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无法靠岸的钻石公主号

本文作者: 6天前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无法靠岸的钻石公主号

钻石公主号」邮轮的离岸隔离进行到第九天,已经有174人确认感染新冠肺炎,超过了日本本土的确诊感染总数,且还在增加。一个突然来袭的新型病毒,一场突然降临的隔离,一艘无法靠岸的船。「钻石公主号」像个隐喻,它暴露了看似平滑运行的现代社会系统的脆弱。

文|赖祐萱

靠不了岸

船即将靠岸,高桥想。下船之后要去吃麦当劳、烤肉和牛肉盖浇饭。自从2020年1月20日在横滨港登上「钻石公主号」,他已经在海上漂了12天。这是2月1日,从日本九州鹿儿岛,经停香港、越南岘港、台湾基隆港、日本冲绳,两天后,他将抵达出发地横滨港。出生30多年,第一次参加豪华邮轮旅行,更准确地说,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坐邮轮出海。他很兴奋,每到一处景点,都下船参加了在地的观光活动。2月1日那天,邮轮在冲绳首府那霸市入港,他和船上其他乘客一起,在这里进行了一日观光游。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未来一个月内最后一次下船。他玩得很愉快,虽然,和他同行的乘客,大部分都是看起来已经退休的老年人。

这天深夜,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邮轮上一名80岁香港乘客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7天前,他已经下船,但船上的人有感染的可能。

2月3日晚上8点,「钻石公主号」全力航行两天后,比计划时间提前10小时到达横滨港。3711人本该下船,但是,高桥,还有船上所有人,都听到了广播:船不能靠岸,所有人要留在船上,接受厚生劳动省的检疫。与香港感染者密切接触的200多人将会首先接受检疫。

高桥立刻在推特上发布了这条消息:「钻石公主号」邮轮即将被隔离,在自己的名字旁,他又标记上了「On board the Diamond Princess」。未来的一周,他发布了超过1500条推文,成为社交媒体上这艘邮轮信息最活跃的提供者之一。

「钻石公主号」由日本制造,从日本始发,是美国嘉年华邮轮集团旗下的著名品牌「公主邮轮」中最大的邮轮之一。这次航行,它承载了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乘客中将近一半来自日本,其次是美国和加拿大。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调查,船上的中国乘客有287名,包括2名大陆乘客、260名香港乘客、20名台湾乘客和5名澳门乘客,另有20名中国船员。

船不能靠岸。尽管那位香港老人被感染的新闻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蔓延,邮轮上,乘客们继续着闲适的心情,相信这种新出现的病毒与自己无关。3号下午,航行的末尾,高桥看到,有人在大厅玩游戏,有人在泳池旁的休息区打扑克、打麻将,餐厅的黄色暖光中,围坐在一起吃饭的人并没有减少,晚上8点多的表演秀,照样有人涌到现场。几乎没有人戴口罩。

晚上11点,船长广播,所有乘客都必须待在房间,检疫官上船。闲适的气氛就此消失。第二天,检验结果出来,船上有10名确诊感染者。又一次广播,从2月5日计算,14天的隔离正式开始。

7 X 24小时

最初,那种感觉算不上过分糟糕,只是有点无所事事。

「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客房分为7种类型,大的有40㎡-80㎡,拥有独立阳台,小的只有14㎡。海景舱没有阳台,只有一扇小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大海。内舱更小,没有阳台也没有窗户,却要容纳下3、4个乘客。高桥就住在内舱的最小房型里,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发推特,发推特。在封闭的小空间,24小时被无限拉长,晚上,他睡不着,恍惚中经常以为自己听到了来自甲板或是隔壁房间的咳嗽声。

一日三餐是乘客们仅有的能与人交流的时刻。每天,船员们先是敲门送来一张菜单,从前菜到主食,再到甜点,一周来几乎没有重样。乘客可以点菜,日式、西式、中式料理几乎都能满足。开饭时刻,船员再次敲门,送上饭菜,荤素搭配均衡,还有水果和饮料。乘客可以借机打开门,和船员说一声「谢谢」。

但也就是这些。邮轮禁止船员和乘客有更多的接触和交流。2月5日开始,船上的所有娱乐设施,泳池、赌场、温泉、影院、歌舞秀、按摩,都关闭了,乘客们所有打发时间的活动,都只能在房间里。

帮助乘客杀时间,邮轮也想了很多办法。隔离后,网络开始免费提供,速度时快时慢。8个电视频道,60部电影,24小时随便观看,只不过大多数影片都是英语字幕,而乘客大多来自非英语国家。一些中年女性会选择看电视中的太极拳视频。每天,邮轮还给乘客发彩色的折纸和数独题卡,日本乘客更喜欢这两种游戏,有人因为某天只送来了数独题、落下了折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不满。

隔离的时间还是显得太漫长了。

大卫·阿贝尔74岁,来自英国,这次登船旅行,是为了庆祝和妻子的50周年金婚。他每天都在Facebook上开一会儿直播,通报这艘船的隔离生活。电视报道中,他发现一位英国乘客已经确诊感染上新冠肺炎,而他曾和确诊者同桌吃饭。自然有点担忧,但对着直播镜头,他富于教养地说,那位确诊乘客正在和新婚妻子蜜月旅行,「我想她一定非常的难过。」直播里,他还展示了自己的房间,拥有海景阳台的套房。除了直播,他能做的就是在阳台上创作,举起相机,拍下海鸥、波光粼粼上的夕阳,还有远处抵达不了的港口。

陈日昇是一位魔术师,来自中国台湾地区,从越南上了这艘船。本来是开心的,他受邀而来,开始自己2020年第一场邮轮表演。然后,隔离开始了。他住在没有阳台、只有窗户的房间,只能望见一小片大海。他也开了直播,说,在船上的日子并不好受。他还说,病毒不会分贫穷贵贱身份地位,会生病,就是会生病。

比无聊更沉重的情绪在蔓延,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说,「这就是个高级监狱」。一艘世界顶级的豪华邮轮,陷入了7X24小时的沉默。正如高桥所见到的,船上乘客大部分是老人,其中有相当部分不使用智能手机。隔离发生时,他们对外界所知不多。但电视新闻中,船上的确诊人数一天天在增多。10人,41人,65人……漂在海上,无法靠岸,恐慌和焦躁,随着时间逐渐积淀。

高桥还是每天发推特。他说,船长广播越来越频繁了,隔离第一天,广播八次,最近,已经达到了每天十数次。「比起感染者们传递出来的恐慌,更严重的是无尽地待在屋子里的混乱感。」他同意接受《人物》的采访,但记者发去的问题,他过了三天才回复。在那个小小的、不透风的房间,他睡觉、吃饭、发推特,等待来自岸上的检疫官一批批对乘客检测。

像高桥这样住在内舱的乘客,邮轮允许他们每天到甲板上透气一小时。那一小时中,高桥会遇到别的乘客,但谁跟谁也不说话,他们谨慎地保持距离,「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边走,一边大口呼吸着空气。」他对《人物》说。

崩溃的系统

另外一些人,面临比高桥严重得多的问题。

药不够了。你知道的,乘客中大部分是老人。很多人有基础病,但随身带的药只准备到2月4日,预计到港下船的那一天。突然宣布的隔离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糖尿病、高血压、白内障患者开始出现停药带来的身体问题,到2月9日,已经有100多位乘客表明自己身体不适,出于跟新冠肺炎无关的疾病。一些人被紧急送医。

据《读卖新闻》报道,「钻石公主号」2666名乘客中,60岁以上老年人有2144人,占比高达80%。高桥也告诉《人物》,很多老人尤其是日本的老年人,不会使用最简单的翻盖手机,更不要说能够获取外部资讯的智能手机。日本乘客和他们的家属把希望寄托于厚生劳动省,家属们不断地给厚生省打电话求助,厚生劳动省发布了药物申请书,按照对外说法,乘客填写好信息,就可以获得药物。但是,实践起来并没有那么快。即便填了药物申请书,隔离的5天后只有500人收到了紧急药物。愤怒在增长,2月9日,在推特搜索关键词「厚生劳动省」,后面跟着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无能」,其次是冠状病毒。

中国驻日使馆送去了一些药物,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香港乘客的感谢信。其他来自日本之外国家和地区的乘客还在努力找药。推特上每天都能找到大量的药物求助信息,大部分的求助来自乘客们的家人,他们通常是年轻人,为自己的父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求助。美国佛罗里达州女孩Ashley每天都在询问各国网友,如何帮助她在船上的父母获得药。她想过求助于美国政府,写了邮件,但没有回复。2月9日东京时间凌晨4点,她对《人物》记者说,「我已经几个小时没有联系上我的父母了,也许他们已经睡着了。关于如何获取药物没有更多信息,如果你知道什么请一定告诉我。」

人们习惯了在现代社会系统中平滑地运转,但一个忽然出现的新病毒,一次突然降临的隔离,暴露了这一系统的脆弱。一位日本老太太举着一面日本国旗向岸边的人示意,旗子上写着「药物不足」。岸上的人在白纸上写下「什么药」,对着她展开。物资调配和民众的需求,在这一刻回归了最原始的沟通。

对很多老人来说,船长广播通知成了获取信息的唯一渠道。高桥每天在推特上同步船长广播的音频。根据邮轮公司官网发布的信息,这艘邮轮上有来自世界56个国家和地区的乘客,船长广播却只有英语和日语两种语言。高桥觉得,这对船上很多来自非英国地区的乘客很不友好,他曾在推特上求助,希望有人帮他把广播内容翻译成中文。还有一位日本男乘客说,每次听广播,都感觉自己在进行英语托业听力考试,非常紧张。

空间的密闭和信息的停滞,让很多乘客到达了崩溃的边缘。2月11日,一位日本乘客向日本政府提交了手写信,提出船上乘客的困境:床单一周未换,生活环境需要改善;需要医疗援助;信息不足;邮轮服务台对乘客需求置之不理;老人、有过往病史者没有得到良好照顾;希望日本政府开设一个乘客需求电话热线。而异国乘客的表达就没有那么克制了,一对美国夫妇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呼吁,「特朗普,救救我们!」

就在那天,日本内阁有议员提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应让无症状乘客下船。但是,经过表决,这个提议被否决了。隔离的日子,还得继续。

不想跟富士山说永别

Kuma是横滨一家物流公司的职员,在大黑埠码头上班。「钻石公主号」就停靠在那里。大黑埠码头是横滨港第一个人工岛码头,有25个大型泊位,还有日本国内最大的物流中心。紧邻的横滨港湾大桥是连接东京都圈的重要线路,许多私营企业的仓库都在这里,也就有很多像Kuma一样的工人在这里工作。

每天上班,Kuma都能看到那艘被感染、被隔离的船,离陆地并不遥远,但无法靠岸。得知它将在这里停留14天,又眼见着救护车一辆辆驶过,从上面不断运送下来患者,他愤怒了。他在推特上说,「NHK报道冠状病毒的出现将会影响(日本的)观光、经济甚至奥运会,而就在港口边上工作的这些普通劳动者的身体健康,却没有任何人关注过。」

22岁的日本女孩奈奈和家人住在横滨港附近,她正在横滨市立大学鹤见校区读书,那儿离港口也不过几公里。「钻石公主号」停靠横滨港后,她周围的同学和居民慌乱起来。尤其2月7日厚生劳动省宣布新增41名感染者后,附近的药妆店里,口罩已经完全断货了。奈奈说,她家里的口罩量只能勉强对付即将到来的花粉季节,「比起花粉,我的朋友们更担心隔离邮轮的事情。」她从没想到新冠肺炎,这个陌生的病毒,居然会离自己这么近。又觉得,「与其担心事态会不会变得更严重,不如想办法到哪里去买口罩。」

在横滨市区上班的白领星野告诉《人物》,公司同事们偶尔会讨论隔离邮轮的新闻,但都说不会太担忧。街上戴口罩的人似乎有所增多,不过,他特意说明,不能确定就是因为那艘邮轮,「毕竟日本人平时戴口罩的也不在少数,而且我们这里离横滨港还有一段距离。大多数人相信,病毒并不会传播到这里。」

病毒就像一颗炸弹投在了「钻石公主号」上,产生的冲击犹如涟漪,从船向外一层一层地延伸,随着距离拉长而逐渐减弱,但并未平息。

一位独自旅行的乘客在社交媒体上说,自己已经达到极限。她住在有窗的房间,但每天一早醒来,透过窗户望出去,除了隔开船和陆地的海水,就是穿着防护服的检疫官、自卫队和救护车。

邮轮广播说,停靠的救护车不代表什么,只是为了随时的意外做准备。但这起不到安慰的效果。新冠病毒阳性反应的乘客数每天都在增长,数字一天比一天更显惊悚。截至2月12日,船上一共检疫了492人,累计确诊感染者达到174人,确诊比例达到35%,其中一名感染者是上船检查乘客的检疫官。厚生劳动省说,这位检疫官在2月3号上船,前两天工作时他戴了口罩和手套,没有穿防护服和护目镜;后面两天的工作中,他偶尔没有戴口罩——这个例子又增加了恐慌。2月13日,船上有一名女性和她的孩子确认被感染。这是日本首次有母子同时被感染的案例。这位女性已经怀孕15周,这也是日本首次有孕妇被感染。

「钻石公主号」上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日本本土的确诊感染总数,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这让它的情况显得越来越棘手。

新冠肺炎的疫情还在延续,像公主号这样无岸可靠、漂泊在海上的邮轮还有很多。中国香港一艘名为「世界梦号」的邮轮,因为曾搭载8名确诊新冠肺炎的乘客,在岸边停靠、隔离了4天,直到2月9日,香港方面宣布船上人员检测结果均为阴性,3600余名乘客和船员才全部下船。载着2200多人的「威士特丹号」更不幸,尽管船上无人确认感染病毒,它还是被好几个国家及地区以防疫为由拒绝入境,辗转日本、台湾、关岛、菲律宾、泰国,在海上漂了整整两周,直到2月13日,才在柬埔寨靠岸。邮轮已经成为这场疫情战争中无法被忽视的危险之处。一旦发现感染者,所有人都会被困在由几千个格子房间组成的庞大密闭空间,无处可逃,只能在隔离中等待检疫。

「钻石公主号」一位印度船员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说,现在谁也不能离开这艘船,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感染也不知道。船员曾经是他梦想的职业,他说,等到梦想实现了,却发现是个噩梦。

2月11日,在那个「让无症状乘客下船」的提议被否决后,日本政府表示,会开始探讨新的解决方案:能否让老年人、患有疾病的乘客等病毒易感人群提前下船,在日本境内医院进行隔离观察。还有医生认为,隔离是错误的,因为已经发生了集体传染,如果让乘客早点回家,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检疫反而令传染扩大了。

2月13日中午,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信在记者会上称,患病者以及80岁以上的高龄者新冠肺炎检测呈阴性的,明天,也就是2月14日可以开始下船。邮轮公司说,如果不出意外,隔离将会在19日结束。「钻石公主号」,目前依然无法靠岸。

有位来自日本的女性乘客,本是和朋友一块乘邮轮出来玩,隔离期间,他们虽然在一艘船上,却只能通过网络交流。在社交媒体上,她名叫「被囚禁的公主」,她说,她喜欢站在阳台边上,那里能够看见夕阳的暖光打在富士山顶的皑皑白雪上,也能够看见车辆一刻不停地在横滨港湾大桥穿梭。她想,「这是与富士山暂时的别离。可我不想跟富士山说永别啊。」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卡神小组-合作企业联盟聚合导航网-www.kashenpos.com

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www.hapjin.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创业金服www.isyib.com

315优品www.315up.com

168POS机信息大全网www.168pos.cn

360卡卡信用卡信息网www.360ka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时翠书斋www.ishicui.com

蟹艳www.ixieyan.com

91买酒网www.91maijiu.com

喆匠www.jijiclub.com

龙吟祭www.longyinji.com

阳山状元www.52yangshan.com

牛霸微信宝www.nbwxb.com

天僖佳www.818mart.com

七天零食铺子www.7daysnack.com

抚囍www.fxduck.com

水禾鲜www.shuihexian.com

宝山明月www.baoshanmingyue.com

川小君www.chuanxiaojun.com

林芝草堂www.linzhicaotang.com

吉吉蚁www.ant711.com

零八二零0820www.0820up.com

适如常www.srcbio.com

吉鹿良选www.deerpub.com

檀王府www.irosewood.cn

王为权工作室www.twfmdhm.com

无法靠岸的钻石公主号

无法靠岸的钻石公主号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1159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