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人力资源 > 正文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8-09-2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马可丁这一段虽然人在医院里,但自己一间病房,他从早到晚都在忙活着,电话、微信、邮件都随他折腾,不受人影响,也不影响别人。连医生护士都说,“这都成了你公司了。”

马可丁就嘿嘿笑,“这……不是不……影响别人吗?闲……不住。”

马可丁自认为缺少天分,闲不住还真是他的特点。能下床之后,他在医院的生活就特别有规律,早上六点半起床,拄着拐杖,楼上楼下转几圈,到楼后的那棵歪脖子树下,拉着刚好能握得住的树枝,做几个引体向上,前前后后活动差不多个把小时,七点半吃早餐,然后做一些准备工作,九点开始跟客户联系,中午休息两个小时,下午再跟客户联系,下午五六点钟结束,晚上把一天的销售情况报给周倩。

刚开始,叶眉还反对他这样工作,“住院就是住院,地球离了谁还不照样转?公司离了你就不活了?你就好好休息呗!”

可是马可丁躺不住,收敛了没几天,就又成了老样子,一来二去,叶眉也不再说了。

马可丁能下床以后,叶眉来的次数就少了一些,马可丁让她多在家带带孩子,反正自己能活动了,能少占个人少占个人吧。叶眉想想也是,便也不再天天来。

“你腿好了以后,咱们买辆车吧。”有一天,叶眉这样跟马可丁说。

“啊,买……车?咱……俩都还不……会开呢。”马可丁有点意外。

“那还不好办啊?现在驾校这么多,什么时候不能学啊!。”叶眉早就想买车了,房子是自己的,父母都有工资,也不用管太多。她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真……的要买……车?”马可丁看着乖巧的媳妇,心中充满了疼爱。

“那当然。”叶眉毫不遮掩。

“行吧……买就买,不……就买个……车嘛,有……车了带……你跟孩……子去玩……方便。”马可丁也想通了,媳妇开心,家庭和睦就好,“那你……就去登……记准……备摇号吧,我腿……好……了以后就准……备考……驾照。”

“好。”叶眉笑了,“买了车,以后可是不许喝酒了啊。”

“啊?!不……让喝……酒了?少……喝……点行吗?”马可丁了嬉皮笑脸的,还想讨价还价。

“不行,说不让喝就不让喝!”叶眉忽然一瞪眼,眉毛也竖了起来。

“好好好,不……喝,不……喝行……了吧?听……媳妇的。”马可丁在叶眉这儿,没脾气。

“早点干吗去了?!早一点你要听我的,不喝酒,现在也不会躺在医院里!”叶眉仍然一脸嗔怒。

“那不……是意……外嘛!”马可丁嗫嚅着。

“意外意外,什么都是意外!你再意外一回,你老婆就得成为别人的老婆,你儿子就会成为别人的儿子!”叶眉嘴上不依不饶。

“好……好好,听……媳妇的,以……后坚……决不……喝酒了。”叶眉的话既是心疼,又毫不留情,马可丁被击中软肋,不得不彻底缴械。

 

“我要换工作了。”有一天叶眉去看马可丁时,这样说。

“现……在的工作不……是还……好吗?怎么……想到换……工作了?”马可丁有些意外。

“现在的公司是私营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看资金挺紧张的,说不定哪天就不干了,我想换个能长期稳定点的工作。”叶眉微笑着,弯弯的眉毛轻轻地往上挑起来,霎是好看,“再说了,现在这家公司的合同也快到期了。”

“找好……下……家了吗?”女人嘛,稳定下来顾家顾孩子,也未必是坏事,马可丁觉得。

“找了,已经初面过了。我的简历不是一直在网上挂着吗?有一天我下班的时候,有一家猎头公司打电话约我,说他们有一家客户企业,办公室主任空缺,问我感不感兴趣,后来他们就过来见我。那边是国企,是一家集团的子公司,薪资比现在要高1000多块钱呢,福利也比现在要好,还有2000块的车补呢。”叶眉眼睛也一闪一闪的,闪烁着希望。

“真……的吗?那可……是太……好了。”马可丁心里也高兴起来。

“人资总监说,原来办公室主任去集团公司当副主任,所以这个位置就空下来了。”叶眉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这……样啊,什……么时候……复试?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马可丁也有点担心。

“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啊?他们人资总监说,复试就是原来的办公室主任和总经理一起复试,他对我的表现很满意,还没见到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应该问题不大。”

“哟……丑……小鸭也要……变成白……天鹅了,我们的眉……眉有……出……息了,要连……升三级了。”马可丁笑道,“从……一个民……企的办公室副……主任,一……下子跳到一家国……企当办公室主任,这……个跨……度可有……点大啊。”

“那是,我是谁啊?我是你老婆!”叶眉的眉梢都挂着喜气,搂住马可丁亲了一下。

“厉……害!”马可丁翘起了大拇指,“来……再奖励一个!”

叶眉作娇羞状,轻轻地搂住马可丁,仰起脸,鼓起了嘴,“那咱们就准备买车?”

马可丁俯下头,亲了叶眉一下,“没问题,在外面听党的,在家听老婆的。”

叶眉开心地笑了,“是嘛,小事儿女人做主,大事儿男人做主……”

然后是异口同声,“咱—家—没—大—事儿。”

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叶眉走后,马可丁拿起手机,翻看朋友圈。虽然马可丁工作日每天都在打电话,但毕竟这是在医院,闲暇时间还是比较多的,也还是比较自由的。

朋友圈里广告颇多,总是有不知道哪个群里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加了你,然后就会时不时地发各种各样的广告给你,当然,作为销售人员,自然是客户源越多越好,所以也就来者不拒,你不也经常发产品信息吗?但对那些动不动就直接小窗发广告的,发几次之后,马可丁如果发现自己跟对方没有交集,就会把他们删除掉,或者直接拉入黑名单。

马可丁有自己的客户群,群不少都是老客户,但老客户也有兼职做微商的,只要在群里发广告时大大小小发个红包,有个意思,马可丁也就放一马过去了。而对那些不发红包只发广告的人,马可丁毫不犹豫就会把他踢了。马可丁总是觉得,要怀有感恩之心,要善待群资源,也要善用群资源。

毕竟,广告,特别是发在群里的广告,多了也是一种污染,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反感。群资源是公共资源,如果你没有任何感恩之心,或者你卖一次产品赚几百几千块,可是连个三块两块的小红包都舍不得发,没有人有义务看你的广告,你也没有任何理由占用公共空间。

但对于别人发在空间的广告信息,马可丁却无法反对,也反对不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自由,他发不发是他的事,你看不看是你的事,他有发布广告的权利,你也有选择的权利。

而马可丁比较关注的,还是那些客户、亲戚和朋友们的信息。

自然,朋友圈里,仍然是有发感慨的,有发广告的,有晒幸福的,有撒狗粮的,有炫富的,也有求点赞的,还要要求拼单的。

孙婷发的一条信息引起了马可丁的注意。

孙婷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张照片,一张照片是半张脸上有瘀青的一块,一张照片是胳膊上有发紫的一夫,还有一张是一条有紫色伤痕的腿。

孙婷配发的文字:“真是个渣男!把女友打成这样!去死吧!”

然后又自己评论了一句,“女友也真是贱,有个这样的男友还不分手,美国人又怎么滴?也不过是个人渣而已!”

 

马可丁把孙婷朋友圈的事情告诉了沈华华。

沈华华语音回复道:“孙婷的室友交了个美国男朋友,是个人渣,吸毒,还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把那个女孩打得全身是伤,孙婷已经报警两次了,警察局拘禁过那个人渣,但交了保释金后又被放了出来。”

“她图什么啊?”马可丁也有点生气,还有这样的女孩呢!

“谁知道呢,大概看他是个美国人吧!不过孙婷说过,说那个人渣动不动要死要活的,那个女孩想分,分不了。”沈华华又回。

马可丁无语。

 

沈华华给马可丁回复微信的时候,正带着妞妞在路边的餐馆里吃饭。

周倩的诊断结果出来,很快就住院休养,做术前准备。只是角膜源还没确定,时间也就没最后确定。周倩一住院,孙得发也得不时往医院跑,他有时候就把妞妞带到医院去,有时候则会交给沈华华带着。

俩人吃过饭,妞妞要在街上玩一会,俩人不知不觉就回到了离家不远的市场。

又是一阵歌声传来:

 

“是不是冥冥中注定的缘,

认识你是那么的偶然。

和你在一起时间那么短,

我的心早已被你占满。

……”

 

新歌?沈华华努力搜寻自己的大脑,也不知道这首歌是谁的。

“小涛哥哥!”妞妞又叫起来。

“咱们过去看看。”沈华华拉着妞妞的手走过去。

“……

心里全是你的影子,

脑中全是你的笑脸,

虽然不能天天在一起,

却对你有着无限的眷恋。

 

乱花渐飞都和我无关

满世界的笑脸忽略不见

多少次蓦然浑觉

仿佛你就在我眼前

……”

 

小涛看到了沈华华带着妞妞过来,放下了话筒:“漂亮姐姐好,小妹妹好!小妹妹,你妈妈呢?”

“我妈妈住医院了,她的眼睛要做手术。”妞妞奶声奶气。

“啊,姐姐的眼睛怎么了?”小涛抬头看了看沈华华。

“眼角膜发炎引起的坏死,要做角膜移植,换角膜。”沈华华说话有点生冷。

“那,姐姐住在哪家医院啊?”小涛追问。

“安康眼科医院。怎么的,你还要去看她啊?”沈华华感觉有点好笑,一个残疾人,除了跟人讨钱,还能做什么呢?

沈华华掏出五块钱,让妞妞给小涛放下,带着妞妞走了。

剩下小涛一个人,没想明白沈华华为什么那么凶。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何经理突然笑嘻嘻地对小丁和小朱说,“这两天你们俩抽个时间,咱们吃个散伙饭吧。”

“何经理,啥意思啊,怎么吃散伙饭啊?你辞职了?”小朱很是吃惊。

“是呢,我已经跟老板说了,我要辞职。有猎头公司找我,另外有一家公司的工资比这边要高两千块钱,上个周末,我已经面谈过了,决定过去。老板已经同意了。”能看得出来,何经理颇为得意。

“这么快?年底了,还有这么多工作怎么办啊?”小丁也有些意外。

正在这时,小丁面前的电话响起来,小丁抓起听筒,是孙得发,“小丁,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小丁怀着各种猜测,到了孙得发办公室,看到孙得发笑吟吟的,“来,小丁,坐下说。”

小丁自己倒了一杯水,“孙总,何经理辞职了?”

“是,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你看新的办公室主任由谁来接比较合适?”孙得发看着小丁。

“这……孙总,您这么爽快地同意了何经理辞职,是不是已经有人选了?”小丁并没有直接回答。

“哈哈,你先不要问我,你先说说看。”孙得发又把皮球踢了回来。

“我先说啊,我是不行啊,”小丁喝了一口水,“我太年轻,刚毕业,没经验,肯定不合适;小朱呢,太贪玩,比较小孩子气,又经常出错,也不合适;公司内部嘛,我看谢华是不是可以试试看?如果孙总感觉她不合适的话,那咱们就只有从外面招聘了。”小丁试探地看了看孙得发。

“那你说说,为什么你会觉得谢华合适呢?”孙得发追问了一句。

“谢华文武全才,以前做过行政工作,处事干练、大气,又沉着冷静,考虑全面,所以我觉得如果在公司内部推荐的话,她是最合适的人选。”小丁这样说着,心里却并不踏实,她实在不知道谢华能不能接受这个职位。

“聪明!既然你这么推荐谢华,这个事情就由我来跟她谈吧。”孙得发接过了话头。

小丁看了看孙得发眼睛里的笑意,心里暗自揣摩,说不定老板心里琢磨谢华已经很久了呢。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三十一)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216 篇邮箱地址:selina.yang@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