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困守与奔逃:疫情下的癌症患者

本文作者: 2天前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困守与奔逃:疫情下的癌症患者

截至2月14日中午,#非肺炎患者求助#的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2250.9万,讨论量2.2万。武汉的非肺炎患者在呼救,他们大多身患癌症或慢性病,在自身疾病和肺炎之间游离惶恐。病房被征用,治疗已停止,他们中有人诉求一个安全的基础治疗地点,有人呼吁出台非肺炎重症患者异地转诊政策。他们想活下去。

困在肿瘤病房

“早知道是这样,那天死也要逃出去。”

到2020年1月22日,杨巧珍因为动肠肿瘤手术已经在同济医院住了快二十天,手术切口恢复得不错,这天上午可以拔管了。杨巧珍和陪床的丈夫、儿子都急着要回家过年。女儿在家等着他们,女婿准备开车来医院接她。从武汉回河南信阳老家不过200多公里,坐火车和开车基本都是三个小时,稍微眯一会儿就能到家。按照计划,一过完年,杨巧珍还要回武汉化疗。

但主治医生觉得,杨巧珍刚拔管,最好再观察一天。

1月23号,丈夫和儿子玉涛一早打包好了行李,准备出院。

等来的消息却是武汉封城了。

一家人没有任何准备。在玉涛看来,疫情似乎是一夜之间暴发的,武汉怎么会封城呢?这个肺炎真的这么严重吗?

玉涛第一次听人说到不明原因肺炎是在2020年1月20号。当时医院里有很多很多人,上下楼梯都要排队。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感受到更多紧张的气氛。

打包的行李又放回原处打开了。网上的消息铺天盖地,玉涛能做的事情就是打电话,亲戚朋友一个一个都问一遍。他意识到,武汉真的出不去了。

庚子鼠年的春节,杨巧珍一家最终是在医院里度过。杨巧珍病房所在的那层楼北锁上了,保安站在门面,谁都不能进来,谁都不能出去。

既然出不去,那呆在医院做完化疗再出去也好,杨巧珍一家想。医院里有食堂,吃饭不成问题,玉涛和父亲租了两个折叠床时刻陪在杨巧珍身边。

令人恐慌的不安是逐渐浮现的。

刚开始,玉涛发现整层楼只剩一个护士值班,常常见不到医生的身影,但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母亲的主治医生在初四之后就没再露面。后来去询问母亲什么时候可以安排化疗时,护士告诉他现在没有医生,让他回去等着。

立春过去了,元宵节也过去了,医生仍然没有出现。玉涛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杨巧珍的肿瘤从刚发现时情况就不太好,玉涛没有告诉母亲她得的到底是什么癌症,母亲每每问起,他只说做了手术再化疗一下就会好,没什么大事儿,母亲是农民,玉涛这样说了,她也就信了。做完手术时,医生明确说要在一个月之内进行化疗,但现在,谁来给他们化疗呢?

玉涛心慌了。

护士不断警告玉涛,能出院就赶紧出院,出去找个地方住。医院很危险,一不小心,这些本来就很脆弱的癌症病人就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且肺炎情势趋紧,如果病房被征用,到时再出去就真的无路可走。

但玉涛不能让母亲出院,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几乎花光了全部积蓄,出去住哪儿,吃什么呢?出去之后感染肺炎了怎么办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一些陌生人会往这些癌症患者病房里塞名片。玉涛也收到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湖北救护医疗用车”,下面有一红一黑两个电话号码。

病友之间传言,这些救护车可以带他们逃出武汉。玉涛动心了,打通了卡片上的电话,电话说确实可以把他们带回河南,只要有医院的病情说明和未感染新冠肺炎的证明,就能把人送出去。费用是5500块钱。

玉涛有点犹豫。信阳到武汉的火车票才37块,就算打车回去,也不超过600块。但他又仔细想一想,5500块钱用来救命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贵。

但是就算能出去,河南会放行吗?河南的医院会收治吗?现在哪家外省的医院会收治武汉的病人呢?

2月11号下午,玉涛给信阳市人民医院打电话咨询,对方说回来之后要在家隔离十四天才能去医院治病化疗,但母亲的病能拖那么久吗?玉涛不知道,他不知道母亲的病情目前到什么程度了,玉涛不知道该去问谁。

现在能做的只有继续在同济医院肿瘤病房里等下去了。查房医生说,到2月14号,肿瘤科可能有医生上班。

好在杨巧珍没有剧烈临床反应,因此还可能等下去。但有的患者已经不能再等了。

困在急诊重症区

“感觉都是电视里面才发生的事情,整个家都懵了。”

2018年清明节,陈龙被确诊急性淋巴白血病。得知这个消息后,陈龙的家人一时都难以缓过神。

陈龙妻子黄丽听说武汉的协和医院不错,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一家三口从深圳搬到了武汉。

两年的时间里,陈龙和黄丽带着1岁的孩子,在武汉“生了根”,再也没有回过老家。

陈龙的白血病很容易复发,所以大半时间他都在医院里。黄丽为了方便照顾丈夫,就干脆在协和医院旁边租了房,一直住到现在,哪里也不敢去,一刻也不敢离开。

2018年7月,好消息传来,陈龙父亲和陈龙的骨髓配型成功。不久后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

然而移植手术的成功,只是漫长恢复过程的第一步。命虽然保住了,但从骨髓移植成功的这天起,与之相伴的将是更长时间的排异治疗。黄丽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每一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就连一颗药丸都不能出半点差错。”

半年后,陈龙的病情复发。他被再次送进协和医院住院,一住就是半年,移植后的化疗比移植前更难以难受。生病前的陈龙身高167厘米,体重还有130斤,复发住院后,体重变成以前的三分之一,一个33岁的成年男性瘦到只有四十几斤。

一边照顾丈夫一边照顾孩子的黄丽,没有任何收入来源。陈龙的治疗费只能依靠54岁的陈爸爸在工地打工。原本计划着先在协和做三年的治疗,之后再走一步看一步。却没有想到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

随着血液科也相继出现新冠肺炎的患者,为了防止病人交叉感染,血液科不再接收白血病患者。1月21号,陈龙被安排出院了。血液科给出的出院理由是,陈龙隔壁床的病人被确诊为新冠患者,他也不能继续在这里接受治疗。

对于陈龙来说,不吸氧血液指标就上不去,不治疗就意味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黄丽打了市长热线,打了市政务,该走的办法都找了,却没有收到任何积极的回应。

春节当天,尽管知晓血液科那时已经不接收病人,黄丽还是硬着头皮去找了血液科的一位教授。

面对白血病患者家属的求助,教授也很无奈,只是说“实在是没办法”。 对于教授的无奈,黄丽也表示十分理解,“我们的教授他也是实在没办法,因为他要保护他的科室,我们不怪他。”

无奈归无奈,血液科的教授还是指明了一条道路。教授建议家属带陈龙去发热门诊做一个核酸检查。如果确诊为新冠肺炎,就有被隔离收治的可能,而隔离治疗就能有一个相对好的环境,幸运的话还能遇到血液科的医生帮忙治疗。

然而做核酸检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黄丽又去找了卫健委,几经周折,协和医院终于安排陈龙去拍了CT,做了核酸检测。医生告诉王丽,如果检测结果是阳性,就把陈龙安排过去。

核酸检测做了三次,结果都显示只是血液病人常规的肺部感染,不是新冠肺炎。没有被确诊,就意味无法住院,也得不到相应的治疗,只有确诊了才有可能得到治疗。而像陈龙这样的未被确诊的白血病危重患者,现在只能被置于尴尬的两难境地。

“我们求助的所有要求,所有安排我们都去了,但凡给个安全的地方,我们都去了。”黄丽向各个渠道求助,却每每希望落空。

血液科的教授是最了解陈龙治疗方案的人,抗排异的药应该吃多少,该怎么吃,都得靠教授来决定,而现在因为血液科的停摆,陈龙“无药可吃”。

陈龙现在只能在协和医院的急诊重症区,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说不了话,吃不了东西,胃部在出血,但无法及时调整给药方式。在急诊时即使遇到血压升高、心率过速、炎症指标飙升的状况,也只能做一些基础的治疗。

第一次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陈龙在急诊室昏迷了两天两夜,黄丽以为他可能要撑不住了,想去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却被岳父拦住了,岳父怕家里的小孩感染。“岳父说,现在我们的小孩是他唯一的根了,死活都没让我过去。”黄丽只好呆在家里,担心着小孩、担心家里的家人、担心着丈夫。

所幸,两天后,陈龙醒过来了。为了照顾他,陈龙的爸妈就住在医院里,医院有一个轮椅,两人就一个坐在轮椅上,另一个坐在床边,医院本来不让陪,但看到儿子这样,两人觉也不敢睡,饭也不敢吃,实在放心不下。

黄丽和丈夫视频,看到床位之间也没有遮挡,十来人就这样挤在一起,各种重症病人之间唯一的防护措施就是戴口罩。病房里的每一天,都是和死神赛跑。差不多每天都会有病人离世。

黄丽不得不担心,坚持了两年的治疗,到头来因为急诊区的感染变成了一场空。

即使是这样,有一个能接受治疗的地方已经很幸运了。

逃向何处

2月1号,杨艺的父亲本来应在武汉协和肿瘤中心进行肺癌的第五次化疗,但现实是2月1号父亲一直在家咳血,慢慢变成大口咯血,纸巾被一大片一大片染红。

武汉几乎所有医疗资源都流向新冠肺炎患者,协和肿瘤中心停摆了,不再收治任何病人。云南白药的止血效果甚微,去医院就有被感染肺炎的风险,特别是像父亲这样免疫力低下的癌症患者。

杨艺只能去医院请求医生开止血针剂,让他带回家给父亲注射。但开止血针让患者带回去是违规的,很多医生都会拒绝,最后杨艺在一家医院找到了一位同意他把止血针带回家去的医生。

杨艺后来在朋友圈写到:现在的武汉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个普通人的侠义,谢谢你们做了“错”的事。

但止血针不能治肺癌,父亲情况越来越差。2月8号,杨艺只能就近带父亲来协和挂急诊。急诊人太多了,杨艺说,他差点下跪请求他们让父亲住院治疗。

最后,一位胖胖的医生答应给杨艺父亲一个急诊床位。杨艺感恩这位医生的恻隐之心。这张床位似乎救了父亲一命。

杨艺很清楚,急诊并不是长久之计。多住在急诊一天,就多了一份感染肺炎的风险。父亲的病情也不能再拖了。武汉现在没有可以顾及到这些癌症患者的医生。所有的肿瘤中心都已停摆。

“好像谁都没有错,医生说的也没错,院长也没错”, 杨艺说,“谁有错呢?”

杨艺决定给父亲申请特殊原因离汉转诊,转去重庆去治疗。

2月3号,杨艺给市长热线打电话,热线工作人员明确回复,像杨艺父亲这种情况必须先找社区,跟街道把情况讲明,由街道上报区防疫指挥部,才能开具证明。

杨艺开始跑流程。5号,杨艺和母亲去所在的花楼水塔街道说明情况,但发现根本进不了街道办事处的门。那天晚上武汉在下雨,杨艺和母亲站在门外喊了许久,才有街道的工作人员出来。听他们讲过情况后,街道工作人员让杨艺自己去找防疫指挥部开证明。

也许是太紧张,也许是在门外雨中站得太久,杨艺听到街道回复的时候,突然感到“有希望了”。但他很快回过神来: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区防疫指挥部到底在哪里。

杨艺后来找到一个社区工作人员,给他开了一个情况证明,盖上了社区的章。工作人员又给了他一个联系方式,让他去联系区防疫指挥部交通运输组的一位科长。

“有希望了”的感觉再次降临,又在杨艺和科长通过电话后消失殆尽。2月7日晚上,这位科长在电话里明确回复杨艺,他只是交通运输组里面管货车的,杨艺的事情他无法帮忙。科长向领导汇报杨艺父亲的情况。领导表示武汉并不是没有收治癌症病人的地方,让杨艺自己再去找找。科长特别表示,疫情爆发以来,很多领导干部的家属也有生老病死,亲戚朋友托关系来想让防疫指挥部批条子,他们都没有答应。

杨艺想,自己肯定是开不到证明了。

2月14号可能会有医生,这个消息杨艺也听到了。他前后打过十几个电话给协和肿瘤中心的主治医生。医生也让他等到14号,看情况会不会有转机。

2月12号早上,希望又一次破灭了。协和肿瘤中心被征用,用来收治1000个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杨艺的父亲还在协和急诊躺着。

杨艺也试着给那家神秘的救护车公司打电话,对方不愿意透露姓名,但表示可以将杨艺父亲送出武汉,到重庆的报价是“两万块”。

这是杨艺最后的希望。他觉得两万块钱不是问题,但那辆救护车是否真的能带他们顺利抵达重庆就诊,他很担心。

杨艺在网上求助时认识的一位病人家属已经放弃了。她对杨艺说:“我已经想好了,要是爸爸走了,我会去四祖寺庙请和尚念经超度,他来生不要再受苦受难。”

“我不会这样想,希望你也一样。”杨艺回复道。他要抓住最后的希望。只要在重庆找到愿意接收父亲的医院,那辆神秘的救护车,或许真的能救父亲一命。

杨艺联系了重庆大学城医院,从负责人那里听到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常听到的八个字:

“没有办法,无能为力。 ”

无论如何,都要带父亲先离开武汉,那辆神秘的救护车将会在十六号准时出现在楼下,他要赌一赌。

被封城困住的不只有武汉的癌症患者,各地交通管制趋势愈紧,还有很多人也在策划一场“逃亡”。

闯重庆

“管他的,死马当活马医。”

田宏伟的手中握着证明书和诊断书,就像握着一张没有刮开的彩票。拿上家人东拼西凑出来的口罩,田宏伟转身坐上了车,准备闯重庆。

只有离开武汉,田宏伟才有可能摆脱癌细胞的追赶;尽管路上也可能感染新冠肺炎。

因为化疗导致免疫力低下,田宏伟很怕新冠肺炎。一听到风声,他就再也不敢出门了。他待在家中,时刻关注身体,生怕自己有一点发热、咳嗽,每天反复洗手,祈求着自己能平安度过这次疫情。

疫情暴发之前,田宏伟被称之为奇迹。晚期结肠癌的手术成功率仅有20%,他闯过来了,化疗七八次后,恢复率高达95%,连主治医生都常常惊叹田宏伟是他近20年从业经历中碰到少有的奇迹。

田宏伟也曾认为自己是一个奇迹。病友们纷纷来“取经”,他还拉了一个群,分享自己的经验。在群里,他是病友们治愈的希望。

疫情暴发,奇迹突然显露出脆弱的真相。

药吃完了,路封了,化疗也停了,田宏伟郁闷得不得了,病友们都慌了神,出不去城市,给他打电话说感觉在家里等死,除了哭,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田宏伟没想到疫情会这么严重,每天看着新闻上感染病例越来越多,他心里越来越没底。疫情是可怕,但他不能再等了,不然前面的一切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医生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只能告诉田宏伟“静观其变、再缓几天”。

1月30号本该是田宏伟做第11次化疗的日子,但医院是潜在新冠肺炎患者的聚集地,交叉感染是医生和田宏伟共同的担忧,暂缓几天不得不成为眼下的选择。

停止化疗的这七天,田宏伟没有药。他联系县里的医院,医院却连最主要的药物都没有;他又联系市里医院,回应是:“再等等。

田宏伟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他要逃出去。

田宏伟的医院在重庆。进城已经很困难了。那段他走了很多很多次的高速公路,不再畅通。疫情爆发后,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防止人员流动,交通管制趋势愈紧。重庆市2月1日发布公告称:从2月4日零时起实行网上预约通行方式,预约对象具体包括过境我市的车辆驾乘人员,以及返渝生活、工作、上学的车辆驾乘人员。

这意味着,只有在重庆居住、上学、工作的人员才能够进城,田宏伟没有居住证、不在重庆工作、更非重庆的学生,只能试着在网上申请了进城,但如他所料想的那般,申请迟迟未审核过,他只得去当地派出所、执法局开了一份证明,但这份证明能否成为进入重庆的门票,他不知道,只能搏一搏。

2月6日上午,田宏伟的侄子陪同他一起出发。一路上,他和侄子偶尔说说话,更多时候,是看向窗外,高速公路上没有太多车辆,但起伏的山却总在眼前,他不敢去想自己能不能进入重庆,会不会被感染上新冠肺炎,是不是要前功尽弃。一想到这些,他只能紧紧攥住那份证明。

从贵州到重庆,有三处收费站需要全面检查,每次都要重复量体温、登记和车辆消毒流程。到达正安收费站时,他向工作人员解释自己的情况,但无论怎样解释,工作人员只告诉他“没有审核过关就不能通行”,他只能拿出自己兜底的“门票”,工作人员一边看,他一边解释:“通融通融吧,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工作人员看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去量体温吧,做好防护,一定要医治成功。”

田宏伟突然很感动。世界上可能没那么多奇迹,有的都是一些人的恻隐之心。

到达医院时,天色已经有些灰沉,“新桥医院”四个字在夜色中尤其显眼,田宏伟长吁一口气,戴好口罩进了医院,医院里人不多,但住院也并不那么容易。

田宏伟在网上预约的是住院部,但住院之前,医院需要他先去门诊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确定没有感染上新冠肺炎,才能入住医院,他并不熟悉门诊部,穿梭在各个窗口办理手续时,因为身体虚弱而行动迟缓,得尽量避免和人接触;以免被感染,这个过程让他觉得非常难熬,但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得熬下来。

门诊的检查显示他未被感染新冠肺炎,结肠癌常规的检查却显示他的情况有所恶化。

“血常规、尿常规、肿瘤细胞”的指标相较上一次检查有所浮动。延后八天的化疗显然让田宏伟的情况变得差了一些,原本计划在这次化疗中拔管,也只得延期;原本计划18期的化疗可能也需要增加次数。

他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晕眩、无力、想吐,这次的“逃亡”让他增加了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回家后他就要进行自我隔离;他也不知道下次化疗会不会出现别的问题,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病友崩溃的哭声萦绕在他脑中“我逃不出去城市,没有药,只能在家里”。他知道,证明并不是如此轻易的就能开到,逃离城市还是很多病友的奢望。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组-合作企业联盟聚合导航网-www.kashenpos.com

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www.hapjin.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创业金服www.isyib.com

315优品www.315up.com

168POS机信息大全网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网www.360ka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时翠书斋www.ishicui.com

蟹艳www.ixieyan.com

91买酒网www.91maijiu.com

喆匠www.jijiclub.com

龙吟祭www.longyinji.com

阳山状元www.52yangshan.com

牛霸微信宝www.nbwxb.com

天僖佳www.818mart.com

七天零食铺子www.7daysnack.com

抚囍www.fxduck.com

水禾鲜www.shuihexian.com

宝山明月www.baoshanmingyue.com

川小君www.chuanxiaojun.com

林芝草堂www.linzhicaotang.com

吉吉蚁www.ant711.com

零八二零0820www.0820up.com

适如常www.srcbio.com

吉鹿良选www.deerpub.com

檀王府www.irosewood.cn

王为权工作室www.twfmdhm.com

困守与奔逃:疫情下的癌症患者

困守与奔逃:疫情下的癌症患者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109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