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竹联帮吴敦:一个黑帮大佬的影视人生

本文作者: 5个月前 (05-3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竹联帮吴敦:一个黑帮大佬的影视人生

1993年6月,少林寺和尚到台湾表演武术。

在发布会上,有个4岁的小和尚特别受记者欢迎。数十名记者叠起一道围城,把小和尚围在中央。

小和尚并无怯意,机灵的眼珠儿骨碌碌转。

男记者:会些什么拳?

小和尚:通臂拳、达摩杖,还有……还有童子功。

女记者:想不想妈?

小和尚:不想。

女记者:怎么能不想妈呢?

小和尚:有师父。

众人鼓掌、喝彩。好个小和尚,有了师父忘了娘!

女记者:会唱歌吗?

小和尚:会!

女记者:来,给大家唱一首。

小和尚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个小和尚就是释小龙。

4岁的释小龙没有想到,那次台湾之行,竟是自己命运的分水岭。

6月14日,少林寺访问团在台北室内体育场进行武术表演。令现场一万多名观众大开眼界,甚至比明星演唱会还火爆。

释小龙在台上表演通臂拳、齐眉棍和达摩杖,把现场气氛推上了高潮。

观众席上,有位导演也观看了这段演出,他拍了一下大腿,顿时心中有了盘算。

这位导演就是朱延平。

朱延平准备回家给长宏影视公司老板吴敦打电话,让他赶紧签约这名功夫小和尚。结果刚回到家,在电视上又看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在广告片里说,师傅你要尝一尝。

朱延平再次拍了一下大腿,有了,这两小孩,一文一武,不火都不行。

于是他再一次拔通了吴敦的电话,说还要再签一个。

吴敦很快就找到少林寺武术团的住址,也联系上了释小龙的父亲,可是却被人家拒绝了。

原来,人家得知了吴敦的背景,是竹联帮大佬,还坐过6年牢……

一、

吴敦出生于1949年11月,父母原籍是安徽铜陵,随老蒋来的台湾。

那时的台湾,高层政局动荡,底层乱象从生。200万军工教家庭随老蒋来到台湾。这些外省人,受到本省人的排挤和抵制。

竹联帮教父陈启礼,就是外省孩子,一到台湾就经常跟本省孩子打架。为了抱团不受欺负,他加入了帮会,最终成为竹联帮教父。

吴敦打小个子不高,但很壮实,像一个混圆的球,简称混球。

陈启礼是因为被本省学生欺负,才愤而反抗的,吴敦则不一样,就算本省人不欺负他,他也会主动去欺负别人。

1965年,16岁的吴敦加入竹联帮,那时跟陈启礼还不很熟。

1967年,18岁的吴敦遇见陈启礼,此后认陈启礼为大哥。

1970年,竹联帮陈仁私吞了赌场母金,有小弟发现陈仁,打电话到陈启礼家要不要干,陈启礼不在家,是吴敦接的电话,他说当然要干!

于是陈仁被竹联帮小弟捅了三刀,事发后,陈启礼被捕入狱,吴敦很自责,觉得这都是自己的责任。

在没有陈启礼的日子里,竹联帮成员受尽其他帮派的欺负,吴敦参加过多次战役,因狠辣著称,被江湖人称“鬼见愁”。

那时21岁的吴敦原本考上了政工干校,结果因为陈启礼坐牢,他也无心学习,便退学了。

退学后干过很多工作,后来在朋友赖慧中的怂恿下,一起拍一个帮会电影。

那时有位很励志的黑社会成员,名叫吴政辉,他在监狱里考上了大学,被老蒋颁奖表扬。

因老蒋的表扬,吴政辉成为一个IP。

吴敦认识吴政辉,给了点钱把改编权买过来,电影名字叫《金榜浪子吴政辉》。

就这样,吴敦进入电影圈。

吴敦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次偶然的机会,令他成为台湾娱乐圈大佬。

二、

那时候的吴敦其实只是个打酱油的角色,除了把版权签过来,也没帮到什么忙。

但七贤电影公司还是给吴敦抛来橄榄枝。

对方说:只要你把演员问题搞定就可以了。

吴敦问:演员有什么问题?

对方说:之前我们谈好档期的演员经常被别的剧组抢走,你负责抢回来就行。

吴敦但一口应承了下来,这个对他来说比较擅长。

那时候台湾各行各业都有黑社会看场子,影视圈也不例外。

吴敦第一天上班,跟演员确认好第二天的通告,结果第二天一个演员都没来。原来都被其他剧组抢走了,吴敦知道后,火冒三丈,旋即带领一帮兄弟,拿着武士刀,开车过去把演员给抢了回来。

那时在台湾拍戏要找一个“文制片”和一个“武制片”,文制片是真正作业的制片,武制片就是专门解决这种抢演员的问题的……

后来吴敦在台湾影视圈成为王牌武制片。他从不主动抢别人,也没人敢抢他的演员。

台湾导演蔡扬名,跟吴敦合作过多部电影后,对他说:

你如果对电影有兴趣,我就来教你,你可以把这文武制片合二为一。

此后 ,吴敦师从蔡扬名,学习电影制片的流程和技术。

顺道介绍一下蔡扬名,他比吴敦大10岁,曾给大导演张彻当过副手,在台湾导演圈里很知名。后来红遍两岸三地的偶像剧《流星花园》就是他——儿子蔡岳勋导演的。

蔡扬名还有个徒弟,叫朱延平,后来和王晶齐名。说起来,吴敦和朱延平还是师兄弟。

多年后,二人一个制片一个导演,一起拍了100多部戏。

师从蔡杨名后,文武双制的吴敦就更出名了。

张彻、鲍学礼、刘家昌等导演到台湾拍戏,指名要找吴敦。八九年间,吴敦制片了将近100部电影。

赚到钱后的吴敦,还兼职做些生意。开了间南昌茶楼,还和导演兼歌手刘家昌一起合开唱片公司。

1983年,台北举办亚太影展,彩排期间,吴敦正在和刘家昌聊事情,结果冒冒失失的功夫巨星王羽,嚣张跋扈地跑来甩了刘家昌一耳光。

吴敦为朋友出头,随即要跟王羽干架。

王羽那时哪里知道,那位个头不高奇貌不扬,脾气倒很冲的人就是竹联帮的“鬼见愁”吴敦。

得知大名后,练过功夫,有钱又有名的王羽不得不找竹联帮元老作赔,在天吉楼餐厅向吴敦摆酒道歉。

那一次饭局,竹联帮老大陈启礼也参加了。

这一年,作家江南(不是那个写《此间的少年》的江南)在美国《加州论坛报》上连载《蒋经国传》。该书曝光了蒋经国很多丑闻,受到海外华人圈吃瓜群众的热烈追捧,可是蒋经国却如芒在背。

有资料显示,台湾蒋家给了江南一大笔钱,欲封口,把还未刊了的一些劲爆的戏码重写或删减,结果江南收了钱,并没有照办。

于是,江南招来杀身之祸。

而竹联帮大佬陈启礼接到这个日后让他身陷囹圄的刺杀任务。

三、

1984年9月16日,吴敦要和相恋四年的女友举行婚礼,喜帖发了800多张,还请到了老蒋二儿子蒋纬国将军来证婚。

结果,大婚没办成。

在吴敦结婚的前两天,他开设的南昌茶楼里,有一名职员身藏一把左轮手枪,被警方查获,吴敦被供了出来。

婚礼被迫延期,吴敦还必须去警局接受调查。

此时敏锐的吴敦已察觉到警方在策划新一轮的“扫黑行动”,他以拍电影为由,溜到美国避难。

与此同时,陈启礼也带人去美国刺杀作家江南。

二人在美国相遇。

原本陈启礼带着另外两人去执行任务的,结果那两人都借口溜了,最后陈启礼便约上正好在美国避难的吴敦和董桂森,期望干了这一票,可以和当局和解,逃过扫黑。

董桂森跟吴敦一样,也是在台湾犯事,来美国避风头的竹联帮兄弟。

1984年10月15日上午9点,笔名江南的三面间谍刘宜良被吴敦一枪命中眉心,又被董桂森在胸部和腹部补了两枪。

江南命案在万小刀公众号文章《竹联帮江湖往事》里有写,在此就不写那么详细了。

后来,吴敦和陈启礼被关进绿岛监狱。

对于坐牢,大哥陈启礼比吴敦有经验多了,当年因为陈仁案,他坐过6年牢,在牢房里还认识了李敖。

怎么打发监狱里单调无聊的日子?这是一门学问。

一开始,吴敦看武侠小说,或下象棋。他特别喜欢金庸的武侠,后来出狱当制片人,把金庸的《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小说的影视版权全买下来,还都拍了出来。

虽然除了贾静雯苏有朋版的《倚天屠龙记》还可以,其他的都很烂。

陈启礼看吴敦在监狱里心浮气躁,便对他说:

你知不知道我们出去后会很有名?如果像你这样,天天看武侠小说,出去以后三个月,你言之无物,没有成长,就会被大家淡忘,就会从成名的行列里淘汰掉。要把书读好,有一些内涵,当别人来问你话的时候,你才有水平,有内容。

吴敦开始让家人给他寄古文书,比如《四书》《五经》《论语》《资治通鉴》等等。

一开始,看不懂,一箱书只看过一两本。不懂的就问陈启礼,后来到出狱的时候,家里定期送来的书,一箱里只剩下一两本没看。

吴敦没上过大学,监狱就是他的大学,而竹联帮教父就是他的大学教授。

四、

1988年1月,蒋经国逝世,百日后大赦,陈启礼吴敦于1991年假释出狱。

出狱后,果然如陈启礼所言,他们成为名人了。好多媒体采访他们,引起社会广泛热议。

吴敦入狱前就是台湾文武双制第一人,出狱后又名声大躁,再加上当年那么多影视资源和帮会背景,很快就有人投资,跟他合伙开影视公司。

公司名字就叫长宏影视股份有限公司。

1992年,吴敦出狱后开拍第一部电影《五湖四海》,导演朱延平。

其实从80年代初开始,港台影视圈就被黑道把持,朱延平曾透露,自己拍了近十年被黑社会胁迫的电影。

朱延平是在80年代初走红的,那时他跟”台湾卓别林“之称的谐星许不了合作了多部叫座又叫好的电影。

许不了红了,成了棵摇钱树。

被各种电影公司胁迫拍片,当然,这些电影公司全他妈是黑社会组织。

多年后,朱延平回忆说:

许不了经常被人用枪指着头去拍戏。

朱延平只跟许不了合作了几部戏,其中成龙主演的《迷你特攻队》,还仅仅是客串。

他以为少合作点戏,许不了就有时间休息了,结果许不了的时间又被其他公司压榨走了。

在那四五年时间,许不了拍了64部电影,平均一年十几部,有时一天同时赶9部戏。甚至连跟儿子见面的自由都没有。

最终,许不了因打了过量吗啡而致命,可以说他就是黑社会控制娱乐圈后的悲剧。

像这样的悲剧还有很多,如果大家喜欢看,万小刀公众号会陆续写相关文章,但是你们得分享支持啊,不然我没激情。

许不了的死跟吴敦有多大关系,万小刀不敢断定,只知道许不了跟本省帮派西北帮的老大杨登魁有关,他也开电影公司,胁迫许不了拍了很多戏。

许不了死于1985年7月,而吴敦早在一年前就到美国避难,后因江南案被捕入狱。

所以,个人认为,许不了的死跟吴敦没什么直接关系。

插播这一段,其实还想说,在吴敦入狱后,朱延平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以前还有情同手足的吴敦罩着,此后他也被各种帮会胁迫拍片。

五、

吴敦出狱后,第一部电影《五湖四海》就找朱延平当导演。

为了开门红,吴敦请来台湾、香港六个影帝合演,像庹宗华、秦汉、邓光荣、柯受良、王羽、午马,等等。

这些影帝在吴敦入狱前,还是很有流量的,可是6年后,这6个影帝加起来都400岁了,影视圈已不是他们的时代。

那是“双周一成”,外加李连杰刘德华张国荣的时代。

结果,这第一部电影在台湾票房还可以,毕竟出品方和演员大多是台湾的,但台湾以外连卖都卖不出去。

那时的香港电影叫好叫座的特别多,哪里轮得上这些过气明星的台湾电影呢。

第一部电影没赚钱,投资人又撤回了投资,吴敦怎么办呢?

第二部电影,吴敦借了1000万港币到香港,找刘德华的经纪人张国忠,拍了一部电影《庙街十二少》,演员阵容强大,刘德华、吕良伟、王祖贤、叶德娴、吴孟达、曾江、刘江、向华强等,几乎涵盖了90年代初香港电影圈最红的老中青三代演员。

连向华强都来捧场,可见吴敦的实力。

最终电影《庙街十二少》取得了1200万港币的票房,在当年票房排行第29名,在“双周一成”霸榜的时代,这个成绩也算不错。

这部戏赚了100多万港币,他马上在香港签下10个当红演员,每人付10万订金,把梁朝伟、张曼玉、张学友这些一网打尽。等他们谁有档期,就把谁组合一起拍戏。

那时林志颖在歌坛走红,吴敦马上就安排他和香港一些当红演员一起拍戏,还是由朱延平导演,比如《逃学外传》《新流量蝴蝶剑》《神经刀与飞天猫》,在当时都取得不俗的票房,吴敦赚了大钱的同时,把林志颖也带红了。

六、

时间终于流逝到1993年。

当朱延平发现了释小龙时,因为吴敦的黑社会背景,释小龙父亲拒绝了签约。

怎么办呢?

总不能拿刀去架着人家来拍电影吧,毕竟人家少林寺,都会有功夫的。而且,来台湾的活动是官方性质的文化交流,这样做不是找死么。

怎么办呢?

手眼通天的吴敦四处摸底,很快就想到办法。

原来少林寺代表团早在1991年就来过台湾,那时还受到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的热情接见。吴敦跟蒋纬国有一些交情,前面说过,当年蒋纬国差点就成为他的证婚人。

通过蒋纬国的介绍,释小龙父亲也就打消了疑虑,但吴敦又加了四个砝码:

其一,导演朱延平在80年代拍过《好小子》系列电影,也是童星的电影,反响还不错,这说明长宏公司是有经验的;

其二,长宏影视公司刚拍的电影《庙街十二少》《逃学外传》《新流星蝴蝶剑》《神经刀与飞天猫》,都叫好又卖座,很成功,说明长宏公司是有实力的;

其三,拍电影能弘扬少林文化,这不也正是少林寺此行台湾的目的么。

其四,当时给的片酬是一部电影一万块人民币。

那时的万元户相当于现在的千万富翁吧。

就这样,1993年7月,释小龙签约长宏影视公司。郝劭文的签约,倒没费什么周折。

那时的吴敦在制片方面已是很有经验了,他知道,光找两小孩电影是火不了的,为了吸引不同年龄的观众,把当红小鲜肉林志颖和徐若瑄找来了,同时还搭上老戏骨秦沛。

就这样,第一部电影《笑林小子》在1994年4月上映了。随后趁热打铁又拍了《笑林小子2新乌龙院》。

记得《笑林小子2新乌龙院》中有个郝劭文露鸡鸡的镜头,因为台湾电影审查法里有一条“性器官不可以外露”,电影审片官没通过这部电影的审查。

吴敦不是吃干饭的,跑去跟审片官吵架,他说:

4岁的小男孩在鸡鸡上画个大象鼻子,哪里色情了,明明很可爱嘛!

面对吴敦这架势,局长忙过来打圆场,对审片官说:

要酌情考虑,办事情不应该这么呆板。

于是就通过了。

《笑林小子2新乌龙院》在台湾上映后夺得2.6亿台币,缔造了台湾电影票房奇迹,而释小龙、郝劭文也于一夜之间成为红遍两岸三地以及东南亚的童星。

那一年吴敦赚了一亿多台币。

在庆功晚会上,吴敦给释小龙和郝劭文各30万台币的奖金,还收了释小龙为义子,郝劭文妈妈因吴敦竹联帮背景,没有答应。

第二年,释小龙和郝劭文的片酬也水涨船高,比一些当红明星还高。
此后五年,吴敦就靠这俩小孩打天下,赚了不少钱,朱延平也靠他们与香港导演王晶的“赌”片系列相抗衡。

七、

吴敦的乌龙院时代,释小龙和郝劭文共合作了十部电影,仅在台湾就创造了近10亿台币的票房,但是由于朱延平过度重复释小龙和郝劭文二人千篇一律的喜剧风格,令观众审美疲劳,最终导致票房一蹶不振。

1997年,拍完《哪吒大战美猴王》后,释小龙、郝劭文这对一文一武的搭档宣告解散。

那时候,台湾电影市场非常惨淡,吴敦开始在大陆拍电视剧。

其代表作品有《乌龙闯情关》《倚天屠龙记》《神医侠侣》《铁齿铜牙纪晓岚III》《刁蛮公主》《天涯明月刀》等等,捧红了贾静雯、钟汉良等。

一天,吴敦曾对贾静雯说:你好好工作,从现在开始,到明年这时候,包你赚到五千万。

结果媒体传出来的新闻是吴敦5000万包养贾静雯。

后来,吴敦澄清包养时说:

我连她的小指头都没摸过!是我兄弟周令刚托我照顾她啦!好兄弟的托付,自然不能不上心,我已认下她做干闺女,以后更要多多照顾她。

周令刚是台湾金牌制作人,也是竹联帮成员。

2007年4日,竹联帮教父陈启礼患病去世,葬礼上各种黑白两道名流前来吊唁,其中还有周杰伦。

那时周杰伦和陈楚河主演吴敦投资的电影《大灌篮》。

电影《大灌篮》上映后取得票房、口碑双丰收。

2008年,吴敦趁热打铁,找周杰伦和林志玲搭戏,拍动作大片《刺陵》。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一部戏栽了。

一共投资4亿台币,有很大一笔资金是找银行借贷的,结果只收回3亿,亏损的1亿台币,吴敦只好拿房产抵押偿还。

当媒体问他为何如此高价请周杰伦主演时,他说:

因为杰伦的才华、情义都是无价的。

江湖大哥就是局气。

八、

吴敦的晚景,只能用“凄凉”来形容了。

《刺陵》一败涂地,令吴敦元气大伤。

2010年,因替贾静雯接了一个广告,结果被贾静雯爽约了,二人闹翻,吴敦宣称不会再和贾静雯来往。

2011年,新剧《射雕英雄传》启动的时候,吴敦感觉不适,不过仍勉强到韩国首尔公干,最终晕倒在酒店前。

主诊医生认为,他的病情火急,必须马上插管输氧气,可是吴敦却坚持不让医生插管。

他说:那些被插管的人,没有几个能活着走出医院。更何况我是江湖硬汉,怎能插着管子见人。死并不可怕,不过死也要死得“庄严”!

最后,吴敦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到人间。

那时,拍《刺陵》借贷的8000万元,还欠7100多万,他却无力偿还了。最后他的房屋也被法院拍卖了。

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没什么,人生嘛,认命就好。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再说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当记者问起朱延平,他说:自从拍完《刺陵》后,我们就没有联络了。

2018年5月21日,释小龙发了条微博称最感谢的人有父亲、师父和干爹吴敦。

三个月后,《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上映的时候,制片不是吴敦,投资也不是长宏电影公司,释小龙也没有参与演出。

不难看出,吴敦和朱延平这一对多年搭裆,已分道扬镳了。

在朱延平的采访里,他说自己被黑帮胁迫拍片18年,这18年也包括与吴敦合作的近十年。

原来他一直就没把吴敦当搭档,只是因为自己被胁迫的?

如今,已没有了吴敦的消息。这位“文武双全”的狠人也曾叱咤江湖,呼风唤雨,怎奈最终,还是应了李清照那句经典: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全文完–

竹联帮吴敦:一个黑帮大佬的影视人生

竹联帮吴敦:一个黑帮大佬的影视人生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583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