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二奶杀手的生活轨迹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9-03-06)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二奶杀手的生活轨迹

西安地铁内,带着墨镜的张玉芬脸上有着使她从众人中瞬间跳脱出来的强悍表情。媒体赋予她的“二奶杀手”标签虽杀气腾腾,却是对她这些年经历的最直接概括。回忆这“斗志昂扬”的20年,她简短有力地总结:“太值了!我热爱这场战争。”

2015年5月7日,北京一家快餐店内,张玉芬与“委托人”胡晓(化名)见面。几天前,张玉芬接到62岁的胡晓打来的电话,她说自己的丈夫出轨,并与他人同居,希望张玉芬帮忙“捉奸”。张玉芬与对方相约见面,胡向张玉芬提供了丈夫的基本资料和一些偷拍的照片。

5月11日晚,“捉奸行动”前夜,张玉芬给手机充电。“手机、充电器都得充满,黑色手机主要用来通信,白色手机像素高,质量好,偷拍录音都好用,看我明天怎么神不知鬼不觉抓他们现行。”

5月12日一早,张玉芬和搭档来到香山公园,她们接到“线报”,出轨的丈夫会和情人在这里参加合唱团活动。行动开始前,张玉芬和搭档戴上帽子,一来遮掩自己的模样,二来这样的装束更像游客,可以打消对方的戒心。

香山公园,两名目标人物出现在山顶的小亭子上,参加合唱活动。张玉芬和搭档分立在两人身旁,佯装成看热闹的游客,不断抛出各种看似家常的问题,想要从两人嘴里套出能够坐实他们“奸情”的证据。

结束“取证”,张玉芬和搭档向胡晓展示刚刚采集到的“证据”。在闲聊中,情人跟张玉芬说“我们是夫妻关系”,这些都被一旁潜伏的搭档录了下来。

这只是张玉芬近期接的“案子”里,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每天,她要接几十个电话,来电者大都是因丈夫出轨而求助的妻子。这些女人希望通过斗争经验丰富,跟踪偷拍手段娴熟的张玉芬找到丈夫出轨的证据。

张玉芬随身携带的工作笔记里,密密麻麻记满了求助者的电话和所在地。从2003年至今,向她求助的电话号码记满了35个小本,平均小半年一本。按照她的说法,她的战绩里,从平头百姓到省部级官员无所不包。

张玉芬对打杀二奶的执着源于18年前。1997年,出轨的丈夫跟她摊牌要求离婚,张玉芬不肯,丈夫一夜间消失,并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再也没有回来。图为张玉芬与前夫及儿子的旧照。

对丈夫和第三者的怨恨和愤怒让张玉芬决定反击:“二奶像当年的日本鬼子,践踏中国,所以要打。枪杆子里出政权,打的就是你。”至于背叛家庭的丈夫,也不能原谅,“要闹大、闹臭他,臊死他”。为了取得丈夫重婚的证据,张玉芬开始跟踪。“他搬一次家,我就挖他一次窝点,10年里用坏了3部照相机、2架望远镜和4台录音机。终于拍到他俩一丝不挂同床共枕的画面。”

在取证的十年里,张玉芬有了同伴:她陆续认识了九个相同境况的女人,她们组成了“打二奶游击队”,在西安各地展开行动,方式激烈:在街上拉住二奶就打,边打边骂,扒衣服、脱裤子,打完就跑。“打二奶游击队”因为其他成员的去世而解散。“我们侦探所的十姐妹,现在就剩下我一个还活着,都得的癌症,都因为丈夫出现婚外情、长期忧郁压抑才得的。”图为张玉芬与“同伴”的旧照。

游击队解散后,张玉芬又先后创办过“火凤凰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和“中华全国民间反二奶同盟”。2014年初,张玉芬萌生转型念头,有从斗争者转为倾听者的意向。带着从调查婚外情、打二奶得到的10万元收入和积蓄,她来到北京某郊区,在一个小山坡上租下一间水泥小屋创办“情感驿站月亮湾”救助站。“月亮代表女性,月亮湾就是女性受到伤害后避风的港湾。”张玉芬说。图为“月亮湾情感驿站”所在地。

救助站一直遭遇注册难的问题,但全国各地依然有不少妇女来此求助。人多的时候,这间仅能容下四人就寝的房间根本住不下。由于人数渐多,曾经免费提供食宿的张玉芬为了维持运营只能向每个人收取每餐10元的费用。“在这里我们同仇敌忾,相互扶持,我们就是这里的娘山好汉。”张玉芬笑称。图为“月亮湾”内,张玉芬与求助者一起吃中饭。

一些人喊张玉芬“神经病”,整天打打杀杀。张玉芬一再跟记者强调,自己除了“打二奶”,生活里还有其它丰富的部分。图为张玉芬带着其他求助者在救助站门口开出一条狭窄的菜地,种了韭菜,“婚姻已经给我们带来了那么多不幸,我们应该学会自己给日子找点乐子。”

5月16日早上5时许,张玉芬坐着普快列车从北京回到西安,这次她是为自己亲手创建的舞蹈队的表演回来。

张玉芬西安的家在某事业单位的一楼,常年奔波的生活让这个曾经她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变成了歇脚的“驿站”。这套房子也几乎是她现存的唯一财产。2007年,法院判决张玉芬与结婚26年的郭某离婚。基于对张玉芬靠低保维持生活和她并无过错的考虑,法院将这套单位住房判归了她。

张玉芬脸上紧绷的表情只有在提到儿子时才会柔和起来,她说自己现在做的事,家里人都不知道,除了儿子。图为在与一个求助者见面的约会上,张玉芬带来一朵鲜花,说是儿子补送给她的母亲节礼物。

5月18日,西安,一大清早,张玉芬来领取舞蹈队表演所需的道具和服装,包括红旗和毛泽东像。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张玉芬崇拜毛泽东,她当过文革红小兵,跳过忠字舞,还在西安毛泽东敬览馆担当过解说员。

拉着整理好的道具和服装,张玉芬赶往排练场,在没有跟踪取证任务的日子里,她也习惯在外出时戴上墨镜。

西安玉祥门,张玉芬和队友们一起排练。

与在媒体上塑造的高调强悍的作风不同,在西安,只有舞蹈队里特别亲密的队友才知道张玉芬捉小三的事业。图为张玉芬和一位队友聊起媒体关于自己的报道。

种菜,跳舞,这些都是生活的调剂,张玉芬的事业仍专注于反对婚外情这一块。图为走在路上,张玉芬接到了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求助电话。

深夜,张玉芬在“救助站”门前接受媒体采访。在北京,张玉芬的采访已经排到了七八月份。“忙不过来”,但她乐此不疲。这些年来围绕在她身边的除了求助者,还有不少媒体。她享受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感觉,“特有成就感”

“做饭要有做饭的样子,杀二奶要有杀气。”张玉芬在做饭时称。她喜欢研究《孙子兵法》,从里面提取一些精华,可以学到很多侦探的技巧。”还喜欢研究历史上的著名女人。“像吕后、武则天、慈禧这些女人,可以总结出一句话:无毒不丈夫。”

或许正是这些特质吸引了一群婚姻不幸的妇女,聚集在她周围形成磁场。向霜(化名),湖南人。2010年2月,向与丈夫结婚。当年底,因为电话中的一次口角,丈夫开始对其实施家暴,并在此后数次殴打向霜,称“自己的老婆,想教训就教训”。向霜两次起诉离婚,一次因丈夫当庭写下保证书作罢,一次被法庭驳回。向霜曾通过社交软件化名测试丈夫,发现丈夫对外宣称未婚。丈夫发现后于今年2月起诉离婚。“他声称我强迫他结婚,纠缠他去他单位无理取闹,影响他工作和生活”,向霜称,“他多次家暴,我只希望得到公开道歉,以分割财产和人身保护令的形式获得安全保障,让暴力远离我。”

张嵩(化名),陕西咸阳杨凌人。2002年至2003年,张嵩委托声名渐起的张玉芬帮忙捉奸,并成功取得丈夫出轨的证据。这些证据在以后的离婚诉讼中让张嵩取得了主动权。与张嵩离婚后,丈夫与“小三”生活在了一起,至今仍住在西安,虽已过去十多年,张嵩回忆这段经历时仍忍不住落泪。近期,她因亡兄与医院发生纠纷,受伤后一直卧床。

武小华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到北京来反映情况了。这名邯郸市成安县文教局的教研员因为丈夫出轨、遭到第三者殴打如今成了“老上访户”。武小华的丈夫是成安县法院副院长,而第三者刘某是其丈夫的女下属。据其回忆,2003年刘某偷生二胎给她丈夫电话被她接到,对方恼羞成怒辱骂她。为了保护丈夫的前途和家庭,武小华选择了忍气吞声。但令她始料未及的是,2005年2月刘某及其时任邯郸市公安局高开区分局政委的哥哥竟然纠集十多人在丈夫工作的法院门口对其进行围殴。“将我打得昏死过去仍不肯罢休,还威胁围观群众,谁敢拦架就打死谁。” 武晓华被打得遍体鳞伤,至今仍有严重的后遗症。“我现在不离婚,就是觉得不公平。第三者仗势欺人,破坏他人家庭甚至打伤别人合法妻子,希望社会能揭露第三者的无耻和罪恶,让合法妻子合法家庭能受到法律的保护。”

何安(化名),安徽阜阳人。她与丈夫是高中同学,毕业后何安外出打工赚钱,供丈夫上大学。就在两人准备结婚时,何发现丈夫与一名女子内容暧昧的信件,以及一枚不属于自己的戒指,当时丈夫承诺会与对方一刀两断,何安选择了原谅。然而婚后丈夫依然与第三者藕断丝连,并与多名女子发生不正当关系。更令她心寒的是,2007年儿子出生才3个月被查出川崎病,丈夫基本对孩子不管不顾,几年下来,为了给孩子治病,何安已负债近20万元。“从孩子生病到现在他就出了3万多元,现在他又来北京跟一名老中医的女儿搞在一起。我一直没敢离婚,没离他都不管孩子,离了就更不管了。”目前,何安已经向法院起诉丈夫重婚罪,却苦于找不到更多证据。“我已经不求挽回婚姻,只希望孩子能平安,也希望能有专家医生看到我的遭遇帮帮我的孩子。”

封西霞,51岁,陕西人。她原本应该在陕西西北国棉四厂准备退休,但如今只能只身漂泊在北京,没有工作,没有社保,没有经济来源甚至没有家,只能长期借宿在张玉芬的驿站里。封西霞和前夫自由恋爱,婚后尚算幸福,但没过多久丈夫与同厂一名女工发生婚外情,女方甚至堂而皇之住进家里。“每个月的工资都被他领走拿去包养那个女人,我稍有意见他便拳脚相加。”女儿出生半年后,封西霞起诉离婚。为了离开丈夫,她最终选择净身出户,放弃女儿和财产。“20多年了,我再也未见过女儿一面。”封西霞称。“在那个年代,离婚的女人受尽歧视,周遭的人都欺负我,厂长甚至还贪污了我的工资。我实名举报他却被开除。”此后十多年,封西霞走上了上访路,从西安一直告到北京。“工厂就一直对我围追堵截,甚至抓我回去劳教了一年三个月,这一切都是我前夫出轨,婚姻失败造成的。”

5月19日,西安,张玉芬所住小区内,一朵花绑在小树上,她说不知道是谁插在她的小院内(只有一楼的住户能进入),“可能是我的支持者暗中送的吧”。

二奶杀手的生活轨迹

二奶杀手的生活轨迹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27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