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光绪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本文作者: 5个月前 (05-27)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光绪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清末的光绪皇帝还是算帅哥一枚的。尤其是他在位时还想搞点事,比如,再救一救垂死的大清。可惜,大清没救着,还把自己搞死了。

姐今天想从技术派的角度,八一八戊戌变法的问题,以及光绪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一、热血改革

按照教科书的标准答案。中学时姐认为,就是慈禧老太太整死了光绪帝,理由是一个是正确的维新派,一个是错误的守旧派,所以他们“必然”对立冲突。姐都不知道自己对“必然”的信心来自哪里?

读书多了才明白:中学生都讲对错,但历史是讲“因果”的。

从权力的结构看,慈禧老太太和光绪皇帝是属于一个战壕的(利益一致)。光绪帝怎么改革国家机构,都影响不到老太太这里。相反,光绪帝如果把大清振兴了、富强了,老太太会过得更爽。所以她有啥理由要反对改革?

实际上,在百日维新前,老太太已经在支持光绪帝的改革了。比如,光绪皇帝要求废除八股文,许多大臣都反对——他们就靠八股起家,跟他们利益有关;但八股跟老太太没有毛钱关系,所有她以默认的态度支持,废除了八股。

西太后当时还政光绪,并非不真心。她之所以留一手,无非保个底线:别改到自己头上。换句话说,只要光绪帝不要抽风,琢磨着要干掉老太太,他们之间一切是可以商量的。

但是,光绪帝没抽风,却遇到了抽风的一干人。比如康有为,他就认为必须干掉守旧派;比如谭嗣同更相信“变革要流血才会成功”……热血青年的脑回路都有点问题。他们天生喜欢“革命”、“流血”之类的理论,内心悲壮又浪漫,在心理学看来,不过是精力无处发泄而已。

姐一直说,政治需要智慧,不是热血青年干的。甲午战争已经给热血青年光绪帝上了一课,他真的应该好好反思一下,问题在哪里?而不是马上招集一批比他还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来搞改革。他们毫无从政经验,帝国运作的门道都没有摸着,就敢挽起袖子开干……卧槽,这事一看就悬。

青年人脑子里想的一定是:只要砸烂一个旧世界,就能创造一个新世界。所以他们的操作一般都是:纸上谈兵+冲动+乱来。

二、百日维新

先说纸上谈兵:戊戌变法又叫百日维新,干了100多天。从6月11日算起,光绪帝发布了“明定国是”诏,表示要变法自强。然后,就开始不断发出“行新政”的诏书,甚至一日数令,倾泻而下——看得出光绪皇帝很着急。问题是,改革是着急的事吗?是下个诏书就能动的吗?

更何况,这些诏书,主要在谈理论和愿景:比如,我们要办新学,我们要广开言论,我们要割除旧习,我们要发奋图强……没有多少操作性。

所以不用多想,诏书不过就是走了一趟公文旅游,最后被放进文件柜而已。

在年轻人的想象中,诏书下发,帝国就应该热火朝天的干起来,到处是一片改革的新气象。结果,没啥动静。这让着急的改革者们不淡定了,他们赶紧分析原因:草,守旧派们太强大了。需要把他们撤换掉。于是,戊戌变法走到了“动机构”的步骤。

客观说,此时变法算摸着点边了——具体就是:精减机构,撤销六个衙门;任用新人,把维新派杨锐、刘光第、谭嗣同等任命为“军机衙门章京上行走”,也就是秘书,参与新政。

本来还有第三步,成立新机构——“懋勤殿”……不过还没来得及实行,变法就失败了。

为什么说这步算摸着边了呢?因为改革变法,说穿了就是调整国家权力结构——所以废掉一批旧机构,成立一批新机构,是必然的。调整的目标是让权力结构适应时代的发展。

但是,这个调整的技术技巧很重要——应该先成立新机构,再逐步废掉旧机构——戊戌变法显然整反了。

为什么呢?新机构要增加人,大家都喜欢,一定支持。成立好了,机构之间的功能冲突,皇帝再仲裁,此时撤掉不必要的机构(或者冲突输了的机构),就容易多了。

如何保证新机构在冲突中赢呢?老大偏心肯定是最重要的因素,但是新机构中的人选也很重要——比如李鸿章同志很愿意搞议会,吸收他的人进来啊——你得确保有分量的人支持改革啊。

可惜光绪帝太年轻了,尽启用了一些毛头小青年。其中最有名、有实权的是谭嗣同——而谭嗣同满脑子要流血的想法。

三、变法失败

由于操作顺序错误,先撤销机构——导致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失了业,人家当然要找西太后哭诉一把了。很正常的反应——今你下个岗,不也得找人诉诉苦吗?何况有各种关系的皇亲国戚。

西太后刚开始真不管,表示已经还政了,我说了不算。诉苦的人不断来找她(反正大家下岗没事干),互相交流诉苦的经验和技巧,比如一定要告诉老佛爷:皇帝撤掉我的目的,是为了打您的脸!

其实这种诉苦法,是能理解的。毕竟挑拨离间是我们的长项——你砸我饭碗,还不许我挑拨搬个是非啊。你不让我舒服,我凭什么不给你上点眼药呢?这台词我们都熟。

以西太后的精明,她自然能识破这些挑拨的伎俩。所以还是没管,不过,敲打下光绪还是必须的,哪怕做做样子——别整这么急,你看多少告你的人。

按理说,这样的反应很正常,应该在改革者预料之中。如何应对,如何解决,也应该有预案。你端掉人家饭碗,总得有点补偿吧?不能因为你在改革就天然正义,剥夺别人就是理所当然吧?——这不仅是政治规律,也是起码的人际规律。

但是,这帮冲动的改革者,脑子里却没有任何预案。他们似乎认为别人为“变法”做出牺牲,是天经地义的;饭碗被端掉,都应该欢天喜地,谁要不高兴,就是守旧的坏人……所以面对老太太的敲打,他们不仅没有反思,反而认定了老太太就是守旧的大BOSS——改革之所以老没进展,肯定是这老妖婆在搞鬼,不除掉她,改革无法进行。

所以,他们自己启动了要干掉慈禧的计划——因为年轻,其实也没啥计划,主要是嘴炮——都不想想,周围全是等着他们犯错误的人,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根本无需老太太布置。凭什么你们年纪轻轻就成为皇帝身边的红人?凭什么不是我?仅仅是官场的常规嫉妒,就足以灭掉他们。何况,还有一帮被砸了饭碗、把他们恨得牙痒痒的人……而这帮毛头小子,除了冲动和乱来,对政治博弈几乎属于白痴。

电影里谭嗣同深夜拜访袁世凯,要他抓老太太。尽管他口若悬河,慷慨陈词,貌似把全天下的真理都占尽了……袁世凯照样背叛了皇帝,告了密——姐一直猜测袁世凯童鞋的内心一定很悲愤:尼玛你们瞎整,牵扯我干嘛啊?

袁世凯只要不傻,权衡一下都知道应该告密——这帮小子瞎搞下去,得罪的不是几个人,而是整个官僚集团。若非老太太态度暧昧,大家拿不准她是否还在支持,估计早把他们灭了。现在他们想干掉老太太,不是找死是什么?

再做个假设,如果光绪帝的改革争取了大多数官僚的支持,会是这个结果吗?

告密实锤,老太太对于光绪要干掉自己十分震惊——后来她有生之年对这件事情都绝口不提。可见她真伤心了。当然,她不会让改革动了她的命,也动不了。几乎所有官僚集团都站在她这边,盼她出手“拨乱反正”,所以,光绪帝根本无力抵挡——百日维新,至此结束。

当时英国政治家罗伯特·赫德就这样评价说:皇帝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他的顾问康有为和其他人等都缺乏工作经验,他们简直是以好心肠e杀了“进步”。

四、衣带诏

最后讲点更奇葩的事。戊戌变法其实没康有为什么事。之所以有事,全靠他自己吹的。

从公车上书,老康同志就开始吹。那时,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一个还没考中进士的读书人而已;他的上书,不过是众多读书人上书中的一件。据考证,康有为组织的所谓十八行省签名运动,只征集到80名广东人。而另一名广东举人陈景华就鼓动了一场280多人签名的“广东公车上书”,人数远远多于康有为……不过,这没有妨碍老康把自己想象成新式中国的教主,写书吹嘘自己的重要和伟大。他这种典型的书生式的雄心壮志,无比美好,也无比虚无,而且很害人。

在光绪的改革中,也没有老康的位置。其他几个维新派,也就是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才是变法的主力。在变法推不动时,谭嗣同想到了能吹的老康,以为他有办法,于是推荐光绪帝接见了老康。这是个要命的接见。

光绪帝问了老康一些问题,其实老康不懂,但是他敢瞎编。比如他进呈给光绪帝的著作之一《日本变政考》,就瞎编说日本人出售疆土搞变法……怂恿光绪帝把新疆卖了,筹钱来搞变法(后来谭嗣同也对卖新疆搞变法的主张十分赞同)……幸好光绪帝还没来得及听他们的,就下台了。

这说明老康其实是个典型的“中式逻辑”患者——为了证明他的嘴炮“对”,不惜扭曲历史,篡改事实。这种知识分子,我们熟。

据说,光绪帝见过康有为两次,可能发现这人嘴炮厉害,但是实际措施不靠谱,于是不再见他。但是这已经足够老康吹出天大的牛逼了。

老康为了证明自己有深邃的见解,最早判断西太后要干掉光绪——所以建议要先动手。老康虽然干实际工作不行,但是嘴炮功夫是一流的。他呱唧呱唧的告诉维新诸人他的判断和主张,终于让维新诸人认识到了最大的反派是西太后,也终于成功的给西太后递了刀。

所以老康逃到日本后,就到处说:“你看,皇上就是没听我的,所以才……早点听我的就好了。”

老康嘴炮最牛逼的,是编造了皇帝的衣带诏——到处说他代表了皇帝,肩负着为皇帝报仇的重任。

当时光绪皇帝处境艰难,衣带诏直接让西太后恨死了他。老太太想不通他为何一心一意要谋害自己。两人缓和的余地完全封死——西太后将光绪终生囚禁在瀛台,直到死也不原谅他。

所以姐一直认为,害死光绪帝的是老康同志——他如果真的热爱他的皇帝,那么就算真有衣带诏,他也应该为皇帝处境考虑,秘而不宣。

何况,光绪帝根本没给他什么衣带诏。

清朝廷据说专门调查了衣带诏的问题,多次发文驳斥老康造假。但是老康的嘴炮具备把假的说成真的本事——反正他跟光绪帝又不可能对质。他在日本很安全,不怕跟皇家打嘴炮。就是这轮嘴炮极大的提升了老康的地位,衣带诏成为他的金字招牌。老康拿着假的“衣带诏”,在海外华侨中搞募款,要成立了“大清保皇公司”。很多海外华人信以为真。为此,他筹集了很多钱。

不过,老康没有拿这些钱去救光绪皇帝,而是跑到了欧美,继续利用“衣带诏”骗吃骗喝。他在欧洲买了一个小海岛,当起了“桃花岛主”。据说晚年的老康私生活很奢侈,前后娶了三个小妻妾……姐的意思是:像康有为这样的嘴炮改革派,真的不能沾。能害死人的。

五、后记码字

最后姐想说的是:所谓变法改革,其实不是动所有人的利益,而是只动一部分人的利益(革命才是动所有人的利益),所以真正反对变法者,只有一部分人(利益损失者)。大部分人不会真心反对改革,都会观望,看是否会损害到自己。

所以有智慧的改革者,都知道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处理好利益损失者。最笨的是,啥都没动,却让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要受损失了——立马站到你的对立面。

所以姐一直说:政治是个智慧的博弈,光有热血是不够的。

化蛇添个足:光绪帝的变法,在各种力量奇怪的纠结下,终于搞黄了。

它产生了一个明显的效果:让一大批初步具备了现代化知识的精英,对来自体制内的变革失望,从而开始走向体制外的革命。此后,“革命排满、驱除鞑虏”的思潮就成为民间的政治共识。

所以读史,没有对错,只有因果,就看你从什么角度去读。如果要读改革,就要学会分析前车之鉴,懂得规避风险,用技术派手法稳步推进。当然还要远离那些“中式逻辑”的理论派;如果要读革命,就要知道如何挖抗、如何用“中式逻辑”的理论派嘴炮,一脸倾虔诚地帮倒忙,把好端端的改良搅黄。

光绪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光绪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2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