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到处贴正能量、负能量标签才是最糟糕的!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8-11-3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到处贴正能量、负能量标签才是最糟糕的!

Quote:

那位著名的喉舌、总编大人对《江湖儿女》的看法,是我们这里长久以来的一种典型思维。

一度,我们认为“解放思想”之后,这样的事情会慢慢绝迹。

没成想,死灰复燃,到了今天已经变成熊熊烈焰了。

一次精神疾病的病理分析

文|杨殳

上个月翻冯骥才的口述历史,读到一段惊心动魄的细节。

文革中,冯骥才与妻子都在一个小印制厂工作。一晚,两口子和另一位女同事加班。冯妻将一块领袖像印版用油纸包好,递给女同事,顺口说了句:“像是块火腿!”

听得一旁的冯骥才心惊肉跳,刚想岔开话题,那女同事已抢先开口:“冯骥才你可听见了,你老婆可说领袖像是火腿!”

冯骥才急中生智,接上话茬:“我没听她说,倒是听你说了,这屋里可就咱们三个人。”

瞬时剑拔弩张,生死立见。

那女同事知晓利害,立马嬉笑带过,一场危机化解——谁也没落得个“反革命”。

我与妻子讲这段荒诞场景,她大笑冯骥才的急智,随后叹气不已。

之后的一段时间,每每聊起一些历史或当下的荒诞情节,妻子有时问我:会不会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说当然不会,放心。

但同时心下猛地烧起一阵阵焦灼——实在不敢想象,若一个狂飙突进的年代突然降临,该JB咋整。

-1-

我的杞人忧天最严重的时候,是在有人拿着三观、立场或标签跟我聊天时。历史没有必然,也绝不会复制般地重复,但其发生逻辑却会有神似。

有时,我自己也总不自觉拿起某件武器终结谈论——不用再争了,你就是脑残,跟我不一样。

这是“标签”的便利——毋庸置疑,掷地有声。

若全民陷入这种方式相互对抗,一个时代的荒诞就可能会在另一个时代借尸还魂,哪怕是日常沟通,都会呈现出野蛮的暴力。

七八岁时,我曾因琐事与邻居家小孩对骂,我说对方是傻逼,对方说我才是傻逼,互喷一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谁也无法令对方相信自己的结论。

如今想起此事,感慨颇深:我为何不与那孩子坐下来聊聊,究竟何为傻逼?

这当然只是美好的假设。

我们从小便被贴上标签——好学生、坏学生、前十名、前三名等等以名次为依据的标签;上课瞌睡是对不起父母、打人骂人是品德败坏、跟女孩说话是早恋等等以道德为依据的标签。

当时,我和其他孩子也曾随意运用家长老师提供的“标签”相互贴,也给自己贴,但好在没有发生因为“不爱国”而被剥夺上学权力的事。

在胆小如鼠的我看来,贴标签这件事已经越来越危险了。

-2-

对万事万物区分类型,做标签管理,本是推动人类文明的智性。唯有分类,方能认识并掌控世界。

但若标签成了任意论断的武器,可以概括、肯定、否定一个人的全部,那只能说明这社会患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你一定见过这样的影评用语——楼主脑残,主角圣母婊,你是水军,凡是×××,必定×,编剧三观不正。

延展到对社会事件评头论足,则有如下叙事惯例——傻白甜,高帅富,官二代,富二代,绿茶婊,精日,油腻中年,大猪蹄子。

最令我无法接受的则是“正能量”“负能量”,简直是对艺术、娱乐的人性的践踏,一切深邃、复杂和宽容被其抹杀殆尽——

再比如“杠精”一词,本是嘲讽“只为抬杠不求对话的自以为是者”,但很快成为快速对人分群归类的标签,作为一种批判武器大行其道。

十年来中国互联网文化的精华之一,便是对中文词汇的扩容。这种扩容非常有趣,因为它们往往源于嘲讽和黑色幽默。

同时,它们也会令表达干瘪和简化,只为情绪发泄和姿态表演而存在,距离真实感受和沟通愈来愈远。

标签式的表达逻辑有如下特征:

①大多从自我中心出发;

②涵义既片面又不稳定;

③擅长使用极简的概念;

④往往无法辩驳和证伪;

⑤有种盖棺定论的潇洒。

一旦贴标签成了惯性思维,公共对话就萎缩掉,人人都会陷入所谓的“回音室效应”:相近的同类声音不断放大重复,人人只听得见自己观点的回音,而认为这就是真理。

尤其当主流声音逐渐垮塌,失去中心权威,只听自己认同的声音就会觉得安全——在自己的BGM里,人人都是无敌的。

人是经验动物,大脑本能的逻辑和猿猴时代并无多大差异。对新鲜信息的认知和理解,是从旧有经验出发的,这意味安全,也意味着保守。

文明开化的训练让人敢于挑战危险,开放迎接新经验——然而,我们仍会本能地用自己熟悉的经验去解释或反驳。

贴标签就是件好工具,一个概括就将对话变成自说自话,且容易寻找同类,安全地扎堆。

相比之下,寻求共识和理解异见简直太费脑神经了。

-3-

我有朋友患过一阵子躁郁症。他与我分享过病发时的体验,说那是种极其“倔强”又“自信”的悲观,偏执的念头占据思维。

当绝望透顶,便会有轻生念头:不能完美,便只能死。

非黑即白,毫无弹性。这是极其恐怖的极端模式,是心理障碍,是病。

惯于贴标签的思维模式也是社会心理病。

其临床症状有二,一是片面地理解世界,将世界简单归类、粗暴地符号化。二是虚幻地自我认同,自以为有独立意识和个性,实则只是无法从浓缩过滤的认知中自拔。

一旦病入膏肓便会产生并发症,衍生出不可遏制的攻击性。

哈佛大学教授桑斯坦有本研究恐怖主义起源的书,叫《极端的人群》。他认为,只接受自己认同观点的极端思维是恐怖主义的起点——

“一个群体中的互动起到一个回音室的作用。这种作用逐步地使之作为一个集体激进化,导致他们准备集体地加入一个恐怖主义组织。现在,相同的过程正在网上发生。”

究其病因,乃是用“主观论断”直接强加他人或自己,继而为之寻求依据,强化论断。

在心理学和政治宣传上,叫标签效应——凡是被贴了标签的,就必然产生强化效应,很难甩得干净。

比如“精神病”或“疯子”“傻子”等标签,在现代精神疾病研究诞生之前,是极具攻击力的武器。

1980到1990年代乃至新世纪初的中国社会,被贴上这种标签的人,几乎无法翻身——你怎么证明你不是精神病?

再往前讲,就是开头冯骥才经历全民贴标签暴力运动。那个年代,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标签,叫榜样。所谓榜样的力量,也是一种标签效应,就像给领袖前加一长串的定语。

这篇文章在脑子里琢磨了很久,今天写下时,搜了一下维基,意外收获了一个知识——

英文中有个专门的词组叫Poisoning the Well,字面意思是往井里投毒,对应的中文就是“贴标签”。

美国1937年出了本书叫《宣传的艺术》(The Fine Art of Propaganda),贴标签名列各种宣传手法首位。

书中认为,这种技巧能让受众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单凭被赋予的符号和论断就会拒绝或接受某种事物。

这宣传技巧威力有多大?

“贴标签不但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名誉,也可以激励一个人达到非凡成就、或把人送入监狱、让人疯狂挑起战争并屠杀同袍。”

感谢维基,我好像找到了病根——唯有期望,这世界多点复杂和弹性,少些论断和帽子。

THE END

到处贴正能量、负能量标签才是最糟糕的!

到处贴正能量、负能量标签才是最糟糕的!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2792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