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柳岩:性感消亡史

本文作者: 2周前 (03-26)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柳岩:性感消亡史

在她的价值序列里,尊严是第一位的。尊严来自于被人认可的价值,不用活在惊恐里,害怕自己随时会被替代。相比起来,自由没那么重要,她并不渴望随心所欲做自己。

文|秋池

副作用

一条金色的紧身绷带裙摆在那里,耀眼、性感,但柳岩并不想穿上它。她叹了口气,问经纪人张剑斌:「一定要穿这种吗?」他劝她:「来都来了。」那是2015年,柳岩收到王家卫监制电影《摆渡人》的邀约。那是她最喜欢的导演,她抱着很大的期待,「能在王家卫电影里露个脸是演员的毕生梦想,我们都知道王家卫的戏你拍了也可能会被剪掉,但是我还是想去拍。」

她还有一个念头——也许在这位擅长文艺片的导演镜头里,自己可以有性感之外的表现。这个念头始于一个失眠的晚上。那天,因为睡不着,她翻开自己的资料页面,「我发现我演了这么多部戏,但好像就是说不出来,我到底演了什么?」几十部作品里,她的角色大都类似:性感的女明星、妖娆的万人迷、美艳的都市白领……后面的角色经常换,但前面那个形容词一直相似。她在那些作品里充当着安静的花瓶——不需要演技,只要美丽就好。

她也曾争取过一些角色,为此去见一些导演,但发现对方没看过她的任何一部戏,「他们不知道我是个演员。」《摆渡人》里,柳岩的角色是一位失恋的都市白领,服装组提供了几套服装,她选中了一款白衬衫,搭配A字裙,拿去给导演组确认,那边商量了半天,还是希望她穿那件性感的金色紧身绷带裙。「我才发现,我就是一个被消费的演员,我才清醒地意识到很多人叫我来演戏,不是认同我的演技和我演员的身份,而是你是一个被物化和标签化的女演员,是一个可以被宣传和利用的点。」

她说完这一段,旁边坐着的张剑斌赶紧出来打圆场,「这个也不能叫做消费,每个演员都是被消费的,只是消费的点不同,有些是消费你外在的形象,有些人就是演技被消费……」

柳岩扭头反驳:「没有人会说演技被消费。」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柳岩与「性感」深度绑定,并不反感被宣传和利用。光线传媒项目宣发的人常常跟她说:「今天这个项目没什么点,姐姐,靠你了。」她明白对方的意思,就是穿得漂亮性感一些,她一般都会配合,然后体面地走在各大活动的红毯上,被安排在各种发布会的第一排,一度被人称作「流量之母」。但这一次,她被刺痛了。「在宣传的时候,我不介意被消费性感,因为我可以有曝光度,可以为影片做一些宣传,可是如果我在表演的道路上,一直就是自己往这个牢笼里钻,那我就怪不得别人了,那就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地被框在这样的一个死循环里。」她说,「那一刻,我不想做演员了。」

拍完《摆渡人》,她反省了很久:「我到底是不是在曾经的那些所谓抓住机会的过程中,没有过于长远地考虑过它(性感)的副作用。」

机会主义者

性感,本来是柳岩最不可能走的一条路。张剑斌记得,早先做主持人时,如果穿吊带上衣或裙子上节目,她的肩带一定要超过三指宽,一根细带子是不行的。如果衣服是低胸,「我们自己缝都得给缝上」。2008年,柳岩第一次拍摄《男人装》的封面,「性感得遮遮掩掩」,她一度很无措,不知道怎么在镜头前表现性感,只好眯着眼,试图做出勾魂夺魄的眼神,摄影师被逗得大笑,「你干吗呢?」

「她内心是巴不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女孩。」主持人大左说。他曾在一次公开活动上开过柳岩的玩笑,说她「很有胸怀」,柳岩笑着岔过去了,但大左明显感觉到她的不开心,多年之后想起这件事依然觉得抱歉,「她其实是个内心挺保守的人」。

但是,在光线传媒做了6年主持人,路似乎越走越窄,柳岩开始自我怀疑。那时,她天南海北地赶通告上节目,每月收入和公司三七分,公司拿七她拿三,到手一两万,支付完房租和各种生活费用之后所剩无几,偶尔攒上一笔钱,也会给家里打回去。「我那时候已经有一些知名度了,可是这种知名度并没有给我带来实质性的改变,我看不到前景,好像也做不了什么超一线的主持人,我看不到希望,也没有钱。」柳岩说。

她陷入了巨大的焦虑,「30岁,没有存款,没有房子,没有车,没有钱,没有男朋友,甚至连健康都不能得以保证,还在拼死拼命地做着一份有一天可能会猝死的工作……」。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她遇到了性感。2011年,电影《画壁》在香港举行首映礼,柳岩穿了一件黑色紧身低胸礼服出席,坐在前排。丰满的胸部让媒体把镜头和版面几乎全给了她。在大左的印象里,那一次,柳岩的着装给电影带来了超乎寻常的曝光度,「整版整版的版面全是因为她。你要知道如果是正常的宣传,哪怕是男一女一来,可能都不会有这么大的版面。」张剑斌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她这么多年一直在找机会,走到这儿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你知道你只要穿得性感一些漂亮一些,你自然能够获得眼球,获得关注,获得媒体版面,这些东西反推,代表你开始有价值,那自然你会有机会。」

《画壁》之后,柳岩有意识地做过几次实验,一穿性感的礼服,曝光度就高。张剑斌记得,当时只要柳岩的稿子一发,网站一弹窗,「阅读量立刻就爆」。柳岩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她在心里把「柳岩」和真实的自己做了切割,把「展示性感」变成一份公事,常跟张剑斌说,「我在台上演柳岩。」她树立了一些原则,「我所有的性感都不会用来赚钱。」例如,在可以收取费用的商业场合和拍广告时,她会极力避免性感。但如果是有宣传需求的场合,上台前,她会选择性感的礼服,仔细做好所有的防走光措施,在台上吸引镜头和目光,尽职尽责地扮演那个「性感的柳岩」。丁丁张向《人物》回忆,那个时候的柳岩,「好像上了红毯,就没有别人的什么事儿了」。柳岩承认那会儿过于用力,「我去了必须得保证我自己成为当天的头图。」只是,从台上下来的那一刻,她会第一时间披上外套。

2014年,柳岩第二次登上了《男人装》的封面,她穿着一件灰色透视装,手指做猫爪状。《男人装》主编汪洋后来想起柳岩,总会记得这张照片,相比起6年前,那时的柳岩已经有自己非常完备的价值体系和一定的攻击性,「她不再是那个不知所措也不知前路的柳岩了。」但在一个女性依然被传统目光审视,并未拥有穿衣自由的社会,她还是在此后几年里遭遇了强烈的舆论攻击。汪洋告诉《人物》:「你知道在中国能走性感这条路的人其实很少,它像是一个你跟社会、跟性感这个词搏斗的一个过程。」无数素不相识的人跑到她的微博,揣测她的私生活,用侮辱性的词汇谩骂她和她的家人。同行们也说柳岩有心计、太聪明、野心勃勃。

经纪人张剑斌手机里有个长长的黑名单,里面有一千多个号码。他的手机号曾被放在柳岩的微博信息里,用于联系工作,很多人以为那是柳岩自己的手机号,「无数人给我打骚扰电话、发淫秽信息、示爱短信,各种奇怪的男的半夜给你发矫情的语音,或者淫秽照片。」柳岩的母亲每天会刷微博,经常看到恶意的评论,心里像针扎一般难受。好事的邻居也会拿着柳岩的照片给她看,阴阳怪气地说,你女儿又上新闻了哎!母亲假装若无其事:「这是她的工作,她平时又不这样。」背过身又忍不住给她打电话:「你千万不要再穿那种性感衣服,又被人骂。」柳岩记得,有一次参加活动,母亲有点担心地翻看她的衣服,确定「不性感」才让她出门。

但柳岩始终坚定,「我会去想我得到了什么,如果你得到的远远大过你失去和被误解的部分,这样都不能平衡你的生活,那你也太玻璃心了。」她甚至坦然地称自己就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就是,机会来了,你不惜一切代价去抓住,而且你准备好了。我很庆幸的是我在人生道路当中,尤其是事业,我抓得牢牢的。」

「我要红」

「你真的不在意那些评论吗?」面对这个问题,柳岩缩在沙发里,盯着某处虚空:「你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人是怎么才得到机会的,我们的生长背景不一样,我们生存环境不一样,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努力,你不知道我们付出了多少比别人更辛苦的代价。有人理解你最好,没人理解无所谓,是真的无所谓的一件事情。」好友王筝记得,柳岩从20出头开始,个性签名就是「顺着天意做事,逆着个性做人」。在她的价值序列里,尊严是第一位的。尊严来自于有被人认可的价值——不用活在惊恐里,害怕自己随时会被替代。相比起来,自由没那么重要,她并不渴望随心所欲做自己,既不愿意,也不能够。「我的原生家庭决定了我没法放飞自我。」

2002年,柳岩的母亲被确诊为直肠癌,那时,她还是一名护士。医生指着肠镜片子上的几处阴影对她说,「这里、这里、这里,都是肿瘤。」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之后,她告诉母亲,肠子那里长了肿瘤,要做手术,她表现得很镇定,但在极力避免说出那个「癌」字,因为内心惧怕。当时,柳岩的父亲在工地开车打零工,母亲一个月领350块的补贴。手术费要三万块,大都是她借的。手术过后,为了省钱,母亲瞒着柳岩没有去做化疗。她知道之后非常难过,「我就觉得我得努力赚点钱了。」

她去参加电视台的选秀节目,因为有一万块钱的奖金。多年之后她在一次采访里感慨:「你现在把一万块钱放到我面前,让我去做什么事情,我会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吧。但你把这一万块钱放到那会儿的我面前,让我去做什么事情,我可能真的就去了。」通过那场选秀,柳岩签约光线,来到北京工作。心里揣着一个「拼」字,显得急切且富有野心。张剑斌回忆起当时的柳岩,总是背着个大包,穿着一双人字拖来公司,同事之间八卦闲聊,她一说话就是谈工作,「她上来就像个干活的,只聊工作,没有任何的什么生不生活的事儿。」

她住在离公司10分钟路程的出租房里,手机24小时开机,试镜的主持人如果不行,导播会随机打电话给其他主持人,谁的电话通了,谁就来上节目,她的很多机会都是这样得到的。光线影业副总裁刘同说,那时的柳岩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一块岩石」,硬邦邦的,散发出一种严峻的气场,「大家都不喜欢她,我真的这样讲。」

但柳岩不在意。光线是节目制作公司,没有自己的播出平台,每次去卫视做节目时,柳岩常常抱着要把对方的女主持PK掉的心理,她也成功了好几次。张剑斌记得,在一期《明星记者会》录制时,几个主持人要写下自己的愿望,柳岩写了三个字:「我要红。」大鹏向《人物》回忆,他和柳岩曾一起录制过一档综艺节目,有5位主持人,每位说话的机会并不多。那期邀请的嘉宾是一位点穴大师,所谓的「点穴」相当于肚子被狠狠砸一拳,大鹏试着被「点」了一下,疼得满场跑。他感觉那个力度并不适合女孩子尝试,但柳岩站出来说:「大师,我想试试女孩子被点了会怎么样。」大师冲她肚子上来了一拳,她痛得瘫倒在了舞台上,大鹏赶紧上去扶她,她缓了缓,然后抬头对着镜头微笑:「我觉得还可以啊。」

多年后,回想起那一段,柳岩说,「我很害怕疼,可是我又怕没有镜头。」但后来节目播出时,由于怕引起观众不适,「点穴」的那一段被剪掉了。因为够拼,柳岩在光线的节目越来越多,公司怕她忙不过来,偶尔跟她提议,要不要把其中几档让给其他人。她拒绝了,哭着请求制片人:「我做得不好,你跟我说,怎么样都愿意改。」她几乎从不请假,偶尔请一次假还是因为乳腺长了纤维瘤,要去做手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在进手术室之前,给嫂子王斌打了电话。医生从她的胸部取出了几粒暗灰色的瘤子,手术结束后,王斌的电话打来,「哎呀痛死老娘了。」柳岩笑着说,过了一会儿,王斌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哭声。「她很痛吧,她也很怕自己倒下。」

母亲的病情随时可能复发,这就像一柄悬在柳岩头上的剑,「你永远有危机感,永远怕有一天存的钱不够,突然生病没有钱。」很久之后,刘同才意识到柳岩背后所背负的压力,「我们其他人没有什么负担,但她不一样,她每天思考的就是我该怎么样被人意识到我有价值,我该怎么样才能让别人觉得说柳岩你可以的,我要赚更多的钱,我要养家糊口。」对于后来柳岩的「走红」,刘同显得很感慨,「她北漂6年,连过年都在工作的一个女主持人,那么辛苦地工作,那么多的节目都没有被人记住,就是因为穿得很性感,被人记住了。」《画壁》之后的短短几年,柳岩迅速获得声名,身价倍增,出演了20多部影视作品,既有主演也有客串,对于一个刚刚进入影视圈的「新人」来说,那是一张令人骄傲的成绩单。

性感这把曾经无往不利的武器,为柳岩在残酷的娱乐圈劈出一条路,但那条金色的紧身绷带裙,最终告诉她——这把武器终有一天会刀刃向内,伤害她的职业生涯。她自嘲,「你自己种的因,你就得承受这个果。」

没有家了

如果把柳岩的职业生涯划一条曲线,2015年是她工作量的最高峰。但在《摆渡人》之后,她不再接任何性感妖娆的角色,没有穿过任何一件性感的衣服,一段时间里,媒体报道的题目变成了——「柳岩罕见保守穿着」。在张剑斌印象里,他拒绝了很多剧本,也有一些商业电影给出了很有诱惑力的价码,柳岩大都拒绝了。「我没有代表作,那我要做的就是有代表作。」柳岩说。大鹏能感觉到柳岩想要拥有代表作的迫切。2016年,他和柳岩共同接到了一部电影的邀约,出演男女主角。当时,距离电影开机只有一个星期,原定的男女主演因为特殊情况退出了,他和柳岩被找来救急。他们读了剧本,都觉得剧本很好,他记得柳岩很高兴,很想去演,「一个电影的女主角,对于她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但大鹏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他觉得,一个星期太仓促了,很难做好充分准备。然而片方看好他和柳岩银幕情侣的组合,他不去,柳岩也没法去。大鹏记得,当时他在去南方的火车上和柳岩打了很久的电话,电话挂掉,柳岩还给他发了微信。「她很想弄清楚我为什么做那样的选择。」那是他们认识十几年里少有的一次意见分歧,他解释说在等一个更合适的机会,但柳岩似乎是生气了。那个电影项目最终流产,他和柳岩在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没有联系。

大鹏再次见到柳岩时,是在一家军队医院住院部的走廊上,她穿着一身棉质睡衣,没化妆,头发简单地扎在脑后,看上去很疲惫。2017年底,柳岩的父亲被确诊为胃癌晚期,肿瘤分型是最糟糕的一种,还伴随多处扩散。医生直接劝柳岩:「不要再折腾了,有时间带叔叔出去走走吧。」嫂子王斌记得,柳岩拿着化验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眼睛是肿的,一个人站了很久很久。就在前一年,柳岩刚刚给父母在广东惠州(哥嫂所在)买了一套别墅,希望父母可以住得舒服一点。父亲很喜欢这个家,每天打理院子,在前院辟出来一块地,种了蔬菜和花,后院养了两条狗,还有几只鸡。

一切可预见的幸福突然破灭了。「我爸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他享福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他是不甘心的。」柳岩也不甘心,寻求转型的尝试刚刚开始,但她几乎停了所有的工作,没请护工,和哥哥24小时在医院轮流陪护。他们一直在跟数字搏斗,一年、半年、三个月、一个月、两周、「就这两天了」——那是医生口中不断变换的、父亲还可以存活的时间。白天,她在医院各个楼里跑着办手续做检查,晚上靠在病房的硬沙发上,监测各种情况。父亲反胃口干,柳岩准备的漱口水总是在手边,发现他不舒服马上递上一杯,这个动作每天重复上百次,夜里也是。

用尽最好的治疗方法,父亲的病情还是在不断恶化,柳岩甚至能摸到他肚子上拳头大小的肿瘤。父亲是个隐忍的人,他很疼,但忍着不说,有时候会偷偷地哭。最后一个月的时候,父亲完全无法进食,只能靠流食维生,变得越来越瘦。有一天他早上醒来,笑着跟大家说:「我昨天晚上梦见吃包子了,还吃了两碗白米饭。」在父亲面前,柳岩总是平静的,在嫂子王斌印象里,全家人六神无主时,柳岩是那个拿主意的人。但听到父亲的这个梦,柳岩没接话,转身走出病房,在走廊里痛哭。

为了让父亲高兴,柳岩动用私人关系,请他喜爱的演员来看望他。王刚和张凯丽都来过。王宝强是父亲最喜欢的演员,他来的时候,柳岩的父亲已经进入弥留状态,全身插满管子,不能躺下,只能倚在床上,低着头。王宝强跪在地上,脸几乎贴在床上,够着看他,握他的手,轻轻地叫叔叔。半个小时之后,父亲悠悠转醒,「啊,是真的王宝强来了。」他已经没有力气笑了,但为了不怠慢客人,他努力翘起嘴角。柳岩清晰地记得,那是父亲最后一次展露笑容。第二天,父亲离世。

仿佛一辆急速奔跑的汽车突然踩了急刹,柳岩陷入了迷茫,曾经自己努力想要得到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不是他们需要我,是我更需要他们,我所有的拼搏,如果没有他们,如果我没有想要给他们更好的物质生活或者不希望他们再有病痛,没有需要去借钱的危机感,我不会那么努力地去工作的。」似乎一夕之间,柳岩丧失了一个机会主义者全部的雄心壮志,「母亲跟着我哥住,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我没有家了,你知道吗?没有家了。」

不晚

葬礼之后,柳岩决定去美国,去洛杉矶的一所语言学校上课。学校是大鹏推荐给她的,他记得那段时间,「她好像没地方去,也没事情做。」去美国是一个长期的学习计划,张剑斌一开始是反对的,她的停顿过于漫长了,对于一位艺人来说很危险。但柳岩非常坚持,「我快40岁了,我没成家,我究竟以后下半辈子要为谁而活?」这是摆在她面前最大的命题,「我是不是还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做演员这个工作,总是不被认可,总是被偏见,我到底开心吗?如果说我挣到钱了,还需要为钱去做这个工作吗?」

她甚至已经做好不再回来的准备。国外的日子很宁静。如果不提名字,同学很少能认出柳岩。她像一个普通的学生,穿肥大的T恤和裤子,每天蹬一个滑板车去上课,中午回租的小房子里做饭吃,顺便喂一下房东的狗。不用上课的时候,她去健身,或者逛逛博物馆和美术馆。安静的日子抚平了一些悲痛,一个新的机会也悄然而至。出去不到两三个月,她接到了大鹏的电话——

「我终于找到一个适合我们俩拍的影片了。」

「有那么好吗?」

「有那么好,你快回来吧。」

柳岩回来了,在电影《受益人》里,出演了女主角岳淼淼。导演申奥记得,当他确定由柳岩出演女主角时,遭到了很多人的怀疑和反对,有人问他:「你确定要让一个性感的女演员来演你这个角色?」但在拍摄时,柳岩要做的则是远离性感。有一场戏需要穿泳装,道具组准备了一件普通的,柳岩在更衣室试穿之后发现有些暴露,她拍了照发给申奥,「如果这是你要的效果,我会尊重你的创作意图,同时呢我自己备了一件高领的,你看怎么弄?」

最终申奥接受了柳岩的建议,她穿着一件前襟到锁骨的泳衣拍完了那场戏。整部电影,她最高光的表演是岳淼淼要做最后一次直播,和所有的粉丝告别。柳岩拿着卸妆棉,一点一点抹去脸上浓妆,看上去很高兴,操着一口湖南话对着镜头说:「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让大家看看我不化妆的样子吧。我咧,是湖南的,大一点的时候我就想离开家,想去北漂嘛,遭了蛮多罪,上了蛮多当,但我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让我做真实自己的人,我一直说我24岁本命年,不是的,我38岁了。我以后要迈开新生活的步伐了……就这样突然地结束直播吧,爱大家。」她笑着,又仿佛有些悲哀,然后起身关掉了镜头。同样38岁的柳岩和岳淼淼的命运仿佛在那一刻发生了重合。申奥记得,那场戏结束,他喊「卡」,剧组好些人的眼眶有些湿,现场特别安静,仿佛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你感觉时间好像凝固了一下。」

2019年11月7日,《受益人》上映前一天,也是柳岩生日的前一天,她从繁忙的路演里请了一天假,回了趟惠州,嫂子王斌陪着她去祭拜父亲。墓地是柳岩选的,向阳,有山有水,墓旁种着两棵柏树。墓碑朝向惠州哥嫂的家,附近是机场,常有飞机掠过。父亲以前去北京看她,就住在首都机场附近,常会趴在窗前看飞机。她猜测父亲会喜欢这个长眠之地,她坐飞机回惠州时,父亲也会知道。她对着父亲的照片说:「爸爸,我电影上映了,可惜你不在了,但是我们都挺好的,你不要牵挂这边,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吧。」她给家里所有人买了首映那天的电影票,想了想,又多买了一张给父亲。

家人是她的支柱,也是她在所有命运关节处做决定的理由——曾经,母亲的病让她转换人生的轨道,一路狂奔、打拼,即便被利用、被误解、被嘲讽,甚至被侮辱,也不为所动,但最终,父亲的离开让她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只是,那个性感结出的「果」依然存在。最近录一档节目的宣传视频时,她要用到道具手机,工作人员图省事递上了自己的,正好跳出来一条微信,来自工作人员的妻子,语气调侃:「今天那个大X妹来录节目了吗?你看你们这帮男的。」那一行字扎进柳岩的眼睛里,她沉默了5分钟,「我看到的是这么一条,我没看到的有成千上万条,每天有人这么去讨论我,每次想到这个,心里都会咯噔一下。」

《受益人》上映后,柳岩还在电影院目睹了这样一幕:两位女性带着一个孩子来买票,孩子的妈妈问女伴,这电影谁演的,对方答柳岩,孩子的妈妈啊了一声,立刻说,「那这个电影不能带着孩子看。」但最终,凭借这部电影,柳岩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影后: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有观众评价,「柳岩终于有自己的代表作了。」

性感还在继续消亡。

亲近的人都能感觉到,柳岩变了。她喜欢招呼一帮朋友到家里吃饭,申奥带着剧组的人去过一次。她做了一桌子的菜,大家吃喝玩闹,热热闹闹,申奥突然意识到柳岩不见了,他挨个屋子找,发现柳岩坐在一个角落的地上看手机,「那个瞬间我就觉得,好像她只是需要很多人陪陪她。」她没有早年那么好胜了,她会推掉一些工作,定期给自己放假,隔一段时间会找个理由回趟惠州呆上一周,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大半箱都是给嫂子和母亲的东西,衣服、鞋子、护肤品,还有给侄子侄女的手办玩具。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时,柳岩会感到某种令人心碎的幸福。「我从来没有像我父亲过世之后那么的对家庭有渴望。20多岁的时候,我说哎呀吃什么饭呀,我要拎着包我去出差了,而现在就是,我想回来吃个饭。」

每次离开惠州,王斌看着柳岩拖着行李箱的背影,总觉得难过,「她这么奋斗,这么拼命,最终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柳岩承认自己现在常常感到孤独。「寂寞和孤独这些词,长达10年的时间,我都觉得可笑,我说寂寞、孤独、冷,这是不可能的。我这两年特别有这种感觉。」偶尔的,她会想起入行前的自己,在广州一家部队医院工作,穿着护士服。她长得漂亮,穿过操场时部队的男孩子都会回头看她。她不理他们,想着努力工作,将来可以当个护士长,找个医生安稳度日,挺好的。后来,命运将她推向另外一个轨道,她放弃也错过了那样的人生,但她想:「现在也还不晚。」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组-合作企业联盟聚合导航网-www.kashenpos.com

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www.hapjin.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创业金服www.isyib.com

315优品www.315up.com

168POS机信息大全网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网www.360ka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时翠书斋www.ishicui.com

蟹艳www.ixieyan.com

91买酒网www.91maijiu.com

喆匠www.jijiclub.com

龙吟祭www.longyinji.com

阳山状元www.52yangshan.com

牛霸微信宝www.nbwxb.com

天僖佳www.818mart.com

七天零食铺子www.7daysnack.com

抚囍www.fxduck.com

水禾鲜www.shuihexian.com

宝山明月www.baoshanmingyue.com

川小君www.chuanxiaojun.com

林芝草堂www.linzhicaotang.com

吉吉蚁www.ant711.com

零八二零0820www.0820up.com

适如常www.srcbio.com

吉鹿良选www.deerpub.com

檀王府www.irosewood.cn

王为权工作室www.twfmdhm.com

柳岩:性感消亡史

柳岩:性感消亡史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191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