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厦门第一血案,同安北辰山“3·12”特大杀人案

本文作者: 5个月前 (05-2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厦门第一血案,同安北辰山“3·12”特大杀人案

这是厦门市建国以来发生的杀人案件中受害人数最多的一起杀人案,堪称厦门第一血案,其手段之残忍、影响之恶劣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十分罕见。国家公安部随即挂牌督办该案。該案成了福建省自1998年以來被公安部挂牌督辦的首起案件。

北山,又名北辰山,座落在厦门市同安区的五显镇境内,占地1220万平方米,是省级风景名胜区,景区内有著名的十二龙潭瀑布景区,轮轮礁岩居高临下,承上启下,凹凸险峻,山泉冲淌其上成瀑,雨季泉发时更是声播震耳,气势雄浑,“北山龙潭”自古被列为厦门二十景之一。

就在龙潭瀑布上方100米有一小洞,名为龙泉洞。此洞本为游客远足北山极高点时中途纳凉休息的绝佳去处,不想,2002年,一起震动全厦门的惊天大案却在这里发生了……

【血溅龙泉洞】

三月的北辰山莺飞草长,飞瀑轰鸣,一派欣欣向荣的春日气息引来了远客游人,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山间石径渐渐热闹起来。

3月12日下午,负责景区保洁的两位大婶一路清扫着废弃物走上山来。

3点多,二人接近了半岭湖龙泉洞,此洞本是北辰山通往牛岭峰高处的中途唯一题字山洞景点,从龙泉瀑布步行上山至此尚需半个多小时,且一路山道崎岖难行,游人较少。

象往常一样,她们也大多在龙泉洞歇脚。不想,刚到洞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几个年轻女子、横七竖八倒在洞内的石桌边,身上血迹斑斑…..。

两个大婶惊出一身冷汗,撒腿就往山下跑,到半山腰的景区管委会报告了情况。

下午3时50分,厦门市公安局五显派出所接到北辰山景区管委会的报警,所长陈清林立即带领民警赶赴现场。他们确认龙泉洞内4名女青年被杀后,一边率队保护好现场,一边向分局报告。

下午5时48分,厦门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同安分局局长姜建群、政委黄文欣、副局长许文学带领分局刑警大队侦察员赶到龙泉洞。随后,市局局长助理李国恩、刑警支队支队长郭勋泉 率重案大队侦查人员及法医、痕检等专业技术人员相继赶到现场。

现场的惨状令见过许多血案现场的侦察员们倒吸一口冷气。李国恩助理双眉紧锁,在他22年的刑侦工作的记忆里,还没有如此令人发指的画面:…..在不足10平方米的洞内,四个年轻的女子横陈在血泊中,身上到处是刀伤,总计60余处。刺破女子心、肝、肺、胃等内脏,致使她们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岩洞石壁上血迹斑斑,石桌和地上散落着未喝完的矿泉水和饮料。桌上黑色的旅行包被翻乱,里面留着女孩们的化妆品和通讯录。

案件发生在风景区深处,地点极其偏僻,人员流动性强,破案难度可想而知。

案件的发生立即引起市领导的高度重视。

晚9时许,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炳发、市公安局长邵华,同安区委区政府的领导纷纷赶到现场。在景区管委会狭窄的圆桌边,第一次专案会议就地召开。

会议决定由市局刑警支队、技侦支队、同安分局抽调民警近50人组成专案组,邵华局长任第一责任人,局长助理李国恩具体负责,局长助理、同安分局局长姜建群、刑警支队支队长郭勋泉为领导小组成员。专案组分为技术勘验、现场访问、受害者关系排查、面上排查、技术侦查五个小组分头采取侦察措施,参战民警连夜赶到,每位民警人人都感受到了紧张凝重的气氛,他们知道,一场恶战就要开始了。

【黑衣人是谁】

3月13日凌晨,重案大队周林辉大队长和手下七员干将的警车踏着夜暮驶进了20公里外的厦门东纶织造有限公司大门。因为现场遗留物中发现的工资单显示:四名年轻死者都是该厂的员工。

东纶织造厂全厂哗然,夜班女工的哭声淹没了机器的轰鸣。

这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1999年从晋江迁来同安潘涂村的。

四名死者年龄最大的26岁,最小的只有20岁。

据厂方和员工反映,四名受害人在工厂表现都很好,人际关系也不错,一人是班长,一人是副班长,其他两人是流动技术指导,都是工厂的技术骨干。

在厂方的配合下,全厂动员大会连夜召开。

到凌晨,调查组便初步查明了死者的身份和被劫的财物,包括一部摩托罗拉暮蓝色手机、项链2条和银行储蓄卡若干张。

凌晨1时半,同安分局大楼灯火通明,全局16个派出所所长紧急会议召开,姜局长布署全区清查行动。

凌晨3时开始,同安分局全体责任区民警开始地毯式排查。

现场勘查和技术组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全面细致的痕迹和法医鉴定工作,对嫌疑人的模拟画像也同时展开。

3月13日下午,邵华局长亲自主持召开第二次案情分析会。

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郑锦华支队长也率法医、痕迹等技术人员赶到厦门协助工作。

综合各路情况,专案组对案情作出了方向性的判断:从凶手作案手法老练、作案后现场未留下任何痕迹上,初步判断案件性质为抢劫杀人,但由于作案手段残忍,也不排除仇杀的可能。

凶手为二人或二人以上流窜作案可能性大。

发案时间为当日13时30分至14时30分。

现场访问组通过大量的访问,先后排出7名曾于案发时在现场附近出现过的嫌疑对象,并把重点定位在两名男青年身上….据风景区的售货员反映,当日下午2点半左右,看到两个男青年从山上下来,两人均穿黑色上衣和深色长裤,腰间绑着深色外套。

发现死者的保洁员在早些时候也看到这两人形色匆匆地经过拦水坝工地上山。

而一摩托车载客工也提供,当日14时45分左右,这两青年分别乘摩托车离开半山的仙宫停车场,其中一部为蓝色摩托车。但山门的售票员和门卫却都未见两人上山。

寻找这两个可疑分子,成为全案重点。

“案件不破不回家”

专案民警在繁琐和枯燥的排查中紧张地渡过一天又一天。每天睁着熬红的双眼,拖着疲惫的身躯奔走在大街小巷,乡间田埂,其苦其累不说,心里的压力是巨大的。

“3·12”案已被省公安厅列为全省严打整治4大悬案之一,被公安部确定为督办案件。

省委副书记卢展工、省政法委书记鲍绍坤、厦门市委书记洪永世等领导都做了重要批示,要求限期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

四双不眠的眼睛更象八把锥子,时时刺痛着侦查员的心。中队长刘建国说,每当困了累了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现场的一幕幕,会有一种激情在胸口涌动。

侦察员谢宜勇的妻子怀孕几个月了,他都没时间回去看看她,他说,最怕别人问起“案件破了没有”?

仅就3月12日至4月20日的侦破工作统计,专案组召开各种发动会15864场,走访群众13321人,印发通告19731份,排查同安区16-35岁人员2万余人,排查摩托车4785部。排查期间,不断地有线索浮出,又不断地被排除,“两名黑衣男青年”仍如石沉大海,消失在北辰山苍茫的夜色中。

郭勋泉支队长来到北辰山下,在山边徘徊着。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他曾经担任同安分局局长多年,对这里的山山水水有着深厚的感情。如今,同安发生了这样的大案,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把铺盖卷带到了同安。几夜无眠,看着民警们疲惫的身影,他心急如焚。案件侦破进入最困难的时期,进展缓慢,线索中断,可以说举步维艰,下一步该怎么办?

郭勋泉支队长向山上走去。他已经第六次上龙泉洞了。

专案第一责任人邵华局长多次来到了专案组,勉励大家要树立破案信心。作为刚刚到任时间不久的厦门市治安最高负责人,案件的以生和侦破对他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他对民警们说,市局党委下定了决心要拿下这起案件,在目前线索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全体专案民警一定要同心协力、攻坚克难,要以一种对党、对人民、对警察的荣誉负责的精神,来对待每一条线索,每一次排查。

这是人民警察的誓言,更是一种信念。这种信念,支撑着专案组每一名成员走过一个个低谷,走过山穷水尽。

锁定目标

4月底,随着重点嫌疑目标一个一个地排除,拉网式排查从同安延伸到全市范围。市局专门召开两次紧急会议,全局动员,发动群众、治安骨干、党员干部等各方力量,一场群众性的围剿开始了。

在艰难的排查工作中,厦门市公安局多年来与时俱进,不断积累提高的各种高科技侦察手段再次呈威。

“五一”长假,专案组领导让民警们每人轮休两天,但许多同志把这一个多月来难得的休息也“贡献”了。

天道酬勤,5月6日,大多数人正盘算着黄金周的最后两天该如何潇洒的时候,没有沾上长假边儿的专案民警也迎来了一缕盼望已久的曙光:暂住在湖里区高殿村的一外来人口使用的手机与死者李毅被劫的手机相似。这是55天来与犯罪嫌疑人最“亲密的接触”。指挥部立即调整警力,由周林辉大队长率重兵移师湖里殿前。

当晚7时许,这名在工地做泥水工的重庆市永川县人刚刚走到殿前二组家门口,就被“请”上警车。民警们从其身上缴获了那部消失了一个多月的暮蓝色摩托罗拉手机。

经过一夜工作,这名不知深浅的“当事人”说出实情:手机是向其妻子的堂弟孔德春以400元钱买来的,孔现在下落不明。

狐狸终于露出尾巴。

指挥部指挥一线民警,全方位调查孔德春。

孔德春,男,30岁,重庆市永川县人,曾因抢劫被判刑。随着调查的深入,与孔经常在一起活动的几名永川老乡浮出水面,而与他一同“失踪”的先承海最为可疑。

从永川老乡处的调查中还掌握到一条几乎构成“证据”的线索:3月12日晚,有人看到孔身的裤子粘有血迹,他和先承海一起用几张来历不明的银行卡在柜员机上取过款。

结合现场目击者对二人体貌特征的描述,专案组基本确认,犯罪嫌疑人就是先承海、孔德春二人。

专案组群情振奋,追捕工作迅速展开。

根据对先、孔二人社会关系和潜在的落脚点分析,专案组五路追兵齐发:

一路由省厅刑警总队黄建国大队长、同安刑警大队邵清江副大队长带队直奔福州连江;

二路由同安刑警大队苏正常、重案大队二中队长骆建国带队奔赴广西北海;

三路由重案大队一中队长刘建国带队杀向湖南湘乡;

四路由重案大队吴小捷、廖启火带队前往广东番禺;

最后一路由郭勋泉支队长亲自带队直飞重庆先、孔的老巢。决战时刻到了。

曲靖降魔

5月10日傍晚,广西北海市银苑住宅小区门口。三个身着T恤短裤的男子信步走进了小区门口的一家川菜馆坐了下来。川菜馆很小,没什么客人。三个男子目光如炬。这时,一个身穿粉红色短袖衬衫、30岁左右的妇女从厨房走出来招呼客人。三人眼睛一亮,相视而笑。

这个穿粉衣的女人正是孔德春的老婆魏寿芹。专案组分析,孔很可能回北海找老婆,就在这家川菜馆对面设下了埋伏,守株待兔。

苏正常大队长、骆建军国中队长和刑警林天斌等四人包下正对川菜馆的小旅社临街的房间,四个人分三班,一刻不停地轮流盯着小店的动静。晚上小店打烊后,他们又将“布袋口”设在小店附近的暂住处。漫长的240小时过去了,骆建国他们吃川菜,吃泡面把嘴唇都烧起泡了,“兔子”最终仍然没有出现。

追捕小组纷纷反馈回来很有价值的线索:

连江一路发现先、孔二人到过连江,后往邵武,并在该地抢劫作案;

湖南一路发现先、孔二人曾于5月5日晚在该市抢劫一女青年,劫走手机一部,并将手机以300元卖给该市一家二手手机商店;

重庆一路取得了先、孔的完整户籍资料、照片等,并发现先、孔于5月26日在贵州省六盘水市出现,并继续实施抢劫,抢走手机和小灵通各一部,以及现金1400多元。

综合分析得出如下结论:先、孔均选择在当地风景区偏僻处实施,以刀威胁,手法与“3·12”案极为相似。不同的是,二人做案时,均带上眼镜进行伪装,其中一人着迷彩服。这些线索成为下一步追捕的有力依据。

指挥部分析,二人的踪迹是沿着福建省至云南省本去的铁路移动的,且二人说过要去云南买枪,六盘水就在云贵两省边界,再过去,就是云南曲靖市,曲靖的地现位置在昆明和六盘水之间。指挥部决定,兵分两路,前堵后追,决战曲靖。

骆建国、过流流两人被火速调往贵州六盘水,周林辉大队长也连夜从重庆赶往昆明。与此同时,指挥部向云南省厅发出紧急通报,请求在云南全境侦控先承海、孔德春。公安部五局重案处安晓辉处长亲自指挥相隔千里的两省警方联合缉捕。

骆建国一行27日到达六盘水后,立即找到遭到先、孔抢劫的受害人访问,受害者马上指认出照片上的先承海。细心的侦察员们发现,受害人遭抢后新买的科健牌手机,与被抢走那一台一模一样。

追捕小组沿着入滇公路一路前行,5月29日上午抵达曲靖市陆良县。这个县城周围有两个风景区。分析作案的目标仍是风景点,而位居两个风景点中的人民广场一带旅客多,应是先、孔二人可能选择的落脚点。骆建国一行立即在人民广场带驾网设伏。

陆良县地处海拔1000多米的高原,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着。人民广场位于该县中心,视野开阔,设置了许多长条石凳供游人休息。骆建国等人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找了一片树荫蹲点,眼睛盯着每个进出广场的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仍然不见目标的踪影。

6时许,太阳落山了,广场的人渐渐多起来。侦察员的眼睛有些酸了,但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怕稍有一闪失放过了目标。

6时40分,两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削的男子从广场边缘走进来,坐在石凳上,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部手机。骆建国、过流流俩人发现,那台崭新的银灰色手机,而持手机者穿着的是一件与受害人描述过的迷彩服,两个特征均与对象吻合。

骆建国立即向正在昆明至曲靖公路上疾驶的周林辉大队长报告,周大队长让骆建国临场发挥,见机行事。骆建国再一次将俩人与指挥部提供的照片进行了比对,虽然他们的外貌有了较大变化,但轮廓极为相似。骆建国当即决定,实施抓捕。

陆良县刑警大队张队长接报后率人赶来,两地侦察人员从四面八方向朝两人包抄过去。先、孔二人反应过来后拼命挣扎,直嚷抓错人了。

当骆建国严正声明是“厦门警察”是,两个人一下子软在地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跑到千里之外仍逃脱不了恢恢法网。此二人正是全体专案组寻寻觅觅77天,在厦门同安北辰山抢劫杀害四名女青年的杀人恶魔。

5月31日下午3时30分,厦门机场大雨倾盆,一排警灯在雨幕中闪烁,而在半个小时前,这里还晴空如洗。3时40分,昆明飞来的航班徐徐降落,机舱门开启处,八名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民警押解着先承海、孔德春走下舷梯时,暴雨骤停,阴霾的天空中,一缕霞光冲破云层。厦门警方77天锲而不舍的艰苦努力,先承海和孔德春終于在云南被抓获,并于31日被押解回厦。

据凶手在庭审中交代,在莲坂购买了2把单刃尖刀后,他们还于作案前一天下午前往北辰山踩点。

3月12日中午,二凶手发現四名女子上山,便尾随至龍泉洞,見四被害人在洞內小憩,二人即持刀沖入洞內,把守洞口威脅四女子,先承海首先刺傷了其中一女子的臉部和另一女子的上身。爾后,威逼被害人交出錢財,并搜身翻包、脅迫被害人說出銀行卡的密碼。為了殺人滅口,二人又拿刀將這几名女子刺死。先承海称:“孔德春怕她們沒死,又在我們逃離之前用我的刀去捅她們,因為他的刀已經刺彎了……”此后,二人揮霍了搶來的錢財,并逃離廈門。

﹝尼姑庵附近又搶劫兩人﹞ 凶手還交代,同安北辰山案件并非其在廈首次作案,此前的2月23日晚,二人還伙同“老五”(另案處理),在金榜山公園尼姑庵附近,持刀搶劫了兩名女子。除搶走一肖姓女子攜帶的290余元外,他們還用菜刀砍傷肖的左手背,并用布條將二被害人的手、腳捆綁、嘴纏住,后逃離現場。

﹝三個月后浙江又殺兩人﹞ 今年5月12日,先承海又伙同羅慶勇(另案處理)在浙江省金華市金婺大橋北端持匕首將坐在江邊的一男一女殺死,并拋尸江中,搶走了二被害人的手機等財物。

﹝流竄粵湘黔滇搶劫十余人﹞ 在逃離廈門途中,二人除在浙江殺人外,還輾轉全國各地,通過持刀威脅或砍傷被害人等暴力手段,先后在廣東、湖南、貴州、云南等地搶劫十几人,作案6起。

2002年7月25日,厦门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两人对检察机关的指控,完全予以认可。法院认定两人触犯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被廈門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2002年8月30日上午,厦门“北辰山特大杀人案”的2名罪犯26岁的先承海和30岁的孔德春被二审判处死刑,押赴刑场正法。

厦门第一血案,同安北辰山“3·12”特大杀人案

厦门第一血案,同安北辰山“3·12”特大杀人案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52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