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富人不需要人民!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8-09-23)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富人不需要人民!

富人不需要人民!

富人不需要人民!

1914年1月5日,亨利·福特推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一项改革措施:将工人每天工作时间从9小时减少到8小时,日薪却从当时的2.5美元提到5美元起。

亨利·福特朴素的初衷是,如果连生产汽车的人都买不起汽车,还指望谁来买?如果没有人买得起,他造的汽车卖给谁?

与福特经济学相比,我们当前的经济体系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悖论。技术的进步对我们的收入和财富分配虽然产生了重要影响,但这种影响又不全都是正面的和积极的影响。

-1-

当前越来越多的迹象已经表明,信息技术的指数级、数字化以及爆炸式创新的确产生了显著的经济红利。这种全新的前所未有的红利几乎席卷了每一个行业——更少的工作可以创造更多的财富。

例如,谷歌以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收购的大量诸如Instagram等公司只有十几个人的创业团队,却通过技术杠杆撬动了巨额的显示财富。

既然红利如此诱人,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社会将怎么分配已经和即将产生的巨大红利了。恰恰也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技术的进步所带来的并不全然都是让人类社会的每个成员都满意的结果。

第一个问题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劳动力而造成的技术性失业。

如果一位富士康的员工在一个小时内所做的工作能够被一台机器以1元的成本来完成,那么这就意味着作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老板的郭台铭从理性客观的角度不会开出多于1元的工资。

在当前的无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是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位员工有两个选择,一是接受这种低工资的工作,而是拍桌子走人另谋高就。

虽然数据显示,2003-2012年的十年间,我国城镇新增就业保持了每年1000-1200万的规模。其中,高校毕业生从期初的212万人迅速增加到699万人,占城镇新增就业的比重也从不到30%,提高到超过50%,从2011年开始已经超过新增转移nong min gong,成为最主要的新增就业群体。

但是过去的数据并不能解释当前乃至未来的劳动力市场发展,尤其是近几年来,随着人工智能关键技术的逐个突破以及相关组件价格的指数型下跌,无论是中国本身的就业市场还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失业问题都正在面临着技术进步所带来的严峻考验。

-2-

第二个问题是信息技术领域的创新通常会带来赢者通吃的格局,这种现象的进一步发展有可能加剧财富分配的分化问题。

比如,马云、刘强东等人凭借其远见卓识、技术才能或社会资源创造出服务于上千万甚至数亿用户的新产品、新服务或新平台,那么这些少数精英所获得的盈利机会和财富分配就将有可能是其它产品、服务、渠道或者企业的上百万倍。

更严重的在于,这是一个赢家通吃、一家独大的游戏,市场上只能有最赚钱的一家或者最多有三五家同类型的产品或平台存在,QQ生存下来,MSN退出了中国;微信生存下来,易信死掉了;阿里巴巴成功了,越来越多的中小电商网站消失了。

美国的情况也是如此,最顶层的1%中的1%精英人士,也就是万分之一的人所占的收入份额达到了美国全部收入的5.5%之多。

事实上,这些人所获得的财富,不仅仅包含着技术进步为他们创造的上万亿财富红利,而且还包括着技术进步所造成的从金字塔底层的广大群体身上转移到他们身上的巨额财富。

-3-

因《21世纪资本论》而一炮走红的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他这本描述世界贫富两极化正在并将继续严重恶化的著作中提到:

“增加收入和降低收入不平等的最好方式是对教育和技能进行投资。长期而言,最低工资制度本身不可能推动工资呈5倍或10倍速度增长;要实现这么快的增长,教育和技术是决定性力量。然而,在由教育和技术的相对进步所决定的时期,劳动市场的规则在工资设定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皮凯蒂用了大量的事实和数据描述了当前的财富分化问题,并且注意到了技术对劳动力市场的重要影响。

由于他引用的大都是2010年之前的数据,而那些数据或许还没有将当前人工智能技术指数型发展的趋势考虑进去。

事实上,如果考虑到这一技术因素,当前乃至未来的分化趋势或许连皮凯蒂也会大吃一惊,更为关键的在于,技术进步还在不断地夯实着财富两极化趋势的经济根基。

技术进步在带来广泛的经济红利的同时,所造成的技术性失业和财富两极化问题并不是毫不相关的,更不是一种现象层面的巧合,这两个问题的相伴相生甚至正在威胁着全球几乎所有主要国家的经济增长、文化繁荣和政治稳定。

它在为创新者带来巨大财富收益的同时,也减少了经济对劳动力的需求,从而降低了占社会主体的普通人群的收入来源,使很多人面临着失业和收入大幅下降的困境。

-4-

在此次人工智能革命之前,主流经济学给出的关于技术进步的信条大致是这样的:不用担心,技术进步总能促进收入的增长;因为,即便是技术进步造成了暂时的失业,但一段时间后,它将创造出更多的、更好的、收入更高的就业岗位。

这些信条深深地植根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劳动力脑海中,因为它是在过去差不多200多年的时间里被几次经济周期所检验过的,劳动者的工资确实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生产率的提高而增加了。

然而,这次的情形却与之前的所有技术进步、经济周期和就业危机不同了。这一次,技术进步没有强化对劳动力体力或技能的需求,反而直接取代了劳动力,技术本身摇身一变成为了劳动力。

迅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技术正在创造出前所未有的社会财富,然而,现行的所有国家的法律体系中却没有任何一款条文规定,所有的劳动者或者最起码应该是大部分劳动者,都将有能力或有权利获取合理的红利分配。

事实上,几乎80%以上的劳动力所获得的红利的总和都不足20%,甚至更低。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只获得了一个大馅饼的一小块——只有少数的精英攫取了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大部分增长收益,而更多的人却只被允许舔了舔甚至只是看了看这张馅饼。

正如尤瓦尔.赫拉利在他的新书《今日简史》中所说的那样:

“到了2018年,一般人都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足轻重,如同草芥……也许在21世纪,平民反对的将不再是经济精英剥削人民,而是经济精英不再需要人民。”

是的,好消息是技术进步使得生产率和总收入在整体经济中都发生了显著增长;而坏消息则是,这种增长不但没有给那些收入水平落在中位数后面的群体以些许的心理慰藉,而且还以技术进步的名义通过人工智能取代了他们赖以为生的工作岗位。

因此,不论红利多么丰厚诱人,其分配却总是集中在相对较小的群体之中,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红利也使得大多数的人获得了一定的收益,但是人工智能对他们的工作和收入来源的剥夺却也存在着把他们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的巨大风险。

-5-

问题不会到此就戛然而止了。

由于工作机会蒸发,日常收入停滞不前甚至会下跌,我们还将面临因此而出现的下一个风险,这也引起了人们对自动化、智能化进程所造成的技术性失业问题的关注:

毕竟,劳动者也是消费者,他们主要依靠劳动所得即工资收入来购买市场经济中的商品和服务;也就是说,整个社会人口当中的很大一部分可能将不再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来维持并增加他们对市场中的商品或服务的消费需求。

1914年1月5日,亨利·福特推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一项改革措施:将工人每天工作时间从9小时减少到8小时,日薪却从当时的2.5美元提到5美元起。

亨利·福特朴素的初衷是,如果连生产汽车的人都买不起汽车,还指望谁来买?如果没有人买得起,他造的汽车卖给谁?

他通过加薪打造一个富足的产业工人阶层,进而使得他们有能力去购买从福特流水线上出产的T型车。亨利·福特称自己的员工应该有能力买得起自己生产的车。

事实上,福特所创造的这一经典案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工业革命以来的生产和消费之间的运转逻辑。

-6-

但是今天,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正在对这一逻辑形成强烈的冲击。

由于加速发展的科学技术很可能越来越多地威胁到不同行业各种技能水平的大量工作,残酷地bo夺工作机会并降低劳动收入,因此大部分消费者最终可能会缺少相应的收入和购买力,以至于根本无法刺激对于持续经济增长至关重要的消费需求。

市场经济中所生产的每一件商品和服务都需要被人们购买或消费,经济学经典教材中所指的需求是对某种东西的需要或者欲望,它必须由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和支付能力所支撑。

对于绝大多数的消费者,几乎他们所有的个人收入或家庭收入都严重依赖他们的工作岗位和劳动所得,消费者的购买力主要是通过就业和工资的分配机制得以实现的。

但是,当一个劳动者被一台机器人替代的时候,这台机器人既不会获得工资,也不会走出工厂到市场上进行消费;而想要进行消费的个人和家庭由于技术性失业而中断了收入来源,因此没有能力或者降低了意愿去进行消费。

长此以往,这台机器人生产的了量的商品,但是其消费者却越来越少甚至几乎没有了,那么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企业关闭、机器人停止运转。

-7-

所以,如果人工智能破坏了消费者所赖以生存的大部分工作岗位,或者如果工资被压低到一定的程度以至于使劳动者中的大部分人没有了充足的可支配性收入,那么我们就将很难看到当前的市场经济按照其过去的逻辑继续运转下去并创造下一个经济周期的长时期繁荣。

毕竟,我们当前包括汽车、电信、教育、医疗、金融等在内的大部分支柱型产业都严重依赖于大众市场,而在大众市场中,购买力在消费者群体中的分配非常重要,收入过分集中于一小部分精英群体将最终威胁到大众市场的购买能力以及支柱型产业的生存能力。

但是,当前财富两极化的趋势使得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开始担心未来的消费市场将可能出现更严重的分化现象。

少数成功大企业的高管甚至员工、掌管大量资本的投资人以及从事稳固管理工作的部分精英将使得高端奢侈品市场更加火爆,而越来越多的中产阶层由于技术性失业危机将开始缩减他们的生活开支,更困难的群体还会面临着生活难以为继的窘境。

2013年1月,著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纽约时报》开辟的专栏中写道:“不平等正在压制着我们的经济复苏,我们的中产阶级已经软弱无力,无法支撑起历史上推动了我们经济增长的消费支出。”

一年之后,另一位诺奖获得者罗伯特·索洛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加剧的收入不平等越发使得收入分配空心化,我们失去了实实在在的中产阶级工作和稳定的中产阶层收入,而正是这些才能可靠地提供保证行业发展和创新的消费需求。”

-8-

中国经济的复苏情况同样并不比欧美乐观,尽管我们仍然维持着7%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新常态,但是消费的动力和信息不足的态势已经从房地产蔓延到了整个经济领域。

事实上,内需不足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过程中面临的一个重要难题。

美国是一个3亿人口的国内消费市场,但美国从来就是一个主要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中国有13亿人口,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但却年年内需不足,不得不靠外贸和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这不是怪事吗?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们社会的收入增长并没有最大可能地分配给大多数百姓,而是最大可能地分配给了政府和资本所有者。

政府投资能带动普通居民的消费吗?恐怕少得可怜。

先不说很多地方政府投资中有多少重复建设和无效工程,政府投资产生最直接的效果是增加了社会的产品生产供给能力,使得生产能力进一步过剩。为了解决国内就业,国内劳动力成本就必须一压再压,以便取得出口的优势。

这些措施最终的结果就是使得国内劳动力价格长期停滞不长,大多数劳动者的收入不能提高。

再加上中国普遍的储蓄心态,此外本不富裕的很多家庭还要顾及养老、看病、孩子上学等问题,经济情况稍微好一点的人,其实也很纠结,挣的钱在银行压一块,在房子上压一块,在股市里套一块,看起来不少,但是转不动,都是死钱,所有这些因素都使得劳动者的可支配性收入更是变得少之又少。

-9-

使情况变的更糟糕的在于,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的指数型增长虽然主要起源于美国,但它同样深深地影响了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这让本已经有着勤俭节约美德的大部分中国劳动者更是噤若寒蝉。

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劳动者,而不是资本所有者,我们主要依靠向市场提供劳动力而获得购买生活资料的货币,如果机器替代劳动力的大趋势是不可逆转的,那么这就意味着我们大多数人在今后面临的问题将雪上加霜。

毋庸置疑的是,技术进步在为人类社会带来技术红利的同时,也增加了整个社会的“技术负债”——技术性失业、财富两极化、经济下行,而且从长远来看,这些问题的进一步发展将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我们该怎么办?这个社会的技术红利和财富增长怎样分配才是合理的?

我们能否通过有效的策略在不切断明天的技术的前提下来保护今天的工作呢?

是不是工业革命以来形成的这种劳动力与货币之间的交换关系将会随着技术进步而变得更加不可行?

未来新的工作形态和发展路径又将会是什么样子?

富人不需要人民!

富人不需要人民!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19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