该次“合照门”风波最终不了了之。但由此也可以看出黑帮特别看重与政客的关系。长期负责报道黑帮的日本记者佐藤告诉《凤凰周刊》:“以前的黑帮组织有人脉,在地方也可谓是掌权者。政治家会为了在选举中获胜,利用黑帮的影响力为自己聚拢选票。另一方面,黑帮也借助政治家的力量,保障自己所涉足的产业更好地在市场中盈利。可以说政治家与黑帮组织是互利共赢的关系。”

不过佐藤认为,如今的局面已经不一样,和黑帮有很深关系的政治家变少了。“因为现在的日本对合法经营管理得越来越严格,还制定了与黑帮相关的法律,黑帮组织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影响力。政治家失去了与黑帮联系的理由,而且只要公开与黑帮的关系,政治家的生涯也就宣告结束。”

《暴力团对策法》出台,日本黑帮面临绝境

日本战后社会的快速复苏与成长,经济的繁荣也为黑帮发展提供了巨大机遇。但随着相关管制法律趋于完备,当局加强了对黑帮的约束,黑帮也逐渐丧失了其在日本社会中的往昔地位。

《激战1750天》等多部日本黑帮电影都记录过上个世纪80年代山口组史上最激烈的内讧“山一抗争”。1984年竹中正久继任山口组第四代组长,其下属山本宏不服,另立门户组建“一和会”,并在竹中正久接任第四代组长后的第202天将其暗杀,这也拉开了长达4年的“山一抗争”的帷幕。

《激战1750天》等多部日本黑帮电影都记录过上个世纪80年代山口组史上最激烈的内讧“山一抗争”。

对抗从黑帮的内讧,最终演变成全国范围内的黑帮大规模冲突,各地枪战接连发生、民宅被飞弹击中的事件层出不穷。据官方统计共有25名黑帮成员在这场抗争中死亡,另有包括普通市民和警察在内的70人受伤。不仅日本民众不满,国际社会也批评日本政府“对有组织犯罪过于容忍”。

“山一抗争”影响并加速了日本《暴力团对策法》的通过,该法律于1992年正式施行。在该法律之前,由于日本宪法规定,“国民拥有自由结社的权利,任何公权力不得介入干涉”,因此日本黑帮组织也是一种自然的“合法存在”。

但《暴力团对策法》出台后,不遵守法律和社会公序良俗的黑帮组织,会被认定为“暴力团”,将受到警方打击和法律制裁。根据该法律,“暴力团”认定有三个重要条件:该组织通过暴力获得资金;一定比例的成员有犯罪前科;成员之间在组织内部有明确的阶级划分。在满足这三个条件的情况下,与该团体有过接触的相关人士通过听证的方式,也会在法律上被认定为“指定暴力团”。

《暴力团对策法》之后,日本政府又进行一连串相关法律修订。刑法中“共谋共犯”解释扩大,若是手下成员犯罪也会往上追究到组长的责任;民法的“转承责任”也适用于组长,受害者能够直接请求损害赔偿。黑帮曾经自豪的“金字塔”组织架构开始产生动摇。

“你跟黑道来往,你就是反社会势力”,这样的论调也逐渐成为日本全社会的共识,迫使国民跟暴力团成员“断绝关系”。2011年8月,日本知名主持人岛田绅助因为被曝光同某暴力团成员有往来,而被迫退出演艺圈。这一事件成为最好的“杀鸡儆猴”之例。

佐藤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岛田绅助事件”在日本影响非常大,正是从这件事开始,日本民众普遍认同了“绝不能与黑帮有关系”的想法。暴力团成员甚至一度不能到银行开户,无法租房子,实质上被剥夺了生存权和生活权。

漫长而艰辛的洗白之路 灾害面前冲第一

为了生存,也为了挽回在日本民众心中的名誉,日本黑帮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不得不走上一条漫长而艰辛的洗白之路。时至今日,山口组纲领中还特意列明一条:“山口组希望遵循侠义精神,为国家社会的兴盛做出贡献。”

1995年日本关西地区阪神大地震。当时山口组第五代组长渡边芳从全国100多名直系二级组长那里向每人拿了100万至200万日元,共计两亿日元(约合人民币一千三百多万),然后用这些钱买了救灾物资,在山口组本部所在地的神户市向灾民免费发放。包括杯子、点心、防寒服、内衣、盒式炉等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了附近居民手中以及避难所所在地。大地震的余震不断,道路经常出现塌陷,装载着救援物资的卡车时常不能通行。山口组为此甚至动用了直升机,以使得他们的救援物资能比任何救援队都更快速地送到灾区。2016年熊本地震后,熊本的神户山口组二级团体也及时向灾民分发了奶粉、尿布、手纸等救援物资。

也是自阪神大地震后,日本各地的黑帮组织有了建立仓库贮备救灾物资的传统。汪楠告诉《凤凰周刊》:“这些救援物资的筹备主要靠下面的组员负担。救灾物资因为有保质期,需要定期更换,快到期的救援物资,会让下面的组员自掏腰包买回家。这也是一种剥削。”

今年疫情期间,口罩供应短缺的情况下,日本一些黑帮组织做起了口罩生意,同时也向部分困难市民免费发放口罩,口罩来源不少就是黑帮之前的库存。不过随着日本新冠疫情的缓解,黑帮的口罩生意又黄了,卖不出去。“进货50日元的口罩,疫情最严重时期可以卖到200日元。现在上级黑帮头目正要求下级组织成员以30日元的价格买仓库里堆积的剩余口罩。”汪楠说。

疫情期间,日本一些黑帮组织做起了口罩生意。

日本资深的黑帮报道专家、独立记者铃木智彦,曾在2011年日本福岛大地震之前采访过在核电站工作的黑帮成员。那个时候他根本不会想到后来核电站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故,只留下了“很多黑帮成员在核电站工作”的印象。

大地震发生后,在海啸第一次袭来后的几个小时内,日本黑帮就开始行动了。他们向回不了家的民众开放黑帮的事务所作为避难地;载着几卡车的食物、水、毛毯等物资运往灾区。地震后的第二天,稻川会(创立于1948年的日本第三大黑帮团体,总部在东京)满载着尿布、方便面、电池、手电筒、饮料、日用品等25卡车货物前往福岛。日本第二大黑帮住吉会甚至还向外国人提供了避难所。山口组也在组长的指挥下,向灾民开放了全国的事务所,同时也聚集了众多救灾物资装上卡车运往灾区。

但一切的行动都是悄然进行着,完全没有引起媒体的关注。为了物资不被拒绝接受,黑帮成员甚至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一位山口组的成员对记者说:“我做了我能做的事情,这些事情请不要报道。现在谁都不想和我们有瓜葛,我们也不想支援物资被退回。”

东京某黑帮组织成员从福岛回来告诉铃木智彦:“废炉作业有很多黑帮成员加入了。我们年轻的时候也在核电站工作过。”(注:“废炉作业”是核事故后,对核反应炉进行作废、清理的工作,难度大危险高。福岛核电厂废炉作业总预计要用30-40年时间。)

据铃木智彦采访了解到,这并不是黑帮组织统一下的命令,而是三四十岁的年轻组长看到新闻就马上去做了。铃木智彦决定展开调查,记录黑帮成员参与福岛废炉作业的真实情况。最终发现,守在核反应堆附近、成为阻止福岛核电站核泄漏继续恶化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福岛50勇士”中有不少是黑帮成员。但这些当时都不被公众知情,直到事后铃木智彦出了一本书才被披露出来。铃木称:“应该是因为书出版了,稻川会的人找到我,说他们也参与了(核电厂)除染工作,他们还拿来了照片,对我说‘需要的话请使用’。”

为了赢得好口碑,每逢日本“办大事”之时,日本黑帮都低调行事,严格控制成员寻衅滋事。2019年6月27日至29日的G20大阪峰会,当时日本黑帮也给足了政府面子。在山口组高层的严格要求下,黑帮成员在G20峰会期间“全员放假”,避免与关西警察发生冲突。

今年新冠疫情期间,安倍政府宣布向每位国民发放10万日元(约合6600元人民币)补助金,但日本多个黑帮头目纷纷表态,他们不会去申请的,“这样太没面子了,会给国家添麻烦的。”

对现政权失望的日本黑帮

多年报道日本黑帮的铃木智彦总结发现,日本的黑帮与政治家非常相似,尤其在当下,无论哪一方都不再是年轻人主导,在这两个群体中,50多岁都还属于“年轻人”,主要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操控,所以大家看到的更多的是错综复杂的权力斗争,没有真正的进步与活力,让人厌倦。

也许是历史渊源使然,黑帮成员们喜欢谈论政治,也有很多黑帮头目公开表示过,“如果没有加入黑帮的话,我想成为政治家”。

2019年12月,铃木智彦对山口组的100名成员进行了一次舆论调查:其中支持安倍政权的仅有26人,明确表示不支持的有48人,弃权26人。一位关东独立组织二级团体组长评价安倍政权:“气势太弱,没有霸气。这种魄力是无法战胜对手的。”

山口组的官网曾在2014年“任侠道”专栏中发表文章称:“听了最近安倍的发言,再结合‘日本逐渐向国家主义靠拢,日本国民平等权利受到威胁’等事实,必须要注意日本正走向法西斯主义”。日本杂志《日刊现代》对此评论道,山口组在官网上批评安倍政府, 现在的日本政府居然被黑道指责有右倾倾向,实在是闻所未闻。

黑帮组织成员认为,安倍政权强行通过的“安保法案”是一部“亡国法案”。日本杂志《周刊实话》曾发表题为《100名黑帮成员激烈讨论安保法案》的文章称,赞成“安保法案”的黑帮成员只有31%,就算赞成安保法案的人对战争也是厌恶的。一位黑帮成员称:“战争是非常过分、非常讨厌的事,是黑帮的抗争与打斗所不能比拟的。战争中会使用核武器,如果时间长,将不好收场。安倍那样不会打架的公子哥儿,怎么可能指挥战争,对方不会把他当对手的。”

黑帮成员对日美关系也有自己的想法:“现在的日美安保同盟,一旦出现紧急事态,美国是不可能保护我们的。”“一直说什么纪念战后70年,终究还是一句话——‘跟从美国’。美国如果说不要黑帮,日本就要铲除黑帮了。”

更让黑帮对政府给出“差评”的是灾难面前,第一时间赶到受灾地的不是警察和自卫队,而是黑帮成员。铃木智彦说:“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中,政府因核电站事故而东跑西窜的时候,黑帮已经赶到了现场。”

今年应对新冠疫情,迟疑不定的安倍政府一直被质疑。尤其安倍政府砸数十亿日元给民众发口罩,却出现了残次品,政府只能下令回收。而疫情期间,不少日本黑帮组织都在自己的“地盘”免费分发口罩给普通民众,比政府有效率多了。

面临绝境的日本黑帮

面临绝境的日本黑帮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47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