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2020年最大的泡沫崩盘

本文作者: 2周前 (09-15)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2020年最大的泡沫崩盘

疫情之下,地处长江边的江苏扬中市,上演了一场史诗级财富膨胀-崩盘的闹剧。

全民参演“疯狂的熔喷布”。

在当地经营酒店多年的王姐,亲历了当时的场景:酒店内外24小时都是人,都是来抢布的,一星期的时间,价格从每吨20万到25万,接着就是28万、33万、35万……后来一下子就涨了40万!

王姐每说一个数字,就狠狠地拍一下桌子,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疯狂的一刻。

然而,疯狂在4月15日戛然而止。扬中市政府重拳出击,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最高卖到每吨45万元的熔喷布,突然跌到最低2000元!

而泡沫破裂的现实情况更为惨烈,王姐说:

现在熔喷布每吨已经暴跌到1万,甚至白送,前几天就有厂家直接白送了我一批熔喷布。

用于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也突然无人接手,“就像垃圾一样,只能当废铁卖。”

曾经的“印钞机”,如今成了财富“绞肉机”。

全民疯狂炒作熔喷布

有着中国“熔喷布之乡”称号的江苏省扬中市,在全球口罩告急的情况下,迅速成为了喷绒布炒作的风暴中心。

熔喷布市场的疯狂程度,直接反映到当地酒店的入住率上。王姐的酒店有50多间客房,疫情之前的入住率也就在30%左右,而从2020年春节以来,开始天天爆满,她也一度忙得不亦乐乎。

“我天天在酒店里忙,人家天天在外面挣大钱。”王姐所说的挣大钱,就是生产熔喷布,“我们这里的人,上到80岁的老人,下到10来岁的孩子,能参与的全都参与进来,大家一起挣钱。”

熔喷布从每吨2万元突然涨到10万元,王姐也按耐不住赚钱的欲望,直接参与其中。

她和朋友合伙,6个人买了6台生产熔喷布的机器,都是产能最小的“45机”。“其实以前每台也就1.2万元,我们买的时候是3万元,三天后拿货时涨到了6万元。”徐大姐最终选择加价买机器,“你不要的话,对方会马上就退钱给你,有的是人抢着买。”

在生产熔喷布这件事上,每个人都是门外汉。

在扬中,24小时开工是常态,而在百度熔喷布吧里,兜售熔喷布的,销售减速机的,提供原料聚丙烯的,热火朝天。

“一天一个价”已经成为行业常态。价格波动就赤裸裸写在网上。

在疫情爆发之前,熔喷布的价格大概是2万元/吨,2020年2月初,这个价格已经涨到了8万,2月中旬,熔喷布市价在26万左右,3月比较疯狂,最高时到了65万一吨,日常稳定在35万-45万之间。

王姐回忆说,酒店大厅里24小时都是人,全都是买布的。那时候人家就问:你有货吗?根本不问价格,有货就行,现场付钱,即便生产的熔喷布像屎一样,都照样有人抢着买。

疯狂在4月15日戛然而止。扬中市政府重拳出击,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

泡沫破裂!口罩暴跌96%

熔喷布价格崩盘,最低跌至2000元,机器突然成了废铁。

扬中市政府整顿,仅仅是熔喷布崩盘的表明原因,而真正的导火索是,口罩价格崩盘,需求暴跌。

“现在最便宜的熔喷布口罩,出厂价只要1毛3。”一位做熔喷布口罩的厂家透露,后面接盘的小厂家都死掉了。

而疫情期间,2020年2月最便宜的熔喷布口罩也要3元。意味着,短短3个月时间,暴跌96%!

口罩价格暴跌,主要是产能增加太快。看新闻统计,疫情前全国日产2000万只,3月就迅速增加到日产2亿只,口罩厂5万家。实际上可能还要高一些,因为很多散户小厂没有统计进去。

这些小厂都是散户新建的,没有主动可控的销售渠道,之前卖的时候都是沿海上门收,现在没人收了,就找不到买家,卖不掉了,全部堆在仓库,烂掉。

还有就是4月底、5月初,海关开始严格口罩标准检查,有个厂被退回来6000多万元口罩。现在堆在仓库里,1毛多的价格在慢慢处理,而生产成本是6毛多,亏80%。

扬中市的王姐说,用于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也突然无人接手,就像垃圾一样,只能当废铁卖。

杨中市的马先生直言,自己和朋友的200多万算是基本亏光了,“后来买机器的人,基本上都亏了。”

徐大姐也说,“后来出去的100个人里,有90个人是亏钱的。”

口罩机,也成了废铁

熔喷机的机器崩盘,曾经有“印钞机”之称的口罩机更惨烈。

疫情前,一台KN95口罩机20万,疫情开始后最高爆炒10倍到200万一台,而且是现款期货,就是买家先付全款订货,几周后才能收到口罩机。现在又跌回到20万一台。

东莞的一位口罩机生产厂家表示,这个肯定还不是最低价,疫情前,一台一次性平面口罩机只卖2万。按现在这个过剩产能,估计后期一台口罩机卖几千都可能,甚至完全卖不掉,最后放在厂里生锈,再最后就只能卖废铁了。

曾经火极一时的口罩机工厂里面,摆着大量的成品、半成品口罩机,卖不出去了,没人要了。

在口罩机行业,有的人,用一个月的时间,赚到了一辈子的钱;也有的人,用一个月的时间,亏完了一辈子赚来的钱。

一夜亏掉1000万!泡沫破裂,谁是接盘侠

一场史诗级崩盘的背后,谁在赔钱呢?

历史历来都是重演的,最后接盘的人,都是死的最惨的那一批。

赔钱的很多口罩老板,在4月都还是挣钱的。4月前生产普通一次性口罩赚了很多钱,但是一个口罩只能赚几毛,一天赚几万,太少了,不如生产KN95利润高,50%的利润,成本3元以内,出厂卖7-8元。

于是前期在普通口罩上赚了钱多了,4月就开始上KN95成产线。4月初200万定的口罩机,5月初才到厂,再加上组装调试几天,KN95价格已经从7-8元降到1元多了。口罩机也从200万暴跌到20-30万元。再加上还要囤熔喷布等原材料100多万。口罩、原料、机器三连暴击,接盘侠损失惨重,扬言要上天台。

X镇、F镇,95%以上的老板都赔了上百万。(这两个镇之前是做塑料制品和建筑辅材用品,3月才开始生产口罩)

而当地政府批准建设的十几家投资上千万的熔喷布大厂,基本上都亏了上千万。

有个老板,存货太多卖不掉,亏钱太厉害,直接神经了:经常去给口罩机盖被子,说怕机器冷,以后不好好干活。

泡沫破裂,接盘侠都血本无归,这样的惨剧,不断在人类历史中上演,未来也必将再次发生,而接盘侠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冲进去。

2020年最大的泡沫崩盘

2020年最大的泡沫崩盘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94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