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一个夜场女孩的自述

本文作者: 1周前 (05-2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一个夜场女孩的自述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小樱,小樱给我们投稿的时候说,她想来讲一讲自己大学毕业进入夜场工作的体验。

小樱说,她之所以想来讲这段经历,是因为她在很多问答类的网站、论坛里,看到有人说一些夜场内幕的见闻。但小樱觉得那些大多数都是段子,事实并非如此。

-1-初入夜场

2015 年大四下学期的时候,我没有什么事情干,就想找个兼职。我在网上看到有招募服务生的消息,工资日结,一天能有四五百块钱,就很好奇地决定去试试看。

那边给我的工作地点在郊区一个很普通的地方,有一整条街全部是脏兮兮的小歌厅。名义上叫歌厅,其实别人都知道里面是可以叫「小姐」的,这条街其实就是红灯区。

到打工的店里,我问老板娘服务员到底要干什么。她说什么都不需要干,就在包间里喝喝酒、唱唱歌。

其实我心里挺犹豫的, 因为我自己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地方。

后来老板娘就把我带进了一个包厢。包厢里坐着几个男人,茶几上摆着果盘和啤酒。那几个男的是跑高速的司机,来这边找乐子的。他们身上很脏,还有味道,说着很难懂的方言,看起来特别屌丝。

当时有一个人叫我坐下来,我就坐下来了。因为什么都不懂,就看他们喝酒唱歌,混了一个晚上。

到凌晨 2 点左右,老板娘给我结了 500 块钱,我有一种不劳而获的感觉。

但是我觉得那个地方不太好,就再也没有去过。

-2-再入夜场

下一次去这种场所,就是大学毕业之后了。当时我回了老家附近的一个城市,投了很多简历,全部石沉大海。但当时身上也快没钱了,连房租都快付不起了。

我家里其实条件中等偏上,爸爸是包工程的,我从小生活挺富足的, 没有为钱操心过。但是我当时的想法还是想要靠自己。

我想先去做一段夜场的工作,把困难时期度过去,再去找个正常工作。我当时想着一定不会在这个行业里待多久的。

所以很快我就去上班了。

我联系到一个领队,他专门往夜店输送女孩子,他带我去一个涉外的连锁酒店的夜总会面试。

老板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问我的酒量怎么样。

夜店对女孩子的酒量有要求,如果是一个女孩和一个客人的话,要求能喝完 12 瓶啤酒,而且是喜力、百威之类特别上头的酒。网上有的人问:为什么去夜店,小妹一直让我买酒呀?因为喝不了这么多酒的话,我们要罚款的。

那家夜总会在附近的小区租了一整个单元作为员工宿舍,公主、少爷都住在里面。公主就是包房里的服务生,负责点歌、点酒、开酒。少爷是负责送酒的。我是公关,我也搬进去了。

这边的女孩子一看就特别洋气,穿着打扮特别漂亮。我觉得这个城市夜场里最好看的女孩子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来这里工作,我当时想着我只是陪个酒而已,顶多被客人摸一下。因为这里消费其实挺高的,来的基本上是谈生意的商务客,应该不会有素质特别差的人。

而且我刚去的时候,因为是一个生面孔,比较容易被选中。一般进一两个房就会有人选我,一天如果能上两个到三个班,一天的收入能有 1200~1800 块。

-3-坐台

我们每天要开班前会,会讲在包厢里的服务,对客人的态度,包括酒杯里不允许放小番茄、西瓜之类的,因为占杯子,喝的酒少。

一桌客人到了以后,妈咪会问要什么样的小妹。然后妈咪会通过对讲机跟派台的经理沟通,女孩就排着队过去给客人选,没选上的回来,再换下一组。

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敢抬头,觉得非常紧张。后来为了被选上,就会抬头盯着客人,保持微笑,眼神跟着他的眼神走,给人一种你不选我就是亏了的感觉。

我比较怕遇见年轻的客人,相对来说我喜欢陪三十五六岁的商务客,他们基本上是谈事情的。而且他们没有那么长的精力,玩一会就走了,我就可以去上下一个班。

但是那种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富二代我就得哄着,他们一个不高兴就会骂得非常难听,甚至会泼我一身酒。我特别讨厌这种客人。

曾经有过一个坐轮椅来的客人,是很知名的企业家,他的秘书把他推进来的,蹦迪的时候还要吃速效救心丸,他说「小妹我先吃点药,你们再放歌」,我真害怕他会晕过去。这样的客人基本上玩一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还有很奇葩的客人会打包果盘,我们有时候酒喝多了,想吃个果盘压一下,他不许我们吃,说要带走的。

-4-要出台

妈咪不可能直接问一个客人你要不要把她带出去睡觉,她会问客人要不要出去「吃个宵夜」、「吃个快餐」、「看电视」之类的。

其实你在那个环境下会被一点一点腐蚀的。

因为你一天拼命上班只能挣 600 块,一个月最多挣一万八九。别的人出去「吃个宵夜」,一天就将近五六千的收入,一个月最少 6 万。

我们场子里的休息室沙发分两边,一边坐出台的,一边坐不出台的。不出台的人只会越来越少,一个店里一百五六十个女孩,最后只有十几个不出台,剩下全是出去的。

而且有时候妈咪会让小姐妹过来给你洗脑说,你看我现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在老家也买了房,买了车。

妈咪也会让你坐冷板凳,我有房就是不带你,就让你坐着,你自己给我好好想想。

因为妈咪的收入除了靠酒水提成,就主要是派女孩出去吃饭。我跟的那个妈咪算是省会城市的第一大妈咪,我们店里有一百五六十个小妹,她一晚上的功夫可以派出去 100 个。派一个人可以挣 500 块钱,你看她一晚上能挣多少钱?

所以你不出台的话,就相当于跟她站在对立面了。

我刚开始的时候不出台,有一次一个客人给我塞了好多好多钱,塞得我衣服里全都是钱。后来妈咪说你要是不出去,就把这些钱都给我。我开始就是不给,后来没办法,给了她一部分。最后我数了数落到手里的,还有 3 万多块钱,是那个人一晚上给我的。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我又不用出台,偶尔还有人给我那么多钱。但后来我被妈咪针对了,看起来有大款的包厢就不让我去了。

-5-对我好的人

我第一次出台的对象,是找了我将近有一个月的一个熟客,当时也没想太多就去了。

这个人是一个连锁咖啡在省会地区的负责人,三十五六岁,挺斯文的。

我们发生关系后,他有时候会等在我家楼下,把我送去上班。有一次他在车的后备箱里放了很多现金, 他说你随便拿,拿多少都行。

突然间有一个人对我很好,我心里也觉得挺高兴的。

但是我觉得但凡两个人发生关系之后, 这个人肯定会对我丧失新鲜感,可能就会去追逐下一个目标了,所以我很长时间对他不冷不热的,没有刻意去维系这种关系。

后来他说每个月会按时给我钱,也经常支付宝给我转钱。我觉得我在夜场攒的钱,已经可以维持我好几年不工作了,我并不需要。但他还是会转给我。

他对我越来越好,我也渐渐对他有了感情。

感情最好的时候基本上他走到哪里都带着我,包括他去谈一些生意,或者到全国各地去玩。

我开始觉得很幸福,每天见到他就觉得好开心,只要能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

有一次他说要么你别去上班了,就跟着我, 要不然去他那里上班。反正他不想让我在夜店里继续服侍人了。

-6-换工作 我们姐妹们在店里经常说一句话:中国男人最喜欢干两件事,一是勾引良家妇女,二是劝婊子从良。

后来我从那家店离开的时候,人家都觉得我被他包养了。 因为我们店曾经有一个女孩子被人包养了,一个月 5 万块钱。然后我们店总说,那个女孩子真傻,她在这个店里一个月挣的绝对不止 5 万,而且被包养几个月又得回来上班,图什么?所以要放长线钓大鱼,不要贪图那一点小恩小惠。

但到了第二年的三四月份,我决定换一家店。

我离开那家店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我跟他说我不干夜场了, 我要找个正常工作,或者去考研。

他以为我找了正常工作之后非常高兴。他劝了一个失足少女回归正轨,心里也是有一定的成就感吧。

-7-再次遇见

后来我又去了另外一家夜店上班,但是突然有一天晚上,我碰见了他。 那天正好有人请客,他是主客。我进包厢以后一抬头就看到了他。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看他的眼神特别特别失望。然后他就跑出去问妈咪:她是一直在这上班还是偶尔来。我当时坐在包厢里,感觉一下子被打回了原型。

那个请客的人也感觉到我俩的关系好像不太对劲,整个包厢的气氛很压抑。妈咪也不敢说话, 所有女孩就看着我们两个。

然后他让我跟他出去一下,问我到底为什么要重回夜店上班。本来我已经给他一种走上正轨的印象了。他说:「你缺钱吗?缺钱我可以给你。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他特别不理解。

我说:「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反正我就这么一个人,你认识我就是在夜店认识的,我要是个正常上班的小姑娘的话,根本就不会搭理你这种已婚的老男人。」

我说的话特别绝,把他气得不行。我们回包厢之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让我滚,不要再让他看见。

这样就结束了。

-8-当断则断

后来我继续在那上班,有时候看到他的车停在我们公司楼下,就知道他来看我了。但我就是装作看不到,还拉了一帮小姐妹,有说有笑地从他车跟前经过,故意表现出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就喜欢这份工作的样子,把他气得够呛。

偶尔他也会发消息说, 我挺想你的。

但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很不对等的关系。他这个年龄的人肯定是结了婚的,我也不可能让他离婚来娶我。

我就是一个干夜场的,我不能成为他的什么,只能当断则断了。

-9-夜场外的生活

老在夜场上班的话,稍微跟现实生活有一点脱节。

每天的生活就像打怪兽一样,来了一波又一波。我一开始的时候是 1 点下班,回家洗个澡睡觉,第二天八九点钟就醒了。后来就睡到下午四五点,一起床吃个晚饭、化化妆,又要去上班了,就感觉过得没有了白天。

而且长期熬夜喝酒,脸色也不是很好,面色发黄。每次回家见父母之前,我都提前一两周停止在夜场上班,把生物钟调过来,养一养气色。

在那个环境里待久了之后,三观也变得不一样了。以前我完全不会开黄腔,但是等上班的时候,所有女孩子就会聊一些黄色的话题,比如时长,哪个客人不行,今天捡了个大便宜。

有些女孩下班之后会去点鸭子。如果我今天在店里有什么不如意的话,我就去叫个鸭子,折磨一下他们,感觉心里会平衡一点。

我所在城市的鸭子的形象,就像理发店里的托尼老师,或者快手上的精神小伙,发型吹得很高,穿很瘦的裤子。

他们台费比我们要便宜不少,100 块钱就可以从天黑陪到天亮,所以他们比我们还底层一点。

-10-遭遇抢劫

2015 年底,那时候我们拿的小费还主要是现金。有一次,我们店里一个女孩子在晚上回家的路上遇害了。后来店里开会说,下班以后要结伴而行。

大概 10 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我下班往家走。过马路的时候我感觉后面有个人跟着我,我停下他也停下,我走他也走,怎么也甩不掉。一直到进巷子的时候他还跟着我,我突然一回头说「你要干什么?」

那是个高高瘦瘦的大哥,拿了一把很小的水果刀。他说走投无路了,想要点钱。我说:「我把钱给你,你也别跟着我了,我不会报警的,你快走吧。」他说好,我就把身上的几百块钱给他了。然后他要走的时候,回头跟我喊了一句,「我还会回来找你的,我会把钱还给你的」。把我吓了一跳,从此以后无论再短的距离我也要打车。

-11-坐公交被骂

还有一次我上班上到了凌晨,天都亮了,然后我坐公交车回家。

我那时穿的短裙,妆很浓,还一身酒味。我坐在座位上,突然间过来一个老大爷,指着我就开始骂婊子之类的特别难听的话,车上的每个人都看着我,我觉得无地自容。到下一站之后,我就赶紧下车打了个车回家。

我知道他为什么骂我,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骂,还是很不舒服。

-12-未来的出路

我后来从夜场去了资源公司。资源公司是从夜场延伸出来的一种行业细分。它有点类似于是一种劳务派遣公司,每个夜场的老板在需要女孩的时候,就会去资源公司挑选,然后把女孩带回到自己的场子里来上个几周或者几个月的班儿。

到了资源公司之后,我的自由度大了不少,会经常出差去到不同的城市,也会按照自己的状态调整工作节奏。

但是我今年 26 岁了,我感觉自己在夜场这一行的黄金年龄快要过了,开始焦虑未来的出路。 我在想要不要去考个编制,或者找个正规的公司上班。

因为现在夜场里2003、2004年出生的小女孩都出来了,比我年轻 10 多岁,我竞争不过她们。

但是夜场女孩想从这个行业里离开也没那么容易,不是说找不到正常工作,而是怕累、怕辛苦。你想正常工作一个月的工资可能还没我现在一天挣得多。

有时候放空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异类。我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夜场认识的朋友之外,我交不到正常的朋友,因为我没有一个清白的身份跟别人接触。 我也没法跟父母交代,这是让我感觉最焦虑的一件事情。 我父母还是很传统的父母,甚至很多衣服我都不能穿,有的时候化了稍微浓一点的妆,他们会说我不像是个干正常职业的。 有时候我爸妈问我,你到底在外面干什么?我说不上来, 也编不出来。我没办法告诉我的亲人、我的父母、我的的同学,我到底在外面干什么。

一个夜场女孩的自述

一个夜场女孩的自述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2792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