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澳门黑帮覆灭史

本文作者: 5个月前 (05-27)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澳门黑帮覆灭史

1998年5月8日,距离澳门回归还有一年半时间,澳门发生了历史上最黑暗恐怖的黑帮火并事件。

那天凌晨1时15分,澳门北区筷子基一辆私家车突然着火;

15分钟后,罗利老马路多部私家车着火;

下午2点半,新康城汽车中心遭人投掷燃烧弹;

当天即发生20起纵火案和燃烧弹爆炸案,其中包括澳门警察总部及驻港督府门口。

接下来的一周内,共计发生53起纵火案,7起爆炸案,全澳伤亡人数近30人。

而在此紧要关头,澳门警方最高指挥官白德安却给自己放了个长假,举家返回葡萄牙老家。

黑帮势力席卷东方赌城,而葡澳当局毫无作为。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澳门这个面积不到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盘踞着20余个黑帮势力。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14k、水房、大圈。

三大黑帮轮番斗勇比狠,超过1.8万名黑帮人员(占总人口4%以上),将这片弹丸之地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下。

真应了那句话,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一、猪肉佬的逆袭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香港大埔。

在贫民窟的菜市场中,吴伟在这里勉强支撑着一个猪肉摊。街坊邻居们嘲笑着这个“loser”,所以给他起了个诨号“街市伟”。

有一天, 一个顾客和他因为几毛钱起了冲突,一时火起的他挥刀划伤了对方。

担心警方的通缉,街市伟慌不择路的逃离了香港,坐着黑船飘到了菲律宾。

身无长物又没有一技之长,街市伟只能在底层从事体力劳动讨口吃食。误打误撞之下,他进入了赌场干杂工,凭借着好勇斗狠的一股子劲,他很快在菲律宾的赌场打出了一片天。

东南亚做赌,上上之地就是澳门。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岛城,是冒险家与大玩家的极乐之地,更是赌徒与江湖人士的掘金之地。

财富催动着野心的膨胀,在欲望的裹挟下,街市伟来到了澳门。

在澳门想要干赌这一行,所有人都是赌王“何鸿燊”的马仔。也是在何鸿燊的牵线搭桥之下,街市伟认识了司徒玉莲。

司徒玉莲大街市伟9岁,18岁就开始混迹在香港赌场,结识各色江湖儿女。26岁时,司徒玉莲与公子哥曾国宇完婚,并为曾家诞下两儿一女。

但即便如此,仍然无法挽回两个人感情的渐行渐远。江湖市井出身的司徒玉莲与翩翩公子哥曾国宇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六年后,这段婚姻走到了尽头。

离婚后司徒玉莲来到澳门,江湖草莽怜惜她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的艰辛,也敬重她的豪爽义气,因此尊称她一声“大家姐”。

70年代末,司徒玉莲是澳门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街市伟很快傍住了这条大腿,两个人都是“澳漂”的港人,惺惺相惜之下,感情迅速升温。

两个人顺利喜结连理。

凭借着司徒玉莲的深厚人脉,再加上自己的狠劲,街市伟在澳门的赌场中迅速声名鹊起。两个人“珠联璧合”之下,成为纵横澳门黑道的“神雕侠侣”。

1986年,挟收回香港之余威,北京方面同葡萄牙展开澳门回归谈判,北京方面态度强硬,葡萄牙国小势微,只是象征性耍无赖“抵抗”了一下,四轮谈判后,便同意归还澳门。

和港英政府的死不放手相比,葡萄牙政府在澳门的撤出力度相当之快。各个产业很快被黑帮介入接手。

1988年,街市伟迎来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遇。

这一年,赌王何鸿燊的葡京赌场实行包厅经营制,即将葡京赌场中的各个赌厅转交给承包者,双方按比例分成。

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赌桌之上,是金灿灿的筹码与钞票,赌桌之下,则是一片惨烈的刀枪砍杀,还有淋漓的鲜血。

底层爬起的江湖草莽,只有心狠手黑,才有机会分得一块蛋糕。

夫妇两人果断出手,司徒玉莲利用和何鸿燊的私交疏通关系,街市伟喋血街头杀退众人。

双管齐下,街市伟终于在澳门的赌场之中划下了一片自己的领地。

二、改朝换代

在快速扩张的时候,街市伟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摩顶平

此时的摩顶平执掌澳门第一大帮派14k,手下数千小弟,四处出征。在赌场经营中,双方矛盾渐起,两派火并时有发生。

打败恶人,只有比他更恶,但论手段阴狠毒辣,街市伟自知非摩顶平的对手。

为了扳倒摩顶平,街市伟夫妇找到了另一个人。

崩牙驹。

崩牙驹,原名尹国驹,小学二年级后便辍学开始“混社会”。16岁那年,他买了一辆绵羊仔摩托车,终日“驰骋在”澳门街巷,颇为拉风。

不料乐极生悲出了车祸,撞掉了一颗门牙又没钱补上,崩牙驹的诨号就此传开。

凭借着狠辣的行事作风和缜密的心思,崩牙驹迅速在黑帮中站稳脚跟。进入14k之后,成为“年轻有为”的新生代堂主。

崩牙驹最早的主业是毒。

赌是滋生毒的温床,红了眼的赌客需要用毒品提神提气,马仔中更是有一大批瘾君子。

但崩牙驹自己却从不碰毒,个中原因他自己说是:我得随时准备去战斗,头脑得清醒,手脚得利落。

混黑帮却有如此之强的自制力,这种人最是可怕。这是把混黑帮当成谋大业在做。

八十年代初期,崩牙驹开始从“毒”向“赌”转移,实力迅速增长。

对摩顶平而言,崩牙驹的崛起已有功高盖主之势,两个人的手下为了争夺地盘,时常有摩擦发生。

为了除掉崩牙驹,摩顶平玩儿起了阴招。

他买通了一名妓女,唆使妓女报警控告崩牙驹强迫她卖淫,崩牙驹被警方抓入大狱,关了半年。

崩牙驹当时势力还弱于摩顶平,只能选择隐忍不发。

可摩顶平却要将崩牙驹赶尽杀绝。

没多久,七彩饭店发生一场血案,老板被砍成重伤不治,摩顶平又一次买通证人,指控是崩牙驹亲自带队砍人并贿赂主审官员。

崩牙驹又拉进大狱关了半年。

杀人不过头点地啊。

狱中的崩牙驹发誓在出去后一定要干掉摩顶平,他先是买通了一位狱警,认其为“干爷”作为自己在白道上的暗桩。

紧接着,街市伟派人又递话进来——“仰慕已久,共图大事”。

街市伟表示,扳倒摩顶平以后,帮助崩牙驹成为14k老大,双方联合经营赌场分钱。

1989年,崩牙驹出狱之后,直接和摩顶平开干。

他拿着狱警提供的线索,死咬摩顶平才是幕后凶手,街市伟的马仔也在街头四处出击,配合崩牙驹的队伍把14k冲的七零八落。

内外夹击之下,摩顶平仓皇出逃,留下群龙无首的14k。

街市伟履行当日承诺,崩牙驹就此登入14k的朝堂,加冕为掌门人。

三、分道扬镳

可以共患难,但不能共富贵,人的通病,在街市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凭着狠劲,街市伟成为了澳门的土皇帝,但限于眼界和格局,这个位子他却坐不久。

第一个和他生出嫌隙的人,是他自己的老婆——司徒玉莲。

司徒玉莲江湖资历更深,在赌王何鸿燊的提携下,司徒玉莲的赌厅越做越大,在澳门也逐渐打响了“女赌王”的名气。

可街市伟竟然对自己的“夫人”眼红,他背着司徒玉莲开启了小灶,暗中以个人名义承包了众多小赌场和酒店的钻石厅,和司徒玉莲抢起了客源。

除此之外,他还多次被曝出与年轻女性出双入对,他对此轻飘飘的宣称是“逢场应酬而已”。

司徒玉莲忍无可忍,宣布和街市伟离婚,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虽然失去妻子支持,但是多年经营后,街市伟早已羽翼丰满,一手捏住赌场,一手控住黑帮,在澳门声势如日中天。

第二个和他决裂的人,就是当年他亲手扶植而起的崩牙驹。

入主14k之后,崩牙驹的实力与日俱增。香港大佬胡须勇曾经和摩顶平私交笃厚,在歌舞厅见了崩牙驹之后,这样描述当年还只是小堂主的崩牙驹:

160的个子,气势逼人,喜欢豪赌,手气不好的时候,连牌都不开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用胡须勇的话讲,崩牙驹天生就是当大哥的人。

他绝不会满足于在街市伟身边只做一个二号人物。

1991年,崩牙驹找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另一大帮派“水房”之主——水房赖。

水房赖原名赖东生,是崩牙驹的“老战友”。十几年前,两个人就一同征战在街头,伙同另外五个人成立了一个核心团队,自称为“七小福”。

据说七小福的“大哥”耀仔在去世之前,把他最“看好的”崩牙驹和水房赖叫到跟前,留下遗嘱让他们两兄弟联手,共谋大业。

多年以后,崩牙驹和水房赖均称为各自帮会的老大,由此可见,大哥耀仔的眼光也是毒辣,若是不死,想必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雄主”。

崩牙驹向水房赖抛去了橄榄枝,他表示希望合14k与水房之力,垄断赌场的迭码业务。所谓迭码,就是赌场中的中介员,介绍赌客前往赌场并转借高利贷,抽成可以拿到赌场收入的4成以上。

垄断迭码,就是捏住了赌场的客源,崩牙驹和水房赖胃口之大,令一众赌场老板倒吸一口凉气。

街市伟牵头为赌厅老板们“请命”,希望何鸿燊能够出面制止,防止14k和水房垄断迭码。

不料崩牙驹连赌王面子都没卖。

亦或是崩牙驹和赌王达成了某种默契。

何家本就无意自降身段于黑帮相争,更何况葡京、新濠这些头部赌场的垄断专营权都在自己手中,无论各个赌厅的经营权被谁坐断,他都是一样的赚。

眼见何鸿燊无意出手,街市伟将求援的目光转移到了对岸,他希望香港的帮派能够施以援手。

很快,街市伟从香港搬来了新义安的队伍,过江龙和地头蛇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强敌压境之下,崩牙驹展现出了非凡的智慧。

他游说“水房”“大圈”“和胜义”三大帮派和14k成立联军,共同对抗新义安。

为了保全实力,他领导联军采取“游击战”的打法,不正面火并,而是靠小规模袭扰保全实力。新义安被耗得筋疲力尽,街市伟更是无力支付雇佣军的“军费”。

多方对峙严重滋扰了赌场的秩序,何鸿燊不得不出面调停,同意将迭码业务的大头划给了崩牙驹。

1995年,心有不甘的街市伟再次搬来新义安的人,这一次,崩牙驹率队凶猛出击,在酒店门口爆发激烈枪战,急攻猛打,重伤新义安数十人。

四方联军大获全胜。

崩牙驹一战成名,就此成为赌城一霸。

四、一统江湖

街市伟找外援的计划没有成功,便另生毒计,想从内部攻破堡垒。

他想用上一次借刀杀人的办法打掉崩牙驹。

在他看来,水房赖和几年前的崩牙驹一样,都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凛凛尖刀。

但他看不出来的是,今天的崩牙驹,并不是当年窝囊的摩顶平。

崩牙驹和街市伟各领一派,利益重合,早就面和心不和,但当时新义安攻势正猛,双方也只能收起矛盾,枪口对外。

随着1995年香港新义安正式退去,双方之间也逐渐呈现出剑拔弩张之势。但毕竟做了多年表面兄弟,双方都不好撕破脸皮,所以头两年的冲突大都以小规模的试探为主,光擦枪,不走火。

双方的火拱了两年后,水房赖先绷不住了。

1997年,在街市伟的挑唆之下,一直觊觎“一哥”之位的水房赖正式向崩牙驹宣战。

澳门史上最惨烈的黑帮“世纪大战”就此拉开帷幕。

1997年6月,水房赖决定先发制人,他将目标瞄准了崩牙驹的“军师”石永祥。

石永祥及两名14k手下在红绿灯停下等待通行时,水房的人一拥而上向车内连开数枪,将毫无防备的石永祥直接击毙。

紧接着,水房召开内部会议,筹划暗杀崩牙驹,不过水房信息封锁和反渗透上做的实在是太过于垃圾,刺杀计划很快就被14k的卧底拿到并交给崩牙驹。

对崩牙驹而言,更糟糕的是警方几乎在同一时间也盯上了他。

距离香港回归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为了保证治安,香港警方向澳门警方递交了一纸通缉令,要求开展联合执法缉拿崩牙驹。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崩牙驹见势不妙,火速离澳,前往欧洲避难。

在经历了前期的措手不及后,回过神来的14k战斗力开始直线上升。

流亡在欧洲的崩牙驹一刻都没闲着,远程指挥着14k的“作战行动”。他更是花费重金,从柬埔寨等地走私入境大量的枪械,向水房发动一波又一波猛烈的进攻。

战斗的高潮发生在1997年7月29日。

凌晨3时,两辆小汽车停在街市伟名下的新世纪酒店门前,坐在副驾驶的两名枪手将AK47伸出车窗,朝着酒店大厅进行扫射,流弹打伤多名保安及外籍游客。

扫射完成后,悍匪扬长而去。

此事引起极大的震动,葡萄牙警方无力肃清黑帮,多个国家更是将澳门列入黑名单,明令禁止本国游客前往。

在14k的凌厉攻势下,水房赖怂了。他申请以香港投资人的身份移民加拿大,在温哥华买下一栋豪宅,和妻子及三个子女均获得永久居民身份。

水房赖跑了,但背后捅刀的街市伟还在。

崩牙驹派手下轮番骚扰街市伟手下的赌厅,勒索收取保护费,并恐吓赌客前往别的赌厅去,搞得街市伟的赌厅门可罗雀,亏损巨大。

失去水房赖支持的街市伟独木难支,根本无力阻止反击,只能眼见着自己的赌厅一个个沦丧。

接连重挫水房赖加街市伟,崩牙驹和他的14k只用了不到5个月的时间。

还是用胡须勇那句话最为恰当:他天生就是当大哥的人。

1997年10月底,崩牙驹的缉捕令被撤销。

五、过江强龙

最后一个大佬叶成坚即将粉墨登场。

叶成坚是大圈的头目,所谓大圈,是指当年从广东偷渡到港澳及东南亚一代的地痞流氓,他们往返于港澳和内地之间流窜作案。

和街市伟崩牙驹几位前辈十余年的发家之路相比,叶成坚的上位堪称光速。

1996年,叶成坚孤身一人从香港流窜到澳门,在此之前,他在香港已经被拘捕六次,却仍然只是一个冲在一线挨刀的炮灰。

树挪死人挪活。

意欲出人头地的叶成坚认为澳门地狭人少,战略纵深极窄,更容易拼杀出一条血路。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

来到澳门不到一年,他就凭借心狠手黑崭露头角,混上了大圈帮的行动组组长。

紧接着,一个“更大的机遇”来敲门了。

当时,街市伟与水房赖的联军和崩牙驹“激战正酣”,14k人数众多,在正面战场上崩牙驹一直处于上风。

街市伟一直在物色一个能够扭转局势的狠人。

虽然没读过几天书,但是街市伟听过荆轲刺秦的故事,他认为要想扭转局势,只能先釜底抽薪除掉崩牙驹,到时候14k自会树倒猢狲散。

经过香港几个黑帮头目的搭线,街市伟找到了叶成坚,希望他能暗中刺杀崩牙驹。

叶成坚一直渴望扬名立万,迫切的想要干一票大事,所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下了这个投名状。

在一家咖啡厅内,叶成坚趁崩牙驹的保镖松懈之时冲上前,掏出枪来连开两枪,不料崩牙驹身上的功夫并未荒废,他反应奇快的躲到保镖身后,逃过一劫。

虽然刺杀未成,但是叶成坚“敢于亮剑”的狠劲却助他名声大噪,他很快成为了大圈帮中的头号人物。

紧接着,在崩牙驹流亡欧洲期间,叶成坚更是狠狠的羞辱了一把14k。

1997年10月,14k在和水房的火并中大获全胜,一时风头两无,崩牙驹的干儿子阿生,年仅25岁就当上了堂主。

在“收复失地”的过程中,得意的阿生忘了形,开始将触手越界的伸到大圈帮旗下的赌场。

叶成坚自然要采取行动。

他拿着100万美金来到了被阿生霸占着的喜欢来赌场,用言语激怒阿生和他赌一把大的。

“左轮手枪里只有一颗子弹,摇色子谁的点数小,谁冲自己开一枪,看看是谁有命拿走赌场和100万美元!”

众人围观之下,阿生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命押上赌桌。

前两轮都是叶成坚的点数小,他举起枪冲着自己的太阳穴连开两枪。

空响。

第三把,阿生的点数小,他满脸煞白的举起枪,颤抖着将手指放在扳机上。

却终究没有勇气扣下。

黑道上的小角色,往往都是热血上头鲁莽而死,真正的狠角色,不是在危机之时求生,也不是在一无所有时孤注一掷。他们是时时刻刻以命相搏。

只可惜阿生不是这样的狠角色,叶成坚才是。

一无所有之时,他可以不要命,成为匪首之后,他依然可以不要命。

和本钱无关,叶成坚,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六、威震濠江

从某种程度上讲,崩牙驹和叶成坚是两种人。

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崩牙驹像斧头帮的琛哥,而叶成坚更像是火云邪神。

叶成坚以一手狠辣来去自如,崩牙驹经营着他的铁桶江山,利益并不直接相关,谁都奈何不了谁,也就没有必要向对方下死手。

所以尽管被叶成坚谋杀过一次,但崩牙驹却不改往日高调的本色。在他看来:

叶成坚确实算的上狠人,但冲锋斗狠,只能为将,不堪为帅。

澳门的黑帮之王,唯有我崩牙驹一人堪当。

甚至连一代贼王张子强,在崩牙驹面前也只有吃瘪的份。

1997年是张子强名声大噪的一年,5月,张子强绑架李泽钜,李嘉诚爽快支付11亿港元赎金。同年9月,张子强再次出手,绑架郭炳湘,从新鸿基又拿到6亿港元,短短半年时间,拿到的现金就达到此前数代贼王涉案金额之和的十倍以上。

在崩牙驹看来,张子强单枪匹马,只知道抢劫绑票,早晚有玩儿脱的那一天。张子强也看不上崩牙驹,觉得经营帮派钱少事儿多,牵扯精力。

1997年10月底,刚绑完郭炳湘的张子强口袋鼓鼓。

他高调的来到澳门的赌场,在崩牙驹的地界上,两个人狭路相逢。

张子强在葡京赌场内豪赌三天,大赢一笔。但在离开前,他挑衅般的只甩给了崩牙驹的马仔们几千块做打赏费。

崩牙驹大为光火,亲自到张子强的酒店里兴师问罪。

崩牙驹人多势众,张子强也只能“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将赢的钱大部分退给崩牙驹并认怂道歉,更有人传出消息说是“张子强跪地磕头,求崩牙驹放他一命”。

此事在当年的香港小报上传的沸沸扬扬,港人尽言“张子强外强中干,折戟澳门”,帮派之中更有人说,“若是叶继欢在,必不遭折辱”。

崩牙驹的声势达到顶点

他亲自驾着总统房车,穿梭在澳门街道,在氹仔大桥上,数百马仔开路封道,他单车逆行,来往行人车辆侧目而视,交警惧不敢言;

在何鸿燊的默许下,他接连拿下普京万豪赌厅、凯悦酒店赌厅、回力赌厅,更有街市伟下属赌厅的老板赶来“投诚”;

1998年3月底,他接受《时代》和《新闻周刊》两家国际杂志专访,面对外国记者,他对着镜头大声喊出:“崩牙,Brokentooth”!

而此时,他的死对头,也是他曾经的帮手、战友、兄弟,街市伟在新世纪酒店的房间中终日不敢露面,水房赖和家人隐居在温哥华,不再插手江湖之事。

功成名就之人往往都喜欢著书立传,崩牙驹也不例外。但是写一本自传似乎并不足以刻画出崩牙驹的“精彩人生”,高调的他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拍电影。

1998年,他投资1400万港元,找来邓衍成拍摄《濠江风云》,讲述一个澳门黑帮首领刀尖舔血打打杀杀的江湖往事。

他钦点任达华作为主演,而饰演的人物原型就是他自己;

片中的数百名群演,也是14k的帮会中的骨干成员;

他挂名担任监制,并前往香港做足路演宣传。

一部《濠江风云》,不过是《驹哥传》而已。

七、世纪审判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极盛而衰,往往只在旦夕之间。

崩牙驹的覆灭,没想到竟来的如此之快。

1998年5月1日,澳门司法警察司司长、澳葡当局的二把手白德安在休假日前往松山晨跑。锻炼结束后,他正准备驱车回家,突然他的狗从车上跳了下来,白德安亦下车追逐。

就在此时,车辆轰然爆炸。

得亏带了条狗,白德安才捡回一命。

最大的嫌疑人直接指向崩牙驹,毕竟在澳门的所有黑帮之中,没有人比他有更大的胆量和能量了。

当晚,白德安就亲自带队在葡京酒店拘捕了崩牙驹

警方多日调查之下,只是查出了一些军火交易记录和伪造证件等,并无确凿谋杀记录。

是否真的谋杀白德安,这并不重要,警方的真正目的,就是除去这颗毒瘤。

在狱中的崩牙驹,仍然不甘心的做着“困兽犹斗”。

他化身“赏金猎人”,悬赏1200万以私人名义缉拿谋杀案真凶,或者是有人愿意“顶包”自首,他也愿意支付1200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个老熟人找到了他。

叶成坚。

叶成坚亲自探监,在铁窗之外,他一口许诺将前往司警总部录下口供,并提供录音带等“作案证据”,以特赦证人身份指证同党,为崩牙驹脱罪洗白。

崩牙驹豪爽支付600万,另外600万将在获释后第一时间支付。为了打消叶成坚的后顾之忧,“仗义”的崩牙驹还承诺,将利用自己的人脉多方打点,助叶成坚早日出狱。

只可惜,叶成坚还是让崩牙驹失望了。

1999年5月4日,叶成坚在港澳码头实施抢劫,之后流窜入内地。5月28日,专案组在广州的花都大酒店抓获叶成坚。

只留下了牢狱之中崩牙驹,望眼欲穿。

1999年11月23日,叶成坚在珠海被判处枪决,也是在同一天,一岸之隔的澳门法院内,崩牙驹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黑道上的两个枭雄,竟也“塞上牛羊空许约”。

翻车的不只是叶成坚,一同在大陆玩儿脱的还有崩牙驹的另一个对头——张子强。

1998年1月,张子强逃亡至大陆,25日,被广东警方在江门抓获。1998年12月6日,在广州市被执行枪决。距离其判刑,只用了24天。

横行港澳的多年的三位黑帮“大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被全部打掉。

冥冥之中,命也时也。

八、尾声

1997年,澳门发生1300宗凶杀、恐吓、持凶伤人恶性案件,故意犯罪致死人数为20人。

1998年,全年共有13名博彩监察协调局、治安警、司警局公务人员被杀或受伤。

1999年,绑架案数字连续三年上升,记录在案的绑架案件达25起,其中19起未侦破,11人受伤或致死。

同年9月,为确保澳门顺利回归,为维护地区稳定,粤港澳三方联合举行海上演习,一万多名边防军部署珠海。

除“崩牙驹”澳门被捕,张子强、叶志坚判处死刑,尚有4000多名”三合会”成员在广东覆没。

2000年,澳门凶杀案从前一年的57起降至10起,与黑社会有关的仅一起,自此之后每年均不超过10宗。

2000年,绑架案仅发生7起,其中6起全部侦破,人员伤亡数为0。

自2000年起,再无公务人员遭遇非法凶杀、恐吓、伤人事件。

犯罪数字骤降的个中原因,无须赘述。

东星大佬,在访谈节目里如是说

自诩权压澳督的崩牙驹,心狠手黑的“过江龙”叶成坚,还有张子强、街市伟、水房赖…..

属于他们的风云江湖,都封归于历史当中,只沦为20年后人们的话题与谈资。

帮派与兄弟变来变去,不变的只有刀枪、鲜血和钞票。

2012年12月1日,年近70的崩牙驹刑满出狱,甚少公开露面。

澳门再无他的行踪,江湖只留下他的传说。

澳门黑帮覆灭史

澳门黑帮覆灭史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1)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6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