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中国历史上的敏感词制度!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8-11-2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国历史上的敏感词制度!

文字本来是用于描述事物、表达思想的符号,为全社会共同所有。但是在我国历史上,一些人为了显示权威与尊严,规定有些字只属于个人,不允许别人使用,如果别人使用了,轻则会招来砖块,重则有性命之忧,这就是避讳制度,也叫敏感词制度。敏感词制度是我国历史上一项极为重要的社会制度,是一种专制文化现象。

敏感词已知最早出现于周朝,周王室明文规定了“六避”,即在六个方面设置了敏感词,等于在六个方面注册了商标,别人没有使用的权力,甚至叫的权力也没有。但历史上常见的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君主的名字是敏感词。在历史上最高统治者的名字可不能随便叫的,《唐律疏议》规定,直呼皇帝名字,相当于颠覆国家政权罪,就要请去喝茶。“诸上书若奏事,误犯宗庙讳者,杖八十;口误及余文书误犯者,笞五十。即为名字触犯者,徒三年。”因为叫了君主名字请去喝茶而喝开水死、做噩梦死的、躲猫猫死的大有人在。

康熙年间,庄廷鑨《明书》直书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名,结果修订、校阅、写序、署名、刻字、印刷、卖书、藏书、官员等达数百人受到牵连,处死刑者七十余人。举人王锡侯删改钦定的《康熙字典》,重编作《字贯》,触犯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帝名,判处斩刑,封疆大吏也因失察革职治罪。

上级的名字是敏感词。上级的名字也是不能随便叫的,叫了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宋代的杨万里任监司,一次外出调研,地方官员请他喝花酒,三陪女为他献歌,其中有“万里云帆何日到”,犯了杨万里的讳。地方官员为讨好杨万里,下令将这位三陪女送往监狱。

宋代太守田登,不允许下级直呼其名,谁叫了就要倒霉。有一年过元宵节,他的秘书起草通知放灯火,有“本州依例放火三日”这样的句子,闹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样的大笑话。

五代时的冯道,历朝为相。一天有人给他举行老子《道德经》学术讲座,可书的第一句就是“道,可道,非常道”,一句话中竟有三处是敏感词。为了避免冒犯冯道,老师灵机一动,将这句话改为“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长辈名字是敏感词。古代与人交往,最好先打听别人长辈叫什么名字,因为对于晚辈来说,长辈的名字也是敏感词,言谈中不能出现,否则就等于辱没人家先人。晋朝有个叫王忱的人,一天去看望桓玄,桓玄用酒招待他,王忱因为身体原因忌冷酒,因此叫仆人去“温酒”,谁知桓玄听后突然大哭起来,结果不欢而散,原来桓玄的父亲叫桓温。

唐朝汝南人袁德师是给事中袁高的儿子,因为父亲名高,便不吃糕这种食物。

唐朝的诗人杜甫,父亲的名字叫杜闲,对他来说,“闲”字是敏感词,杜甫写了一辈子的诗,却没在诗中用过“闲”字。杜甫母名海棠,《杜集》中无海棠诗,不名母名也。苏轼祖父名“序”,即讳“序”字,所以苏洵不写“序”字。碰到写“序”的地方,改成“引”字;苏轼也跟着不用“序”字,他以“叙”字来代替。

宋人徐积父因为父亲名石,从来不用石器,不踩石子,遇上非过不可的石桥,便让人背着他跑过去;刘温搜因为父亲名岳,便终身不听音乐,不到嵩月、华山等五岳游玩;北宋吕希纯因为父亲名公著,著作郎是个官职,他宁愿舍弃不做;韦冀的父亲名乐,由于乐是个多音字,即可读作音乐的乐,又可读作快乐的乐,因此韦冀一生中不仅不听音乐,不游高山大岳,不饮酒做乐。

圣人的名字是敏感词。主要指避孔子和孟子的名讳,有的朝代也避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之名,有的还避周公之名,有避老子之名的。比如孔夫子,名孔丘,北宋朝廷下命令,凡是读书读到丘字的时候,都应读成“某”字,同时还得用红笔在“丘”字上圈一个圈。清朝规定,凡是天下姓丘的,从此以后,都要加个耳字旁,改姓邱字,并且不许发音为邱,要读成七。于是天下姓丘的,从此改姓邱了。

你可以不写文章,但不可以不说话,因为敏感词,给人交流凭添了多少麻烦,怎样避免敏感词是古人很伤脑筋的一件事,他们基本上采取以下办法脱敏:

改字。秦始皇的父亲名子楚,于是把楚地改为荆。秦代以前阴历一月古时本来又叫政月,到了秦朝,由于秦始皇一月出生,取名嬴政,就把政月改为正月。正月的正”不再读政而读征了。晋文帝名叫司马昭,昭字别人就不许用,于是古代的王昭君改称为王明君。唐高宗叫李治,当时在行文中凡遇到治字都要改成理字。宋仁宗名赵祯,蒸包子、蒸馒头的蒸字就得改为炊字。《水浒传》里武大郎吆喝的卖炊饼应该是卖蒸饼。

汉高祖名刘邦,汉代凡用“邦”字的地方,都改用同义的“国”字。《论语》中有“邦君为两君之好”,“何必去父母之邦”,《尚书》中“安定厥邦”,邦都改用“国”字。张迁碑说:“诗云旧国,斯命维新。”而《诗?大雅?文王》原文作“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这是后人抄碑文时为脱刘邦的敏而把“邦”改用“国”。微子启改作微子开,这是避汉景帝讳“启”;盈数改作满数,这是脱汉惠帝敏“盈”等等。

空字。指遇有敏感词的地方则空而不书,或打个空囗,或用“某”字代替,或直接书“讳”字。《史记?孝文本纪》:“子某最长,请建以为太子。”文中的“某”指汉景帝刘启。许慎《说文解字》中遇有敏感词都注“上讳”而不加以解释。禾部“秀”,是光武帝刘秀的讳,戈部“肇”字是汉和帝讳等。脱敏空字极易造成史病。唐人写《隋书》避李世民讳,将王世充、徐世勣分别写成了王充、徐勣。

缺笔。是指用缺少字的笔画的方法脱敏。用缺笔的方法脱敏始于唐高宗时。“世”字因脱唐太宗李世民之敏,在唐代碑文中缺作卅,少了最下边的一横。用缺笔的方法避免敏感词导致古代典籍用字的混乱,影响对文义的理解和正当流传。所以在唐高宗显庆五年(公元661年)曾下诏曰:“孔宣设教,正名为首,戴圣贻范,嫌名不讳。比见钞写古典,至于朕名,或缺其点画,或随便改换,恐六籍雅言,会意多爽;九流通义,指事全违,诚非立书之本意。自今以后,缮写旧典文字,并宜使成,不须随义改易。”后世沿用这种脱敏方法的,如清康熙帝名玄晔,在书写或刻书时都要缺掉最后的一笔。

同音替代。指用音同或音近的字代替所要脱敏的字。

我相信这些方法现在很多人并不陌生。这都属于明文规定的,变通处理还可以,但在有的王朝敏感词被滥用,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令人防不胜防。根据《礼记·典礼》,“名字者不以国,不以日月,不以隐疾,不以山川。”孟子也说过,“讳名不讳姓,姓所同也,名所独也。”意思是称呼国名、姓氏、日月、官职、牲畜、器物、货币、山川不受敏感词限制。然而,在有的统治者眼里,“朕即天下”,祖制算个逑!朕就是祖制,为了所谓个人权威与尊严,可以为所欲为,什么国名、姓氏、日月、官职、牲畜、器物、货币、山川,都要给我让道。

五岳之一的恒山,一度改称常山,就因汉文帝大名刘恒。战国时的鲁国出了姬具、姬熬二位君主,鲁境的具山、熬山即告易名。宋太祖名赵匡胤,于是匡城县、胤山县统统改掉。南京曾名建邺,司马邺登基后改为建康;玄武湖曾名元武湖,因清朝有康熙皇帝玄烨。

战国时,宋武公名司空,官职司空改为司功;晋僖侯名司徒,官职司徒便被改为司城,后改称中军;唐太宗名李世民,改民部尚书为户部尚书。

郑樵《通志?氏族略》曰,籍氏脱项羽敏而改为席氏;奭氏脱汉元帝敏改为盛氏;庄氏脱汉明帝敏改为严氏,春秋时的庄子名周,此时也要改姓,叫严子;庆氏脱汉安帝父敏改为贺氏;师氏脱晋景帝敏改为帅氏;姬氏脱唐明皇敏改为周氏;弘氏脱唐明皇敏改为洪氏;淳于氏脱敏唐宪宗讳改为于氏;啖氏脱唐武宗敏改为澹氏。山药蛋本来叫薯蓣,因为唐代宗讳予,改名为薯药,到宋代,天子英宗名曙,薯便成了禁忌,薯蓣又改名山药。

二十四节气之一的“惊蛰”原本叫启蛰,是脱汉景帝刘启敏而改称的;野鸡本叫雉,是脱汉高祖吕后雉敏为改称的;《广雅》一书因扬广而改名《博雅》、《太玄》一书因唐熙玄烨而改为《大园》。

李渊当上皇帝以后,因为李与鲤同音,就明令天下,禁食鲤鱼。明武帝朱厚照发文在全国禁止养猪,禁食猪肉。好在历史上没有姓万或范的皇帝,否则老百姓吃饭的权利都会被剥夺。

据鲁迅先生的描述,阿Q因为有头皮上“颇有几处不知起于何时的癞疮疤”。痊愈之后留下的光滑发亮的疤痕。阿Q对此又很有讲究,怕人提及,因而忌讳说“癞”以及一切相同相近的读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亮”也讳,再后来,连会发光发亮的“灯”“烛”之类也都讳了。一犯阿Q的讳,阿Q就“全疤通红地发起怒来”,跟人家吵骂,打架。阿Q的联想属于捕风捉影、疑神疑鬼,鲁迅的《阿Q正传》是小说,但有血淋淋的历史作依据的。

明朝初年,朱元璋作了皇帝,杭州儒学教授徐一夔献上一篇贺表,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光天”者,光辉达于天下也;“作则”者,作榜样也。可谓是称颂备至了。然而,朱元璋看了,破口大骂:“腐儒乃如此侮朕耶!”生’者僧也,以我从释氏也;”光’则摩顶之谓矣;”则’字近贼。”下令将徐一夔抓起来斩首,罪名为“不敬”。原来,朱元璋贫贱时,当过和尚,也干过偷鸡摸狗的勾当。当了皇帝,怕人家揭他的老底,心存疑虑,忌讳良多。“和尚”、“僧”以至音近的“生”,还有光头的“光”,“贼”以至音近的“则”之类,都是敏感词。一篇歌功颂德文章,经朱皇帝歪批三国,变成了指桑骂槐,徐教授稀里糊涂做了刀下之鬼。

清朝,统治者嫉恨中原人民视其为外族,除皇帝名之外,胡、夷、虏、狄等字都是敏感词,不注意是要判刑的,处罚十分恐怖,本人动辄砍头凌迟,株连几族。清人徐骏诗集里有“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两句诗,被人告发这“清风”就是指清朝,于是徐骏以诽谤朝廷罪斩首。雍正年间,主考官查嗣庭摘用《诗经》中的“维民所止”作为试题,经人告发说题中“维止”二字是暗示将“雍正”砍头示众,查嗣庭下狱并病死狱中,惨遭戮尸枭首,儿子处斩,兄侄流放。乾隆年间,内阁学士胡中藻引用《周易》中的爻象之说,以“乾三爻不象龙”为试题,题中有“乾、龙”二字,龙与隆同音,竟判定是影射乾隆皇帝而被送上断头台。

谁说中国人没有想象力?这就是想象力,但我们的想象力都用在了这些歪门邪道上了。在专制社会,老百姓不仅剥夺了思想的权利,而且剥夺了说话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你什么时候冒犯了敏感词,什么时候没有冒犯敏感词,解释权在最高统治者,令人防不胜防,权力的霸道与专横发挥到了极致,如果你因此被请去喝茶,最好不要怨天尤人,套用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的一句话就是“谁叫你不幸生活在这个年代”。

敏感词的出现,一是给文献的流布制造了混乱。

由于敏感词,文献典籍经常改动,给后人阅读造成诸多不便;二是给人们语言正常交流造成了障碍。据统计,宋代是敏感词最多的一个朝代,有278个字,这不是成心让人添堵吗?那时候能将意思表达清楚、顺畅的人简直就是天才,估计宋人见了面,交谈内容大概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三是扼杀了中国人想象力。

明清两代因敏感词问题导致文字狱不知牵连了多少人,敏感词制度在明清两朝成了钳制读书人思想的重要手段,天下读书人莫不胆战心惊,中国近代文人少有独立的人格和思维,和这种残酷的敏感词制度有很大的关系。可以看出,我国历史上敏感词的出现是封建等级制在文字领域的集中反映,是恶搞,是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糟蹋,是一种反文明的行为。

唐代大诗人李贺,才华横溢,但是他的父亲叫李晋肃,“进士”与“晋肃”谐音,对李贺来说是敏感词,为此他放弃了进士考试,进士考试相当于今天的公务员考试,为了敏感词,李贺自毁前程。韩愈得知此事后,写了《避讳》一文,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无情的批判:“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可见敏感词制度是多么滑稽与荒唐。

中国历史上的敏感词制度!

中国历史上的敏感词制度!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2869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